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63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大烟原地跺了跺脚,又转了几个磨磨,还是没忍住冲了出去,不能留这么轻易放过光头那混蛋。

    钱留在那里也不安全。

    她都还不知道老混蛋还了她多少钱,若是多的话,让光头给造了会心疼死。

    单氏刚走出来,就看到大烟跑的飞快的背影,不免有些奇怪。

    “漏拿东西了?才回来又走,连门口都没进。”对了,孩他爹呢?咋咋不见了。

    大雁也是一脸懵,对单氏说道:“不知道呀,刚大姐问爹,赎人的钱是哪来的,爹啥也不说,扭头就跑了,大姐是追着爹去的。”

    单氏拧起眉头:“你爹的钱是你爷爷给的,说是欠了你大姐的账。”

    大雁一脸恍悟。

    总算明白大姐为什么追出去,换成是她也要追,还得打出屎来才行。

    “我就说爹哪来的钱,还那么大方,原来是花的大姐的,太不要脸了。”大雁一脸愤恨,扬了扬拳头。

    “爹好不要脸,从来没往家里拿过一个铜板,吃喝都是家里的,还敢偷花大姐的钱,哪有这样当人家爹的。”

    单氏:……

    感觉好尴尬,她这娘也没当好,吃的喝的都是家里头的,全是闺女赚的,她一个铜板都没赚。

    娇爷见单氏面色不对,就说道:“娘不要想太多,大烟跟大雁只是对爹有意见,并非说你,其实娘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爹他是过分了点,不问一下就取了银子,怪不得大烟生气。”

    大雁点头:“就是,爹很过分!但娘你没有,娘很勤快,平日里家里的活都是娘在做,爹什么都不做,就知道祸祸。”

    单氏舒了一口气,知道闺女跟女婿都是说的真话,也没多尴尬了。

    也跟着骂了光头几句。

    就是光头说得再有理,单氏这一次也不站在光头那边。

    你要嘚瑟也没关系,想救你兄弟也行,那得你自己有那本事,赚到那钱才行,拿闺女自己赚来的钱去当大头鬼。

    还理直气壮,忒不要脸。

    没过多久,大烟回来了,袖子是撸起来的,手里拿了个葫芦。

    后头还跟着蔫头耸脑光头。

    光头走路的时候腿有点瘸,一手揉着胳膊,光溜溜的脑壳也有几块不明显青紫,低着脑袋看不清脸。

    大雁好奇得不行,歪脑袋看了下。

    哟,鼻青脸肿了。

    活该!

    光头不开心,抬手作势要打人,

    大雁冲他扮了个鬼脸,扭头就朝自家大姐那跑去,才不留在原地挨打。

    大烟面无表情,进了屋子就把葫芦里的金子倒出来,很不小的一堆金子。

    很是认真地,一个个数了起来。

    光头看着直瞪眼,两条腿又不听使唤,想要扭头继续跑。

    大烟抬头,一脸阴森森:“狗胆你继续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光头(⊙o⊙)…

    不会打死,但会被打屎的。

    怎么办?

    要不然还是逃吧。

    娇爷把门关了起来,冲光头微笑:“岳父大人还是老实点好,要不然可能会被打屎的,谁都帮不了你。”

    光头使劲挠头,一脸捉急,感觉留在这里才会被打屎。

    扭头看大烟在数数,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开口捣乱:“二百零五,三百零五,一百二十五……”

    开始的气时候还很小声,后来越来越大声,并且还一惊一乍。

    大烟:……

    玛戈几,小仙女数到几来着?

    “大雁,你去一下厨房,把那烧火棍拿来给我用。”大烟面无表情地扭头对大雁说道。

    大雁点头:“好,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拿。”

    话音还没落下,人就冲进了厨房,很快就拿了烧火棍出来。

    很大的一根棍子,一头已经烧黑。

    “娇爷你来帮我数。”大烟盯着光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谁敢再捣乱,我就一棍子打屎谁,绝不客气。”

    光头顿时汗滴滴,赶紧朝娇爷挤眼睛,一个劲地使脸色。

    娇爷耿直道:“岳父大人请放心,小婿一定会数的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半点差错。”

    光头:……

    放心你你娘咧,每次你小子一叫老子‘岳父大人’,就绝对没好事。

    看向那堆金子,眼珠子转了转。

    其实不用数啦,十两一个,一共一万个,十万两黄金嘛。

    顶多就……就少一百个。

    不算啥。

    娇爷数起黄金来的速度比大烟快多了,眨眼功夫就数了一堆出来,这一堆就是一百个。

    之后又数了九堆一百的,跟第一堆一起,挨得很近放着,合着就是一千。

    第二个一千也是这么摆放,只是离第一个有点距离。

    数目一目了然,比大烟那样连着数要靠谱很多。

    光头试图过来祸祸。

    被大烟拿棍指着威胁:“胆敢过来,腿打断。”

    光头(⊙o⊙)…

    花了不到两刻钟,娇爷将金子数完,一共十大堆,其中一堆里面,少了一个小堆。

    也就是说少了一千两金子。

    大烟面无表情地看着光头:“赎人只许一百两金子,剩下的九百两金子,你拿哪里去了?”

    九百两金子,等同于九千两银子,够干很多很多的事情。

    大烟很是好奇,光头拿了金子去做了什么事情。若说得过去也罢,说不过去的话,她一定不跟他客气。

    “听说暖玉养人,我花了三百两给你娘买了块。”光头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玉,又从脖子里拿出来一块,舔着脸说道,“老子自己也买了一块。”

    娇爷看了一眼,点头:“勉强值这个钱。”

    大烟面无表情:“还有三百两。”

    光头一脸讪讪笑,不停地搓着手,略为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你大伯伤得厉害,我就给了他二三十个金锭子,想让他去找大夫看看嘛。”

    大雁听了一脸黑沉:“大姐脑袋被你打烂那会,你向许向东借银子,他明明有钱却不借给你;狗娃生病那会,娘向大房借钱,许向东让你把狗娃扔后山去,说反正养不活;我不小心弄脏了许仙儿的衣服,大房硬生让咱们赔衣服钱……”

    诸如此类的事情,其实有很多。

    大雁记事早,心眼儿又小,很多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恨死了光头这个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