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09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自从分家以来,大雁的性格就越来越显,现在十足一个狼崽子。

    谁曾经对她好,她心里念着。

    对她不好的,她也牢牢记在心里头。

    而光头就是那个对她不好的,她心里头可是记得,要不是光头是她亲爹,她肯定也得恨上。

    不过就是没怎么恨上,也总想着给光头找点难受。

    光头算是看出来了,这闺女一个个都不待见他,可他能有什么法子。

    自己养出来的闺女,自个受着。

    就是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挺孝顺的一个人,对爹娘是一百个好。

    怎么到了他闺女这里,一个个专坑老子。

    “这闺女生出来,以后我自个亲手带。”光头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单氏的缘故,认为单氏不会带孩子。

    单氏冷冷地笑着,也不吱声儿。

    是闺女是儿子,还不一定呢。

    她可是听女婿说过,大烟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只是大烟比较喜欢男娃子。

    自己没有怀上,就不爽她生男娃。

    听到这个,单氏也是哭笑不得。

    哪有这样做人的。

    “得了吧,是闺女是小子,都不稀得让你带。”单氏觉得自己自己带的娃儿,一个比一个好,哪个都好孝顺,现在又好有本事。

    说着单氏就往外走,反正现在也看不到人,不如先回去。

    老许家这氛围,她是一点都不喜欢。

    史氏跑了上来,刚大雁答应她的好吃的,还没给她哩。

    大雁看了下葫芦,给拿出来一块肉干。

    看到后面两个堂弟,想了想,又把一瓣橘子也递过去。

    “橘子是给俩堂弟吃的,你不许偷吃。”大雁太了解史氏了,不偷吃才怪,只希望史氏能少吃一点,多给俩堂弟留一点。

    也就这俩堂弟听话,要不然她都不想理。

    史氏笑眯眯地应下了,等回了房自己就先吃了一半的橘子,剩下的才分成两分给孩子。

    至于许老四,一口都没给留。

    这当人娘,当成史氏这样的,还真没几个。

    也就许老四不在,要是许老四在,肯定得抽她一顿。

    等回到家里,光头把单氏拉进房间,小心关好门窗,这才贼兮兮地开口:“孩他娘,我好像听到个不得了的事,你给我分析一下,是不是听错了。”

    单氏瞥眼:“啥事儿?”

    光头又凑近了一点,想开口说来着,又不太放心,跑窗口那里打开往外看了一下,又开门往外瞧了一下,才又凑上去。

    “咱娘不是醒来了吗?”光头很小声,很小声地说道,“你猜她醒来第一次话说啥来着?”

    单氏知道他想说,就道:“猜不着。”

    光头立马就道:“我估摸着你也猜不着,当时我听着了,都觉得不可思议,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过我琢磨了一下,这事还真十有八九是真。”

    单氏也不催促他,拿起针线活来要做,打算一边做一边听他讲。

    光头受的刺激太大了,看不过单氏不在意的样子,把针线活给抢了。

    “你干啥活,好好听我讲。”

    单氏无奈:“那你说。”

    光头就把听到许婆子,说他是项皇儿子这事,给小声说了出来。

    然后等着单氏惊讶。

    然并卵。

    他看了好久,单氏一点惊讶都没有。

    光头一脸懵。

    这事不惊讶吗?他当时听到,差点眼珠子都凸出来,直接咬到舌头。

    “哎,你是不是不信?”

    光头给单氏分析了一下,说自己在皇城的时候,鲁莽过多少次,但项皇最多也就是打他几下,压根就没有砍他脑袋的意思。

    又说项皇是个力气大的,与他长相又有点相似。

    这可能性,至少有五成。

    单氏伸出手指头,比了个‘十’,很实在地告诉光头:“不是五成,是十成十的,你就是项爷的亲儿子。”

    光头(⊙o⊙)…

    “这几乎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就你一个人蠢的,一点都没察觉到。”单氏手指头戳着光头脑袋,“你这脑袋白长这么大,一点都不知道琢磨。”

    光头把单氏的手拔开,瞪大眼珠子看着单氏。

    “你这话是啥意思。”光头不明白了,他自己自己不得了,竟然发现了一件这么隐秘的事情。

    回头却告诉他,别人都知道,就他一个人蒙在鼓里。

    开玩笑呢?还是欺负人。

    “连狗娃都叫上爷爷了,你还傻不愣登地,啥也不知道。自己蠢,就不要怪别人没有跟你说清楚。”单氏懒得理他,把针线活拿出来。

    那个时候家里穷,压根就没有小衣服。

    现在要生小的,闲着没事,她得做点小衣服出来,等小的生出来好穿。

    如今日子过得好,她又怀上了娃。

    这是个好兆头。

    虽说惹了大闺女不高兴,不过女婿也说了,大闺女不是生她的气,而是郁闷自己没怀上。

    这事整的,也挺好笑。

    单氏并不是很担心,毕竟大烟的岁数还不大,翻过年也不过才十七岁,生孩子的事情还不急。

    好多人成亲两三年,才怀上的。

    现在单氏担心的是干儿子,都二十岁的人了,还一个对象都没有。

    问过意思,看样子还不想成亲。

    听大烟说去闭关了。

    也不知道这闭关是啥个意思,一闭就是两年,等出来都得二十二了。

    偏偏她说急,闺女还一脸嗤笑,叫她别管这事。

    让她要实在闲着没事,管管周维那事。

    说得也是这么一回事。

    这年头,谁家姑娘小子,不是相亲第一回,看着合适了,就定下来的。这周维跟巫瑾两个,都处了挺长时间的了,也不知道是啥个意思。

    要不是这胎没坐稳,单氏都想去问一下巫瑾,到底是几个意思。

    可惜就是不会说话,麻烦了点。

    好好的一个姑娘,咋就不会说话了呢,还真叫人心疼的。

    想着想着,又往许婆子身上琢磨,思考着那俩人的事情。

    也不知是不是怀了身孕,单氏闲着没事就爱瞎琢磨,一会想这事,一会又想那事。

    一旁的光头在回忆,跟傻了一样。

    瞧他那个样子,估计是想到了点什么,正在暗骂自己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