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7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看到儿子被打成这样,好生心疼。

    不过还是忍住了,没上前去帮忙,毕竟让儿子给伤透了心。

    单氏刚被吓得不行,她这身体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胎儿不好坐稳,一不小心可能真会流掉,平日里她都是很小心很小心的。

    因此看到许进宝被扔出去,单氏并没有觉得大雁做的有什么不对。

    但大雁打人的时候,她张了张口,觉得不太对。

    只是没用,大雁就不听她的。

    等到大雁打完人,才护着她去四房那边。

    侍卫在上房那里守着,没人敢靠近。

    哪怕是分了家,许婆子也还住在上房这里,谁也不敢来撵她。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大房的地儿。

    房间门是关着的,所有人都待在自个房堂屋那里,皆是不知道上房屋里的事。

    许婆子怎样,他们也不知。

    “弟妹,你知道那个叫项爷的人是谁吗?他是做什么的?”许老大看到单氏,忽然眼睛一亮,朝单氏凑了过来。

    凑得太近了。

    单氏凑着眉,往后退了些。

    对于项皇的身份,她是知道的,同样也猜测到点什么,但这些她不会说出来。

    毕竟是那一位,不好议论。

    许老大不敢声张,又往单氏这里凑近些。

    “滚,离我娘远点。”大雁一把推开许老大,将单氏护在身后。

    就好像被什么猛撞了一下,许老大站不住往后倒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看向大雁的眼神,一脸阴狠与愤怒。

    “怪物,一窝子怪物。”许老大低声骂,压根不敢骂大声,怕上房那边的人听到。

    单氏尖耳听得清楚,面色变了变,对大雁的所作所为也不制止。

    在单氏的眼内,闺女虽然蛮横了点,却是一个个顶好的,绝对不可能是怪物。

    项皇就是天生神力,能遗传下来大力气,那是一件特别有福气的事情。

    是了,单氏知道的很多。

    比光头这个蠢货知道的,还要多不少。

    在看到项皇种种行为后,再傻也该猜到点什么。

    或许身在局中,又或者够傻,光头才到现在都不知道,对他挺好的项皇,其实是他爹。

    蠢就是蠢,怨不得孩子说。

    许老大还想靠近单氏,他可是听村里人讲过,毕那个自称为项爷的人,跟向家有点关系。

    只是靠不近,刚上前来就被大雁推开。

    许老大厌恶地看着大雁,仿若在看着一个怪物。

    平常人哪有这么大力气,不是怪物又是什么?

    他们家出了一个大烟就够怪的了,现在又多了个大雁,说不准狗娃也是如此。

    许老大一脸厌恶,比谁都要厌恶向家人。

    可他不敢造次,里面那个人化成灰他也认得出来。当年就是那个人,勾引他的娘亲,才生出来老三这样的贱种。

    甚至妹妹的死,许老大也一并算在老三的头上。

    认为不是老三的出生,妹妹就不会死。

    却从来不认为是自己的错。

    那个时候若不是许老大,将刚出生的光头偷走扔山上,许婆子就不会疯掉,想要寻死,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不过有些人,从来就不会清楚自己的错,总会把一切的错误,怪到别人身上去。

    就如这一次,竟把错怪金氏身上。

    说实话就算许老大知道实情,都怪不了项皇,毕竟项皇只是把事情推动快一些罢了。

    事实上,它早就发生。

    单氏不喜欢跟大房的人打交道,索性就不理他,往史氏跟前凑,小声问了下情况。

    只可惜史氏也不知道,只知道人都进了上房里头,有个厉害的人在大堂屋那里守着,谁也不知道情况。

    不过史氏表情很怪异,说光头在里面哭。

    有时候吧,哭得挺凄惨的。

    又说那个叫项爷的,在威胁许婆子,敢死的话就杀他们全家。

    这事整的,他们好害怕。

    大雁眼珠子转了转,打起主意来。

    对史氏道:“你看着我娘一点,别让她让人欺负了,回头我给你好吃的。”

    史氏眼睛一亮。

    不要说她没出息,给点吃的就能收买,主要是向家的东西,都太好吃了点。

    “这个没问题,包在四婶身上。”史氏拍了拍胸口。

    大雁不太放心,叮嘱她:“我娘怀了身孕,这胎还没坐稳,得很小心才行。”

    史氏愣住,可是记得接生婆说过,单氏这个身子伤得厉害,是很难再怀上了的。

    咋就又怀上了?

    “记得看好点。”大雁都走了两步了,又回头叮嘱了一下。

    史氏慌忙答应。

    怕在外头让人磕着碰着,干脆把单氏拉进房间里,还把门给反拴上。

    屋里头,四房的两个孩子正在玩耍。

    明明该是淘气的年纪,却胆小得不行,看到单氏来都不敢吭声,一个个抱着史氏的腿。

    史氏伸手推了推,没推开,有些尴尬地对单氏说道:“这俩臭小子很少见到你,有点认生,呵呵。”

    单氏仔细看了下:“倒是长高了不少。”

    看起来,倒是比以前干净不少。

    以前脏得哟,谁都不待见。

    也就偶而许婆子看不惯,给烧水洗一下,史氏自己是不会给孩子洗澡的。

    “这俩崽子,能吃着呢。”史氏得意地笑笑。

    估计是爹娘都太懒,这俩孩子才两岁多,就懂得不少事情。

    至少穿衣吃饭,不成问题。

    不自己做也不行,史氏这个懒娘不帮他们。

    单氏看着他们,挺喜欢的,安静不淘气。

    不过她这胎不好坐稳,也没想过要把人抱起来媳一下,只随便说几句话。

    大雁出了屋门,直接绕到上房窗口。

    窗户是关着的。

    大雁试着推一下,还真让她给推开。

    贼兮兮地探头往里头看了下。

    许婆子坐在浴洞里面,不用靠近她就闻到了兽血的味道。就是不知泡了多久,那兽血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

    她爹在那里一个劲地抹泪,项皇面色铁青。

    死了?

    大雁仔细盯着许婆子看,面相是不太好。

    不过看样子,应该还活着。

    窗户被打开,有光线照进屋里,屋里的人自然有所察觉,冷着脸朝窗口看去。

    “看看,我就是来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