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62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你别光顾着吃,感觉一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大烟拧眉看着阿玲,吃得满手是油,看着有点恶人。

    递了碗筷过去。

    阿玲没接。

    “我使手抓就行,没有不舒服的,反倒感觉挺舒服的,这玩意不止好吃,还是个宝贝。”说着又抓了一整片鸡蛋。

    好在不是乱撕,都是一片四个地抓,要不然剩下的都没人爱吃。

    大烟看了下,干脆懒得管她。

    又煎了几锅放盆里。

    招呼着十几个守卫来吃。

    然后拉着娇爷去了一边,拿了桌子出来,煎了一个先尝尝味道。

    感觉还不错。

    再煎的时候就把锅子放得很大,一连打了四个蛋进去,还撒了点葱花。

    煎完这锅,又弄了点韭菜炒了一锅。

    最后还弄了两大碗鸡蛋羹。

    开吃的时候,阿玲不要脸地凑了上来。

    “你这人的内劲也太好使了点,做饭特别方便。”一边说着,就要下爪子去抓。

    大烟一筷子敲了过去。

    “想吃就拿筷子,不然别碰。”

    阿玲一脸悻悻地收回手,擦了擦手才拿了筷子,刚就已经吃了整整六个鸡蛋,现在还狼吞虎咽。

    一般人哪吃得了这些。

    大烟看着眼角直抽,项族人太能吃了。

    能耐越大,就越是能吃。

    这一桌子有一大半都是进的阿玲肚子,但阿玲还是没有吃饱。

    大烟就没那么好心,还替她继续做。

    给了她三只鸡让她自己做着吃。

    不知家里头怎么样,大烟跟娇爷今儿个都没有留在这里过夜的打算,就打算回去了。

    ——

    项皇想留光头在皇城那边过年,但光头惦记着家里,拒绝了这个对他来说十分陌生的父亲的好意。

    带着一堆项皇送的东西回了鱼尾村。

    一大早就到了家,正好赶上老太太来找大烟帮忙。

    得知老大家的事情,光头一拍板,让老太太放心,这件事包在他的身上。

    等到大烟跟娇爷回来的时候,光头已经将许老大一家都赎了回来。

    花了整整一千两银子。

    这还是大雁跟着去的结果,要是大雁不跟着去,估计四千两银子跑不了。

    大雁气得半死,却拿光头没办法。

    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炼。

    等修为高了,光头就没法子在她面前耍横,现在不是是仗着能耐比她大。

    才各种不听她的,还要抽她。

    大雁快要恨死了光头,看到大烟回来,立马就吐槽:“大姐你是不知道,明明奶就说过,不用把许向东赎回来的。只赎福哥儿的话,花二百两银子就行。”

    “加上许进财,也只是五百两银子。偏偏咱爹他还要连许向东也赎回来,就花了整整一千两银子。”

    “这还是我嘴快讲价的,咱爹他一去就是奔着还钱去的,还不知道讲价。”

    蠢死了。

    光头瞪眼:“喊什么名字,不像话,那是你大伯。”

    大雁冲着他大喊:“我没那样的大伯。”

    光头还想说什么,看到大烟的动作,眼珠子一瞪圆,转身就跑。

    大烟不急不慢,一个大栗子砸了过去。

    砰!

    光头膝盖被打中,摔倒地上。

    “死妮子,你又想干啥?”光头爬起来就想跑,但大烟已经跑到了他跟前。

    光头瞪直了眼,一脸防备。

    “那些钱是你爹给你的吧?你乐意花那些钱去赎你爹的仇人,我管不了你这种白痴。但是你让我们喊许向东大伯,就是你的不对了。”大烟冷笑。

    要么说她不喜欢光头这样的人。

    永远记吃不记打。

    脖子上的脑袋是当摆设用的,压根就不起半点作用。

    光头是不服气的,上一辈的恩怨,那就由上一辈的人来解决,作为晚辈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

    “不管怎样,那也是你们亲大伯,难道不该叫一声大伯吗?”

    没有办法,光头转不过弯来。

    大烟却不能放任光头这样,哪怕是为了狗娃,也不能惯着光头这毛病。

    “老太太是你娘,你帮她无可厚非,但跟那边既然断了亲,你就不要再跟那边有来往,要不然……”

    大烟冷笑:“咱们断亲,无论是我、大雁还是狗娃,都不认你这个爹。”

    光头好暴躁,才多大点事。

    “你别忘了,你签的那和离书还在。”大烟不忘提醒了他一下。

    那玩意还是有效的。

    光头面色大变。

    大烟盯着光头看了一阵,冷冷地说道:“换作是以前,我还有教训你的想法,现在看到你这么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我连揍你的心思都没有了。”

    说完侧身绕开光头,朝屋里头走回去。

    娇爷盯着光头看了一阵,摇头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不想理你。”大雁说完也走,但还是气不过,又回头说了句,“有你这样的爹,真是倒霉,简直是上辈子造了孽。”

    光头:……

    这又是咋回事?

    使劲挠了几把头,压根就没想明白。

    由始至终,光头都没觉得自己有错,虽说他大哥的确做了不少坏事。可再如何也是他大哥,他不能见死不救啊。

    大妮不知道也罢,二妮明明是看到的,把人赎回来的时候,都只剩下半条命了。

    伤成那个样子,哪能狠得下心不救。

    胳膊腿都断了,大夫看了,都说治好。

    刚还想着让大妮给看看来着,现在瞅着,显然没戏。

    “对了,你的钱是哪来的?”大烟走到屋门口,突然想起来这事,扭头问光头。

    光头浑身一抖,眼珠子滴流转,讪讪地笑了下,扭头撒丫子就跑。

    大烟眼神一眯,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给我站住!”又一个栗子打了过去。

    砰!

    光头摔倒地上,但又迅速地爬了起来,朝院门外冲了出去。

    看到光头这副反应,大烟觉得自己可猜中。

    老混蛋肯定是给了光头钱,让光头给她带回来,但是让光头给先花了一笔。

    估计都不止花掉赎人的钱。

    大烟扭头问大雁:“你一直跟着蠢爹吗?”

    大雁摇头:“没有,气都气死了,才懒得跟着他,把人赎回来以后,我直接就回了家。”

    大烟:“……坏菜了。”

    娇爷眼睛微闪了闪,也猜测到了什么。

    抬头无语望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