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677章

时间:2018-04-21作者:舒长歌

    ,!

    于是乎,周维彻底歪楼。

    思想去往龌龊……不,是暧昧的方向,并且一去不复返。

    倒是娇爷,坑了人还不自知。

    其实娇爷是很纯洁的,只是觉得既然巫瑾能为了周维两次放弃生命,就足以证明巫瑾是有多在乎周维这个人。

    女人在受伤的时候,心灵也是很脆弱的。趁这机会提要求,应该很容易就会接受。

    哪想周维直接歪楼要把人睡了。

    周维是很感动的,毕竟巫瑾用生命在救他,如此叫他如何能放手?

    越是感动,越不想放手。

    就越想把人睡了。

    吃饭的时候光头没有回来,听人那意思是去了湖对岸抓鸡。

    这抓鸡倒是能赚点钱。

    莫不成光头想抓鸡卖了赚钱还她?

    大烟是这么想的,不免感叹,没想到光头脑子还有这么灵光的时候。

    却不知光头压根没这想法,抓鸡只是因为肚子饿,压根就没有还钱给她的意思。

    饭后就回去了。

    经历了巨禽的事情后,老太太感觉特别的累,也没有了再留在这里的心思。

    不过许春燕被留了下来。

    大烟他人回到家的时候,院门是锁得好好的,开了门进去,就看到夏安好坐在地堂那啃黄瓜。

    “你们上哪去了,咋才回来?”夏安好还满嘴的黄瓜,说话声挺含糊。

    不过勉强还是听清楚。

    单氏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我们都去了对岸,反正闲着也没事,过去耍了一下。”

    夏安好盯着单氏的肚子:“你这肚子都鼓起来了。”

    单氏下意识道:“今儿个有点吃多。”

    说完才感觉不对,摸了下小腹,估计夏安好说的是这个。

    “你这是双生子,吃多也正常。”夏安好神色恹恹,心情一下子变得不好。

    连女人都做不成,别说是母亲。

    盯着大烟:“小九媳妇,我找你有事。”

    大烟问:“你考虑好了?”

    夏安好点头:“我已经考虑了好久了,不想再考虑了,一定要治,就算疼死也要治!”

    大烟点了点头,倒是能理解夏安好的想法。

    “我给你还有武殿主带了好东西,你带回去跟武殿主趁热吃了,别的事情等饭后再说。”大烟说着,拿了个篮子出来,递给夏安好。

    夏安好接过来,打开看了下。

    没太看出是什么东西,不过光闻着味就要流口水,铁定很好吃。

    “那我先回去,一会再来找你。”夏安好把吃了一半的黄瓜丢掉,拎了篮子就走。

    娇爷看着夏安好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蹙了起来:“能行吗?”

    大烟道:“治疗是没问题的,难就难在她是否能坚持下去。”

    娇爷唇动了动,深深地叹一口气:“都这个岁数了,何必受这苦。”

    大烟瞥眼:“别装,你其实懂的。”

    娇爷:……

    去他娘的,他还真是懂,也能理解。

    哪怕换成是他,再痛也愿意,不说才痛半年,就是痛一辈子他也甘愿。

    虽说两个人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那点事。可没有那点事,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那种事情是情动时的最好表现。

    大烟不知娇爷心中所想,若是知道一定会反驳,女人跟男人不一样,很多时候需求都不会有男人那么强烈。

    夏安好之所以想治,只是想做个真正的女人,作为一个石女不止是生理上的难受,心理也会承受了极大的创伤,可能比身体上的痛还要严重得多。

    只是那痛,真不是好受的。

    武殿主觉得今天的夏安好有点奇怪,但没太在意,毕竟最近的夏安好都很是奇怪。

    他以为是因为他的缘故。

    也以为有些事情,夏安好很难接受。

    可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心爱的女子就在身旁,不做点什么压根就不是男人。

    “我想吃果子,明天你去给我到对岸采些回来……记得千万要小心。”后面那句,夏安好吞吞吐吐地补上,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武殿主。

    武殿主却因为这一句话,眼睛亮了起来。

    正想做点什么。

    夏安好把篮子递给他:“别他娘的愣着,赶紧上桌,我肚子饿了。”

    武殿主:……

    感觉更加怪异了。

    莫不成是最近没有得到满足,所以才多想了?武殿主拿着篮子的手紧了紧,视线不经意从夏安好手上扫过,脑子里有了些色色的东西。

    “你还愣着。”夏安好一拍桌子。

    武殿主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将东西摆放出来,淡淡说道:“味儿闻着不错,分量很大。”

    夏安好一脸得意:“那是,也不瞅瞅是谁的侄儿媳妇,关心着我呢。”

    武殿主:……

    得了吧,你那侄儿媳妇就不是好人。

    夏安好可不管武殿主心里头正想着什么,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将肚子填得饱饱的,然后睡上一觉,养足精神,等待明日的治疗。

    武殿主有了想法,是不太想放过夏安好的。

    很奇怪的是,这一次夏安好竟然没有拒绝,也没有生气。

    身心得到满足的武殿主反而感觉更加怪异。

    可问夏安好究竟是不是发一了什么,夏安好很是高贵冷艳地直接否认。

    明知她在说谎,却拿她没办法。

    武殿主觉得,可能问题出在夏小九小俩口的身上,不如等明日再去问一下。

    对了,安好要吃果子。

    等摘了果子回来再问。

    晚上娇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侧身将大烟扒拉进怀里。

    “我姑姑那毛病,不如过了年再给她治,这大过年的整那么痛苦,多难受?”到底是自家姑姑,关系又特别的好,娇爷很是心疼。

    大烟说道:“问题是你姑姑想着治好过年,不治好她都没心思过这个年。”

    娇爷又叹了一口气,下巴蹭着大烟的脑袋。

    “货币的事情,解决了?”大烟问。

    “嗯,已经有了章程,项皇开了国库,给拿了不少稀有金属。”娇爷点了点下巴。

    又说道:“可惜你那种晶石不好开采,否则拿来当货币很合适。”

    大烟点头,的确如此。

    可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连她都挖不动的玩意,别人挖会更加困难。

    又不能把湖水抽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