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5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项皇接了过来,依着大烟说,将葫芦认了主。

    “这些兽血够吗?”项皇问。

    “够不够的,你现在也没了时间,只能先用着。”大烟朝远处看了看,那里有着一群巨型马兽,想拿下来一头却极为不易。

    就算是她,也办不到。

    体型太大了,感觉自己整不来。

    项皇也看了马兽群一眼,自觉对付不了,别的地方又暂时没有看到,只得放弃了继续寻找巨兽的念头。

    拿着葫芦,匆匆赶回去。

    老许家的气氛很是不对,光头趴在床边痛哭泪流,从自己有记忆开始说起,仿佛脑子一下子就灵活了似的,道不尽的委屈与害怕。

    许老二跟许老四沉默地坐在那里,两人都抱着脑袋,时不时抓上几下。

    许老五被找了回来,面色很是难看。

    而许老大,就跟疯了似的,时而哭时而笑。

    看到项皇回来,既害怕又在期待着什么。

    项皇却连看都不看许老大一眼,眼里只有昏迷不死,面上已经呈现死人色的许婆子。

    “把他们都撵出去。”项皇吩咐侍卫,说完不自觉看光头一眼,“光头留下来吧。”

    侍卫点头,将人请出去。

    不听话的,就直接下手丢。

    眨眼工夫,人就被丢得干干净净的,只剩下光头没被丢出去。

    “要浴桶吗?”大烟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没有直接进屋子,而是扒着窗口问。

    项皇看着她,意思很明显。

    要的。

    “喏,给你个。”大烟挥手,一个干净的浴桶落到地上,“没事我就先走了,祝你们好运。”

    项皇面色一变:“不许走!”

    大烟顿住,扭头:“还有事?”

    项皇迟疑了下,对她说道:“你来帮忙,把你奶放到桶里去。”

    大烟翻了个白眼:“又不用把衣服全脱了,穿着里衣就能塞进去。别跟我说,我奶还穿着里衣,你就觉得不好意思。”

    项皇:……

    不是的,他只是害怕。

    怕一个没弄好,人就这么走了。

    若人没了,他恨谁去?

    大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里头嘀咕,不会真是不好意思吧?

    想了想,还是跳了进来。

    扒了许婆子,直接往桶里一放。

    “倒兽血吧。”多大点事,还要人帮忙,真是麻烦。

    再磨叽下去,人可就真没了。

    项皇也不敢墨迹,赶紧把兽血倒进浴桶里。

    一头虎兽的血不是很多,只刚好满到许婆子的胸口那里。

    大烟盯着兽血看,发现兽血一点变化都没有,而许婆子身上的死气,也越来越重。

    人没有活的意念,身体也拒绝改变。

    “没用,她压根就不想活。”大烟拧起眉头。

    还想说点什么,一旁就传来光头惊天泣鬼神的哭喊声,震得大烟浑身一哆嗦。

    “艹,吓死个人。”大烟一巴掌抽了过去,“嚎成这个样子,有病吗?”

    光头一脸懵,哭丧着脸问:“不是你说,要老子哭,还要哭得委屈一点吗?我就想着,你奶她可能睡得太沉了,听不着,哭大声点肯定能听见。”

    大烟:……

    这是她说的?她怎么不记得……咦,好像是有。

    有些不好意思,就盯着许婆子看了下,似乎有那么点作用。

    “那你继续嚎吧。”大烟挖了挖耳朵,听这蠢货嚎丧,其实耳朵很受罪。

    光头这会倒是想嚎,可张了张嘴,嚎不出来了。

    嘤嘤~

    一大老爷们,竟然‘嘤嘤’哭了起来,还是很扭捏那种哭。

    “娘啊,你快睁眼看看我,你再不睁眼,儿子就活不成了啊……”

    大烟看得眼角直抽,无语得很。

    然而很惊奇的是,许婆子虽然还是没有活过来的意思,但身上的死气却开始停顿,没有继续增多的样子。

    果然对许婆子来说,光头是最重要的么?

    或许这是一种执念。

    大烟胳膊顶了顶项皇:“你不说两句?”

    项皇面色发沉:“寡人怕说了话,她更加不想活。”

    大烟:“……”

    还别说,许婆子之所以这样,就是被项皇给说话吓的。

    不过能把人吓死,说不定能把人吓活咧?

    “你可以威胁她呀,戏文里不都那么写的么,你拿她最重要的人来威胁她,看她有反应不。”大烟给出馊主意。

    主要是许婆子这个样子,迟早也是得死的。

    死气太重了,面色都是青灰的。

    坚持不了两刻钟,就会死掉。

    只是大烟虽这么说,项皇却还心存顾虑。

    看得大烟心塞塞,原地转了几个磨磨,不知怎地心里头就很不是滋味。

    一时间难受得很,干脆跳窗走了。

    隔壁的田家,又在打媳妇。

    大烟看了一眼,快步朝家中走回。

    单氏呆呆地坐在院子里,见到大烟回来,立马站了起来:“怎么样,大烟,怎么样?你奶救回来了吗?”

    大烟想起之前看到的,问单氏:“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以前她没少打你,欺负你,按理来说,你不应该是巴着她去死吗?”

    单氏愣了愣,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过半年多前的事情,你不会就忘记了吧?”大烟奇怪地看着她。

    单氏晃了晃神,喃喃道:“其实你奶也没有打我很厉害,打的时候挺疼的,第二天还是起得来床的。硬要说恨的话,我其实挺恨你爹的。”

    “让你奶打一百次,也抵不上你爹打一次。就是一巴掌,我也得躺好几天,才能好起来。”

    大烟张了口张,竟是无言以对。

    事实,还真就这样。

    “再说了,你不是说过吗?你奶也是逼不得已,不那么做的话,你爹就没命了,哪里还有你们姐弟仨。”得知许婆子的遭遇,单氏是怎么也恨不起来。

    不过要说多媳这婆婆,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只是比较同情。

    原本单氏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已经够凄凉的了,可与许婆子一比较,觉得自己过去日子过成那样,也是挺舒坦的。

    毕竟没有那么一个,恶毒的丈夫。

    “好吧,你赢了。”大烟无力吐槽。

    “你还没说呢,你奶怎么样了。”单氏又再追问。

    “八成活不过来。”说不准这会就已经没了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