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44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但更多的是飘,有种虚脱到灵魂都要飘起来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好轻,可以飘起来。”这种感觉就像,给他来一阵风,他能飘起来给她看。

    这个时候,头疼都不重要了。

    大烟试图用灵力去给娇爷治疗,但是没有用。娇爷透支了精神力,身体又支撑不起强大的精神力,才会变得如此衰弱。

    甚至于内脏,都有些衰竭。

    这种情况……

    应该是要多补补的吧?

    大烟突然想到湖底挖的晶石,赶紧拿出来一颗塞进娇爷的嘴。

    “你吃这个看看,说不准会有用。”

    “这是什么?”娇爷咬了咬,有点硬,他好像没力气咬。

    有气无力地看着大烟,很是可怜。

    “这是糖,你闭嘴含着,一会就化了。”大烟一脸认真地忽悠。

    娇爷有些艰难地动着舌头,在嘴里捣鼓了下那东西,没吃出什么味来。

    莫不成他太虚了缘故,连味道都尝不出来了?

    不过娇爷还是信了她的邪。

    闭上嘴含着。

    突然就觉得糖化了,不自觉咽了一口,但好像一点滋味都没有。

    吧嗒一下嘴。

    一点不甜。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大烟小心问道。

    “还行,没那么飘了。”娇爷之前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连动一下都好难,有时候说话都忘了张嘴,现在感觉能控制自己的嘴。

    不过娇爷疑惑:“不甜啊。”

    大烟松了一口气,又给他塞了一颗。

    吃完后,又塞一颗。

    三颗晶石下肚,娇爷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好奇怪,你那是什么糖,怎么一点甜味都没有。”娇爷有点担心,

    莫不是失去了味觉?

    如此一来,他以后如何品尝美食。

    大烟摊开手,上面躺了一颗晶石:“不是糖,是一种可以补充能量的晶石。”

    娇爷拿过来看了下,倒是挺好看的。

    看不出什么来,直接丢进嘴里。

    咬不烂的。

    合起嘴来含了下就化掉,很是认真地品尝了一下,真是一点味道都没有。

    不过他确定,刚吃的就是这样的‘糖’。

    骗人的媳妇儿。

    嗝

    倒是这一颗晶石下肚,他不自觉打了个饱嗝,一脸古怪:“我感觉好饱。”

    大烟:……

    看起来又生龙活虎了,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吧?

    “还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大烟问道。

    娇爷感受了一下,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眨了眨眼睛,挖了挖耳朵……

    大烟满头黑线,这是在做什么?

    “好像不止是好了,感觉耳目都清明不少,能听得更加清楚,看得更远更清晰了。”娇爷眼睛闪亮闪亮的,盯着大烟,“我是不是能修炼了?”

    大烟默,往自己嘴里丢了一颗。

    灵力的确恢复不少,但也只是恢复,并没有任何增长。

    又丢了一颗,饱了。

    再丢了一颗,很饱了的感觉,多余的能量都流失掉,修为没有半点增加。

    再结合娇爷刚才打饱嗝,大烟大胆地猜测,这晶石只能作为一种补充性能量,并没有增强的作用。

    至于娇爷耳目清明,应该是精神力突破了的原因,不破不立,娇爷这是因祸得福。

    但又祸福相依。

    强大的精神力,需要有强大的肉体,才能支撑得起。

    否则使用次数多了,身体会很容易就崩溃。

    视线落在娇爷的胸口上。

    那根属于血脉的灵骨,是最为关键的东西,甚至比丹田还要重要。

    有灵骨才能更好地改善身体。

    任何生物都会有灵骨,唯独娇爷没有。

    那根骨不可替代。

    除非娇爷有着极高的修炼天赋,修炼到一定的程度,逆天修复莫名失落的灵骨。

    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连修炼都不能的人,还想要修炼成大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或许有这个可能。”大烟伸手给娇爷蕴养了一下丹田。

    要很认真地,才能感受到他丹田的变化。

    娇爷垮了脸,就知道是多想了。

    不地失望的次数多了去,也不差这一次,娇爷兴致勃勃地从床上起来,跑去看并蒂莲结晶。

    “怎么回事,明明它刚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变成两瓣了?连颜色都变了。”娇爷想伸手去拿,又不敢,扭头去看大烟,“这玩意现在能碰了么?”

    大烟点头:“能的。”

    娇爷眼睛一亮,伸手将两瓣都拿了起来,仔细地看了看。

    虽然他比较喜欢浅紫色,不过这个颜色也真是很好看。

    “现在好了,咱们可以一人一半。”娇爷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与这玉髓有着血脉相连的感觉。

    大烟笑了笑,从空间里拿出一根金属链子,伸手拿过一瓣玉髓与之一同炼化。

    合为一条吊坠链子,递过去给娇爷。

    娇爷看了她一眼,接过来摸了摸,那么大的玉髓缩小成这么大一点点,怎么看都有点怪异。

    心头有种感觉很是微妙。

    这种感觉,不知该如何形容。

    就眼巴巴地看着大烟。

    大烟也不解释,抓过他的手,用针扎破他的手指,摁在链子上面。

    娇爷:……

    他没有晕血的毛病,可为什么一看到血就想晕呢?

    有椅子吗?想坐坐。

    等到娇爷的认主成功,大烟将另一瓣也拿了过来,拿出一条一模一样的链子,再一次炼化。

    没过多会,又是一条吊坠链子。

    本来拳头大的玉髓,现在只有大姆指头大,与银色的链子搭配在一起,看起来很是好看。

    大烟仔细看了下,将自己的血滴在链子上面,然后把它戴到自己脖子上。

    娇爷面色古怪了下,也跟着戴到脖子上。

    贴着胸口紧放着。

    戴上去后,那种感应更加明显。

    大烟拿起链子来看了看,玉髓是很深很深的那种紫红色,似是红到发紫的那种。

    嘴角不自觉咧了咧,心情很好。

    “这是什么?”娇爷心脏怦怦直跳。

    “就你猜到的那样哦。”大烟抬起头,冲着娇爷露齿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型,甚是迷人。

    娇爷心脏跳得更加厉害。

    这个妖精!

    大烟心头很是满意,将链子放进衣服里面,贴着胸口放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