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8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大雁讪讪地笑着,把窗户一关,扭头就跑。

    太吓人了。

    项皇喉咙咕噜了几声,都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房间内一直低气压,光头都不敢哭了。

    “你再不睁开眼睛,我就把你的三儿子向光给杀了,让他给你陪葬。”先前项皇威胁的是,把许婆子的儿子都杀死。

    这一次的威胁,是把光头杀死。

    光头也不哭了,一脸懵逼。

    他娘快要死了,他也很伤心,可他压根没有想过要陪葬的事情。

    就是娘死了,他自己的日子,该过的还是得过。

    再说了,他可是又要当爹的人。

    不能死啊。

    项皇拿着棍子,在浴桶边上敲了敲,声音无比暗沉:“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但你的三儿子,也别想活了。”

    光头(⊙o⊙)…

    好害怕,怎么办?

    “娘,你快醒醒。”光头怂了,吓得脸色都是苍白的,声音很是惊恐,连忙去摇许婆子。

    这可是项皇,真要他命,他也没法反抗。

    项皇抓着棍子的手,紧了紧,再一次威胁:“我这就送你三儿子来陪你,你且慢一些,好让他先去等你。”

    说话间,整个屋里的气场都变了。

    充满了杀气。

    光头:卧草草草……

    “娘啊,你快点醒,儿子不想死啊!”光头吓坏了,连着浴桶一起椅。

    项皇盯着浴桶看,猛然发现不对,一下抓住光头的手。

    光头快要吓屎,以为自己要被打死。

    “不要,我不想死啊!”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项皇动手,光头哆嗦着腿,小心看了项皇一眼。

    见项皇盯着浴桶,他也看了过去。

    忽然手腕一痛,光头不自觉惨叫一声。

    就见原本已经静止不动的兽血,开始微有变化。

    项皇眸光微闪,拿出棍子,冲着光头的屁股就是一棍子。

    光头又是一声惨叫。

    兽血也随之,起了变化。

    项皇神色变了又变,握着棍子的手紧了又紧。

    于是乎,光头倒霉了。

    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胖揍。

    光头以为自己真会被打死的,所以叫得特别的惨,还时不时喊许婆子一下。

    只要他娘醒来,他就不用死。

    对光头来讲,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被打到剩下半条命的时候,许婆子终于睁了眼。

    “他是你儿子,你想打死他吗?”许婆子睁眼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一脸的复杂。

    项皇一脸坦然:“不想。”

    只是打你别的儿子都没用,威胁别的也没有用,唯独这个儿子让你放心不下。

    对于这结界,项皇心情也很是复杂。

    光头躺在地上,一点都不想起来,只想放声大哭。幸好他娘醒了,要不然他真会被打死。

    咦,不对。

    光头猛地抬头,掏了掏耳朵,一脸见鬼地看着他娘。

    他娘醒了。

    刚说的第一句话,是啥来着?

    ‘他是你儿子’好像是这句,差点被打出屎来出现的错觉吗?怎么会听到这种话。

    光头张了张口,就想去问清楚。

    “你出去吧。”项皇不给他问的机会,将他拎起来,开门扔了出去。

    砰!

    完了,又把门关上。

    光头好懵逼。

    无比虚弱地爬了爬,想开门进去问清楚。

    才爬了一点点,眼前多了脚丫子。

    光头愣了愣,顺着这双脚丫看上去。

    就见大雁手叉着腰,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无限鄙夷地看着他。

    光头:……

    他娘的,真丢脸。

    光头赶紧抹了几把把眼泪鼻涕糊了的脸,‘哧溜’一下子地上爬起来,哪里还有半点虚弱样。

    有点鼻青脸肿,但显然骨头都没伤。

    “你装啊,怎么不继续装了?”大雁仍旧叉着腰,昂头瞪着光头。

    一个一米八八,一个一米四八,差了正好四十公分。

    光头嘴角抽搐了下,干脆走近了些,低头俯视自家二妮子。

    不让你好好瞧瞧,你不知道什么是爹。

    光高度,就碾压你。

    大雁:……

    长得高很了不起?

    大雁嫌抬头太累,也不抬头了,低头朝光头的小腿就是一脚。

    “丢人现眼。”踢完扭头就跑。

    光头小腿那地方,刚才挨了好几棍子,正疼得紧,让大雁给踢上一脚,疼得抱脚直跳。

    “哎,你个死妮子,给老子回来,看老子不揍死你个……”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大雁躲到单氏后头,立马就住了口。

    刚才的事情,单氏是看到了,不过就当没见着。

    “你娘她,咋样了?”单氏问。

    “总算是醒来了。”光头抹了把汗,想起刚才兽血的变化,微松一口气,“这次醒来了,应该问题就不大了吧。”

    单氏闻言,也是松口气。

    人死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要死的话,还是老死比较好点。

    这自杀,算点啥啊?

    “醒来就好,我去看看。”单氏就想去上房看。

    光头连忙拦了下来,对单氏摇头:“项……项爷在里头呢,你这大肚婆,还是别进去的好。”

    提到刚才的事情,光头抖了又抖。

    幸好他娘是心疼他的,还知道醒过来,要不然他说不准真会被打死。

    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面色变得古怪。

    “走,咱们回去,我有事要跟你说。”光头心里头藏不住事,拉起单氏手就要往家里走。

    不知为啥,他这心里头毛毛的,总感觉哪哪都不对劲。

    “你娘不是醒了,我想看一眼再走。”单氏捂着肚子,也不敢太过挣扎,怕伤到肚子。

    大雁扑上前去,冲着光头手腕就是一口。

    “你娘咧,咋还咬人哩?”光头原本是拉着单氏的,被咬了一口,赶紧就松开,把手缩回去。

    一看,挺深的牙印。

    大雁冲着光头呲牙,一脸得意的样子。

    “哎,你个熊孩子。”光头抬手就想给大雁一巴掌。

    大雁‘哧溜’躲单氏后头去,冲着光头喊:“你脑子有病,干啥那么大力气拉我娘,我娘肚子有娃,不能走太快。”

    刚她要不咬上一口,人就得让光头拖着走了。

    死蠢爹腿那么长,走那么快。

    她娘肚子里的娃本来就不好,走这么快掉了可咋办?她又打不过光头,只能用咬的。

    没事先说出来,怪她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