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36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田有财也明显看出来不对,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不断地催促大雁快一些。

    自家的驴子养得好,这速度已经很快了。

    大雁有些不耐烦,本来是做好事的,可这人要是死在了半路,就不见得会是好事。

    好事做不成,还得惹一身骚。

    “早干嘛去了,娶回来的媳妇,几天的时间就被打成这样,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大雁一边骂着,一边看自己的葫芦。

    拿出来一根手臂粗的湿人参,这还是她在对岸割草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看着白白胖胖的,特别好看。

    自己连根须都舍不得吃掉,却要拿出来给别人吃,光想着就好肉疼。

    可她也实在没法看着这人死在路上,一咬牙割了一根须,递给田有财。

    “人参来着,给她放嘴里吊命用。”

    田有财看了一眼,觉得那是萝卜,但被大雁一瞪,顿时又乱了方寸,赶紧把根须拧了一块,塞进他媳妇嘴里。

    “有,有用吗?”田有财是真流了眼泪,抱着媳妇不知所措。

    好容易才娶回来的媳妇,要真这样没了,他会生不如死的。

    大雁见田家媳妇的命似乎被吊住了,很是凶狠地瞪了田有财一眼:“早干嘛去了,哭,哭你大爷的哭,回头记得赔我人参的钱。”

    为了让这参须尾俱全,她可是趴在那里挖了足足三个时辰。

    自己都没舍得动一口,结果让别人先吃了。

    好心塞。

    “这人嫁给你,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大雁心情不好,又狠狠地骂了田有财一顿。

    可田有财哪里听得进去,满心都是自家媳妇,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一眨眼人没了。

    大雁骂了几句,就没再骂,但心里头跟堵了啥似的。

    这让她想起了单氏,以前在老许家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几乎每天都会挨揍,差不多是一天一小揍,三天一大揍。

    反正三房每天,都会有人挨打。

    让她很不爽的就是,至少有一半的次数,都是她在挨打,也就她比较聪明,不老实站着挨打,要不然肯定也会被打得很惨。

    以前吧,总觉得那日过得,简直暗无天日。

    恨不得把全家人都弄死。

    现在看到田家媳妇这样,大雁觉得被治愈不少。

    这世上就没有最悲惨的,只有更悲惨的。

    才几天的时间,就被打成这德性。

    这么说来,她奶那个老太婆,其实还是手下留情了?

    呸,屁个手下留情。

    ——

    大烟是在傍晚才回到家的,之前刚走到通道那里的时候,遇到来找人的武殿主。

    一直等着的夏安好,直接就被拎走。

    她走在后面,没跟太上去。

    到家刚好赶上吃饭时间,吃饭的时候就听他们说,田家媳妇被田婆子差点打死,现在还待在医馆里没有回来,听那意思不太好治。

    大雁送的人去,听了大概,就自己回来。

    “你们都不知道,那大夫那个脸哟,就跟看着……看着贱人似的。”大雁词穷,想了半天,才想出个‘贱人’来。

    虽不太好听,但很贴切。

    “大夫找了婆子,给田家媳妇脱了衣服看身子,那婆子看过以后,出来脸色特别难看。看着田有财的表情,就跟看着……看着变态一样。”

    “我也想进去看来着,但被婆子给撵了出来,说看了会吓着。听那婆子的意思,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

    “大夫说了,这人身体本来就虚,应该好好养着的,现在是劳累伤了,饿得太狠,再加上身上的伤,人又有些想不开,很难挺得过来。”

    大雁听到以后,吓了一跳,也不打算要田有财的参钱,赶紧赶了驴车回来。

    大烟听了以后,淡淡道:“听说这媳妇,娶回来只花了二两银子。媳妇娶得太便宜了,磋磨起来不觉得心疼,就是死也也亏不了啥。”

    单氏瞪了她一眼:“二两银子,不少了。”

    大烟哦了一声:“我都忘了,你是一文都没花的那种,怪不得连蠢爹都打你。”

    单氏:……

    哎哟喂,胸口好痛。

    这死妮子。

    “银子要多了,人家就觉得你是在卖闺女了。”娇爷翻了个白眼。

    “总比一文不要,让人觉得你闺女不值钱,低贱到还要倒贴嫁妆才嫁得出去的强。”大烟始终觉得,不管是任何东西,只有花了很大代价,才会去珍惜。

    “不用花钱就能得来的东西,人向来就不会去珍惜,十有八九会糟蹋掉。”

    太廉价了,再好的东西,也很容易就会让人看不起。

    好比如别人送你一件衣服,跟你自己省吃俭十两去买一件衣服。那件别人送你的,弄坏了你可能会很可惜,但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可若换成你自己花钱买的那件坏掉,绝对会心疼到哭。

    这就是花了钱,与不花钱的区别。

    娇爷张了张口,对于这种事情,媳妇儿总有自己的见解,虽然他也是同意的。

    可她当着她娘的面这样说,会不会不太好?

    他都看见好几次,她娘捶胸口了。

    单氏一点都不想说话,因为她就是那个不花一文钱,又倒贴了嫁妆的那个。

    而且她这些年,也真是不好过。

    婆母怎样对她且不说。

    讲真孩他爹这个人,对她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相反一直是她在心疼孩他爹。

    为了让孩他爹多吃一口,她宁愿勒紧自己裤头。

    现在回想一下,挺傻的。

    不过话说回来,孩他爹那人也挺傻的,也不能全怪孩他爹,是自己太缺心眼了点。

    唉,怨自己吧。

    就跟闺女说的,自己都不知道心疼自己,还能盼着谁来心疼你。

    幸而现在日子好过,不用再去想那些事情,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终究还是要过日子的。

    不能计较太多,不然会不安生。

    看了看自家大闺女一眼,又忍不住捶了捶胸口。说实在的,她从来都不去想这些事情的,就是这妮子一次又一次地说,让她不得不去多想。

    想多了,整个人就很不好。

    细思极恐。

    几乎要去怀疑,孩他爹对她的感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