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29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武殿主与夏安好,走的是另一边的水路,但貌似不太好走,二人花了大半个月的时候,才走到鱼尾村,正好是他们离开的那天。

    这凑巧得,让人好生怀疑。

    项皇这几天也考虑了许多,最终在忙完公事后,将夏安康给召进宫里,与他一同商议夏皇后的事情。

    没有人比项皇更加清楚,武殿主与夏皇后之间的猫腻,可以说武殿主之所以留在皇城这里,对他俯首称臣,就是为的夏安好。

    这事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误会。

    只是误会造成后,谁也没试图去改变。

    其实夏安好是喜欢武殿主的,只是因为身体的问题,并不能接受武殿主的求亲。

    也是太过年轻,义气之下犯了蠢。

    而武殿主当时也误会了,以为夏安好是喜欢项皇的,选择了默默守护。

    有关于夏安好是石女一事,也一直没有传出来,武殿主也是一直都不知道。

    直到前不久,武殿主才知道这事。

    也是项皇说漏了嘴。

    不过项皇并不后悔,其实这件事应该早就说出来。只是因为私心,不想再费心再找一个皇后,才一直没有坦白。

    项皇太了解武殿主这个人了,一旦知道夏皇后是因为那个原因,才做的皇后。

    一定会想法子,将夏皇后带走。

    大烟父女找到这里的时候,项皇心头巨震,不小心在武殿主跟前流露出对大烟奶奶的追忆,让武殿主肝火大怒。

    骂项皇太过花心,有了夏皇后不够,后宫一群女人也不够,竟然还惦记上外头的女人。

    甚至为此,还要大打出手。

    项皇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坦言对夏皇后从未有男女之情,只把皇后当成侄女。

    解释到一半,更令武殿主恼火。

    二人是真打了起来,打到精疲力尽之时,项皇才说出皇后是石女一事。

    而他由始至终,心里头都只有一个人。

    武殿主震惊不已,根本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项皇想到既然都已经说了出来,很多事情,就与武殿主解释了一下。

    时至今日,武殿主肯定有了打算。

    项皇不认为武殿主会放夏安好回来,而不管夏安好怎么蹦跶,也始终逃不出武殿主的手掌心。

    这两个人,还真是……

    “寡人找你来,是为了解决这件事。”项皇叹了一口气,也很是无力,“总而言之,不管你信不信,他们俩是真的私奔了。”

    夏安康一脸抽搐,久久无语。

    “陛下,老臣书念得不多,你不要骗老臣,一个石女,如何与人私奔?”夏安康是宁愿相信这个世上有鬼,也不相信他姐姐会与人私奔。

    不是他姐姐老关,而是他姐没那个条件。

    项皇奇怪地看着他,问:“难道你还没有收到消息?”

    夏安康沉默,消息是收到了的。

    “老臣以为那是个假消息,当屁放了。”打死夏安康都不相信这事。

    完全没理由。

    项皇抽搐,这种事情还能当屁放了的,除了夏安康以外,估计也没谁了。

    “且不说你信不信,你只要跟寡人说说,若是事是真的,该怎么办?”项皇还是想听听夏安康的意见。

    夏安康想了想:“那就把家姐休了,反正你与家姐也不过是假夫妻,不碍事。”

    项皇黑了脸:“几十的夫妻,就算只是表面的,也不能说休就休。你应该知道,这天下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

    “别敷衍,说点实际的。”项皇揉了揉眉头,感觉头疼得很。

    这个夏安好,真是够了。

    夏安康能咋办?

    你老都说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明显不好收拾,老臣也好为难啊。

    对夏安康的滑头,项皇不得不威胁一下。

    这才让夏安康出了主意,让夏安好死遁,直接就是猝死的那种,从此以后这世上再无夏安好。

    只是这样一来,也太便宜夏公府了些。

    项皇心头很是不爽快,将货币一事,又压在夏安康的头上。

    并允许货币改革成功后,接受夏安康的辞呈。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夏安康一个头两个大,然而这件事不是他想拒绝,就能够拒绝得了的。

    没有法子,只得硬头皮接下。

    ——

    十一月中旬,八爷从皇城回来,带回来不少东西,其中还夹带了一封信。

    看到信中的内容,娇爷一脸懵。

    “还真是……让你猜对了。”娇爷说着,将信递给大烟。

    大烟看了下信,并没有多意外。

    “见过我奶以后,老混蛋感伤太大,对武殿主与你姑姑,自然也宽容许多。”

    大烟看过后,把信还回去:“只是这事还没完。”

    娇爷疑惑。

    大烟解释了下:“别忘了阮子文,他娶的是玉雨公主。你姑姑他们在这里,可能不太妥当,迟早会让玉雨公主认出来。”

    娇爷直起了身子,这的确是个问题。

    “不过这事可以先放下,毕竟按照他们的速度,至少还要四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到。”大烟指了指他手上的信。

    “现在要解决的,是货币的事情,你爹明显觉得这不是个好差事,找你来解决呢。”

    娇爷把信折好,塞进小香炉里面。

    “这事说起来不难。”娇爷拧着眉头,“就是做起来难了一点。”

    货币的改革看似很简单,发行起来却很难,这也是当初失败的主要原因。

    本来他爹已经把这差事赖掉,没想到因为姑姑的事情,还是被逼无奈接受了这份差事。

    如果失败了,哪怕夏公府再有钱,也禁不住造。成功了,也没有多少好处,不折不扣的苦差事。

    大烟到底是经历过两个世界的人,又曾是皇朝唯一的公主,对货币有着更深一层的认知,懂的也多。

    就告诉娇爷,在熔炼货币的时候,加入一些稀有金属,可以防止造假。加入一些硬度极高的金属,可以防止货币变形。

    货币不要做太大,一定要统一大小。

    娇爷无奈地与大烟说,这片大陆上的矿藏真的不多,所拥有的大多都已经挖掘了出来,市面上流通的金属,基本上已经是全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