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24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为什么非要拿清白说话,明明他现在说的就是名声,可知有些时候名声也会害死人。

    “问题是我姑姑她是皇后,让有心人传出去不好。”娇爷黑着脸很认真地说。

    大烟一脸茫然:“名声是什么,能吃吗?”

    娇爷:……

    他要咬死这女人,谁也别拦着。

    “你安啦,这种事情,武殿主与老混蛋会处理好,用不着担心那么多。”大烟见娇爷要气炸,赶紧给他顺毛。

    娇爷见她嬉皮笑脸,讲真没了脾气。

    “我只是担心他们不处理。”娇爷闷闷说道。

    牵扯的太多,让人不放心。

    “大不了就是被死亡,从此往后没有夏皇后这个人,只有安好。”交情还在,不至于把人往死里整,她家男人这是当局者迷。

    而夏公府少了皇后这靠山,可能不复从前的辉煌。

    “到底是我想得太复杂,还是你想得太简单了?”娇爷也是不解,又或者不理解武殿主与夏安好,明明是没有未来的两个人。

    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看到的,跟大烟说了下。

    原来娇爷去老屋那边的时候,正好看到武殿主壁咚夏安好。夏安好在挣扎,但被武殿主压得很紧,若不是娇爷去的时间刚好,十有八九已经亲上。

    大烟听了也讶然,但不打算妄加定论,不是石女就不会有人爱。

    或许武殿主是真爱,才会如此。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有一腿了,你打算怎么办?”大烟突然兴致勃勃。

    “我姑姑是清白的。”娇爷拿她的话去怼她。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男人跟男人都能有一腿,情到浓时开后门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俩人不但可以有一腿,还能有好几腿。

    只是这种话,大烟不好说出来。

    她个人其实不赞同开后门。

    上天给你一条可制造生命的神鞭,你却拿它当搅屎棍。

    不过别人的想法与感情,她也不会去妄加评论,毕竟有时候有些人也是很无奈。

    “要是你姑姑的毛病,能够治好呢?”大烟是犹豫再三,才说出这番话来的。

    其实石女,很难医治。

    不太严重的,是可以治好,顶多过程痛苦一点,但太过严重的就没办法。

    娇爷猛地看向大烟:“你能治?”

    大烟摸摸鼻子,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说出来,成功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她只是看夏安好阴气郁结于下腹,其余方面看着,与一般女人无异,才说出这一番话来。

    若然夏安好并非阴气郁结,粗犷如男人,她就是懂得再多,也不会说出来这番话。毕竟那样的人,通常是没有救了的。

    娇爷能大概知道什么是阴气郁结,更不曾真正了解什么叫石女,只知是不能行房。

    也并不好意思往深里想,只是结合自己之前的一些情况,猜测是可以治疗的。

    他之前的身体只开了阴脉,阳脉枯竭,后来在大烟的帮忙之下,才让阳脉复苏。

    阴气大概是阴脉产生的东西,郁结在下腹,想必是有地方是被堵住的,只要通了就行。

    只是是什么被堵,他下意识不去想。

    换作其他人,他深想一下没有关系,但那毕竟是他的姑姑,还是不要多想的好。

    大烟见他光着着激动,不由得提醒一下:“现在的问题不是我能不能治,而是你怎么对待你姑姑跟武殿主的事情。”

    倘若不同意二人在一起,那么治了也没意思。

    都这把岁数了,没必要经历那痛苦。

    娇爷僵了僵,问大烟:“你说该怎么办?”

    大烟耸了耸肩:“那要你自己想,毕竟那是你的姑姑。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搞清楚他们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娇爷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

    “不过能完全治好的可能性不大,你最好不要先说出来,能搞清楚了再说也不迟。”大烟心头有种怪异感,不知当不当讲。

    倘若治好了夏安好,却不是跟武殿主好,而是回去找老混蛋。

    那感觉就哔了狗了。

    “我得先想想,我想想再说。”娇爷没有大烟的那种怪异感。

    相反要是夏安好跟了武殿主,对他来说那才真是哔了狗。

    毕竟夏安好是皇后,是嫁给了项皇的。

    站在不同的角度,想法也不一样。

    娇爷内心是极为复杂的,他不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如果他的姑姑跟武殿主在一起会幸福的话,他也不会去反对。

    只是现在,他还有些接受无能。

    从前只偶而听过一嘴,武殿主曾向他们家求娶过姑姑,后来没多久姑姑爬上了项皇的床,这件事几乎连一点浪花都未起。

    得知姑姑是石女,还是前几年的事情。

    那时候他调皮,偷听他奶跟他姑讲话,才听到石女二字。

    后来去查了一下医书,才勉强了解。

    但上面记载得并不详细,只说是不能与人圆房。

    一直以来,项皇对他们家,对姑姑都还是很不错的,而他也以为他姑姑与项皇,之间是有感情的。

    如今突然告诉他,他姑姑还有治,但跟武殿主之间有猫腻,这让他难以接受。

    治好了,这猫腻可能会变为有一腿。

    不治,又……

    “你说项皇他,喜欢我姑姑不?”娇爷现在担心的是这个事。

    大烟道:“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能肯定的是,老混蛋是媳我奶的。”

    其实大烟觉得,项皇这一辈子,可能只媳过她奶一个,别人顶多只是喜欢,根本不是爱。

    回想之前分明,那般深沉的对望,现在想起来,都不知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娇爷愣了愣,才想起来这茬。

    一时间恍悟。

    貌似他有些理所当然了,又或者一直以来那二人给他一种相爱的错觉,让他觉得项皇如此宠着他的姑姑,是因为深爱着。

    或许那只是宠,并非是爱。

    可他还是好纠结,感觉好麻爪。

    “你是怎么想的?”娇爷不由得问大烟。

    “那就要看你姑姑跟武殿主是怎么想的,别人怎么想没有用。”大烟不由得提醒他一下,“武殿主是大武师,还是个很年轻的大武师,老混蛋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