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705章

时间:2018-04-26作者:舒长歌

    ,!

    在娇爷搬来一篓子蘑菇的时候,大烟把蘑菇收起来,就阻止娇爷再去摘。

    娇爷有点意犹未尽,摘蘑菇也是一种乐趣。

    “可惜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来这里。”娇爷朝这片松林看了一眼。

    真的好大,蘑菇也好多。

    多到摘不完。

    光头也是一脸可惜,这松仁是好东西,孩他娘怀了身子,没事拿它零嘴挺好。

    还有这蘑菇,能卖不少钱。

    “这些东西虽好,但都比不上那两头兽,一会看过那两头兽的情况,还想要的话再回来捡一点。”不过貌似快要过年,在这里耽搁太久不好。

    别让单氏担心太久。

    娇爷虽有些不舍,倒也看得开:“看完巨兽就回去吧,咱们已经收集了不少,够吃很久的了。”

    如果刨去项族那群大胃王的话。

    先前他们也进过不少林子,但松林确实只见到这一个。虽说知道大概的方向,但出去以后再想找回来这里,估计会有些困难。

    森林太大了,很容易就迷失方向。

    好在只要不是身处太远的地方,都能看到内陆结界,能找到回去的方向。

    三人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

    水塘边上还是安安静静的,那头大鳄兽上岸以后,水塘里的水就低了一大截,可见这大鳄兽的体积有多么的大。

    二兽纠缠在一起,仍旧没有动静,不知死活。

    给人的感觉还是活着的。

    仅吊着一口气。

    为啥就是不死呢?三人皆是一脸郁闷。

    “掰松球吧,把松果给弄出来。”大烟在灵果树底下,放了一大堆松球出来。

    拿了几个篓子出来,让光头赶紧掰,她自己也动手。

    力气大的人,很快就掰出来不少。

    剩下的松球残骸,大烟就拿松针跟它们混合在一起,全朝二兽堆过去。

    转眼功夫就堆了不少。

    大烟扭头问娇爷:“如果它们还是活的,你说它们会蹦起来不?”

    娇爷拧眉:“会!”

    大烟想了想,果断说道:“那你离远点吧,干脆往龟壳那里躲,比较安全一点。”

    娇爷点了下头。

    媳妇儿最厉害,所以媳妇儿说什么都是对的,他没必要去反驳,只要听话就行。

    抱了个松球就往龟壳走。

    一边吃一边看戏。

    光头想了想,觉得自己在这里也不安全,也干脆地拍拍屁股走了,连树底下的松球都没管。

    大烟见他们进了龟壳,这才开始点火。

    将一个燃烧着的松球朝二兽方向扔了过去。

    不过眨眼功夫就点燃松针,渐渐燃烧了起来。虽然没有闻到肉味,但大烟仿佛已经闻到,不自觉往后退了点。

    突然眼皮跳了下。

    不作多想,扭头就跑。

    轰!

    本来安静的二兽,突然就挣扎了起来,燃烧着的火堆被掀飞,有些甚至落到大烟身上。

    好在大烟不怕火。

    跑到龟壳那里,大烟才回头去看,两兽传出嘶吼声,挣扎得十分利害。

    大烟突然眼皮一跳,连忙钻进龟壳里面。

    只见本来生死相搏的二兽,仿佛约好了一般,呈扭曲状朝大烟冲了过来。

    皆张开了血盆大口。

    “快,快躲过来!”

    进去龟壳里的大烟没有放心下来,手拿着锅子用灵力延伸到最大,将三人结实挡在锅子后面。

    果然才做完,二兽的脑袋就冲了进来。“卧槽!”果然没猜错。

    不过大鳄兽的嘴是张不开的,只是把龟壳给掀了起来,但大蛇兽直接张口咬过来。

    咣!

    大蛇兽张大的嘴一下撞到锅子上,发出了刺耳的撞击声。

    三人的耳朵,都震得点难受。

    特别是娇爷,都捂着耳朵了,还被震得脑袋发懵。

    不过好在大烟早有准备,用锅子挡住,没真被大蛇兽伤到,要不然三人可能都会被咬到。

    这蛇应该是喷完毒了,但蛇牙上还是会有不少的毒,被咬上一口的话,鬼知道会怎么样。

    二兽只剩下最后一击的力气,一击不中后,都轰然倒了下去,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但三人没敢动,怕它们没死绝。

    刚为了节省地方,能很好地把人护住,大烟是缩在娇爷怀里的,要不然锅子再大,也挡不住三个人。

    “这大鳄兽跟大蛇兽,应该死了吧?”光头悄悄探头瞅了一眼。

    大鳄兽倒不足为惧,毕竟张不开嘴,最可怕的还是这大蛇兽。

    仔细看了又看,好像真死了。

    大烟没感觉到二兽的心跳,也没察觉出它们的呼吸,已有八成肯定它们已死。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拿棍子先戳了一下。

    又戳一下。

    “应该死了。”娇爷推了推大烟的脑袋,很是耿直地说道,“你这脑袋至少有半个月没洗了吧,都有味儿了。”

    大烟:……

    被嫌弃了?

    味儿再重,那也是你媳妇儿。

    “闻一下神清气爽,你应该多闻几下。”大烟不要脸地说道。

    “如果你愿意闻我的脚的话。”娇爷瞥眼。

    大烟低头往他的脚看了一眼,也没看出什么来,可是记得娇爷没有脚气的。

    闻一下应该没事儿。

    就听娇爷说:“十天八天没洗脚了,每天都出了不汗,味儿应该不是很重。”

    大烟面无表情,连她的头发都能臭成这样,一直捂着没洗的脚,味儿肯定很酸爽。

    只是这相互嫌弃是什么鬼?

    错了错了。

    咱们应该是介样:亲爱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只要你还是你,我都会接受,并且爱你的一切。

    臭算得了什么。

    就算变成了屎,也能亲下去。

    大烟突然一脸古怪,面容扭曲了一下,一副想笑又憋住不笑的样子。

    “你怎么回事?脸色那么怪,让屎憋着了?”娇爷一脸诡异地看着她。

    大烟咳咳了几声,表示没那么一回事,至于自己刚才在想什么,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又用棍子戳了戳大蛇兽。

    “这家伙应该是死了。”一边说着,一边使棍子蹭大蛇兽的脑袋。

    好容易才把泥巴蹭掉一些。

    往它脑袋仔细看了下。

    “果然是七纹兽。”真吓人,大烟拍了拍胸口,“幸好了比较机智,要不然咱们得全军覆没。”

    最后就真成了屎,还是一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