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746章

时间:2018-05-06作者:舒长歌

    以前过年的时候,元宵这玩意,三房能分到手的,通常都少得可怜,基本上连味道都没尝出来,碗就已经空掉。

    大雁很是激动,终于可以吃上一顿饱饱的元宵。

    只是等大雁吃了第一个的时候,感觉却没有那么激动了。曾经吃不饱喝不好,连喝碗稀粥都觉得十分美味,如今看起来十分饱满的,白白元宵吃进嘴里,却觉得平常得很,不是多……好吃。

    因为太过期待,所以才会失望。

    不好吃啊!

    吃惯了巨兽大陆出产的东西,回头再吃这些平常的食物,简直就是一种折腾。

    大雁眼珠子转了转,扭头看向光头。

    这时光头的元宵才端上来,挺大的一碗,又圆又肥的元宵,看起来十分讨喜。

    光头的眼睛都亮了,夹起来一个吹了吹,然后直接一口吃进嘴里,十分陶醉地享受着。

    不止是大雁,光头也很是感叹。

    这是分家后吃的第一顿元宵,对过去还是有着怀念,从前总想着能吃一顿够的,现在终于能敞开肚子吃,简直就不要太美……

    呃!

    怎么是苦的?

    光头拧起了眉头,不止是苦那么简单,给他的感觉犹如吃了苦胆一般。

    不自觉朝桌上四人看去。

    每个人的碗里,也是有很大个的元宵,看起来跟他碗里的是一样的。

    瞅他们的样子,吃得很香。

    莫不成是自己嘴巴的问题?

    光头抖着嘴角,伸长脖子把苦元宵吞了下去,喝了口汤涮口,然后又夹了一个塞嘴里。

    再次拧眉,好酸。

    “这元宵不错。”大烟咽下嘴里的,朝大雁竖指大拇指。

    大雁一脸得意:“那是当然。”

    单氏低着头,默默地吃着自己碗里的,小口小口地吃着。她有了身子,这玩意不能吃太多,过过嘴瘾就行。不过话说回来,去年一年吃得太好,以前觉得特别美味的元宵,吃到嘴里也就那么一回事。

    没啥特别的。

    光头又默默地咽了下去,再次夹起一个塞嘴里,眉头拧得能打结。又是苦的,有苦参的味道,舌头都苦麻了,简直就……

    “爹,你这是咋了?”娇爷一脸奇怪地看着他。

    光头咕噜咽了下去,含糊不清地说道:“没事。”

    见鬼了,这元宵是咋回事?

    大烟朝光头翻白眼:“吃个元宵也拧着眉头,那人死了你真要那么难受,干脆在那边待着得了,回来干啥。”

    光头面色变了又变,半天才憋出两个字:“不是。”

    单氏抬头:“不想吃就甭吃。”

    “咋不想吃了,我想吃得……”光头说话的时候赶紧又往嘴里头丢了一个元宵,正想说点什么来着,面色立马就变了。

    你娘咧,怎么又成了辣的?光头吧嗒嘴,觉得这事有点怪,可又说不出来哪里怪,视线在桌上扫来扫去,有了怀疑。

    “孩他娘,这元宵不对啊,咋一会是苦的,一会是酸的,这会又是辣的?”光头扒拉着自己碗里的元宵,眼神充满了怀疑。

    单氏说道:“你自己嘴巴有问题,不想吃就一边待着去,别在这里磨磨唧唧的,烦人。”

    光头一点都不怀疑单氏,但他深深地怀疑娇爷,不由得盯着娇爷不放,觉得娇爷使了坏。

    娇爷如同没有看到,慢吞吞地吃着。

    真不好吃。

    他也不爱吃元宵来着。

    光头快速伸筷子,将娇爷碗里的元宵夹起来,塞到自己的嘴里。

    娇爷:→_→

    味道如何?

    光头猛地嚼了几口,面色立马就变了,几乎要喷出来。但四双眼紧紧盯着他,他迟疑了下,还是伸长脖子咕噜咽了下去。

    脸都红了。

    辣的。

    “孩他娘,这元宵真有问题。”光头忍不住又说道。

    “能有啥问题?赶紧吃。”单氏给他夹了一个大元宵过去,然后又低头默默地吃了起来,手看起来有点颤。

    光头觉得媳妇不会害他,没多迟疑就把单氏给他夹过来的元宵吃嘴里,再次变了脸。

    “孩他娘,你是不是把盐当成糖来放了?”好咸,要齁死人那种。

    大烟一拍桌子:“你还有完没完?”

    大雁点头:“就是就是,吃个元宵还那么多事,以前可是想吃也吃不着的。你是不是嫌我们做得不好吃,所以叽叽歪歪的。要嫌家里做的东西不好,你以后干脆别回家吃了。”

    光头面色一变,那哪行。

    外头伙食压根就没家里好,整天去项族那边蹭饭吃,他又不太好意思。

    于是乎,光头一咬牙,又吃了两个。

    面色一变再变。

    不对啊,绝对有问题。

    光头眼珠子转了转,又把筷子伸大雁碗里,迅速夹起来一个放嘴里。

    娘咧,好酸!

    不死心又想伸大烟碗里。

    “别,我给你夹!”大烟自己碗里的夹起来,丢到光头的碗里。

    光头盯着那元宵使劲看了又看,终于还是忍不住夹起来,放嘴里狠狠地咬了下去。

    嘎嘣!

    哎呦,这是啥玩意?

    光头总算是找到证据,把元宵给吐桌上,一边捂着腮帮子,一边指着桌面上那被咬过的恶心元宵。

    “你们看,这元宵里头的是啥玩意?还硬邦邦的,差点把老子的牙也铬下来。”先前味道怪怪的元宵也罢了,现在里头还放了石头。

    大烟一脸被恶心到:“你叽叽歪歪个啥,一块糖晶罢了,平常拿来当零嘴没见你嫌硬,这会倒嗷嗷起来,有毛病。”

    光头仔细一看,还真是糖晶。

    (⊙o⊙)…

    “做元宵干啥放糖晶?”光头一脸不满,不过这年头糖是贵重玩意,不舍得浪费了又夹起来塞回嘴里去,嘎嘣嘎嘣嚼了起来,然后连着元宵一块咽下去。

    众人:……

    好恶心!

    单氏把筷子放了下来,拧眉看着光头:“你是来恶心人的,还是来吃元宵的。”

    光头立马道:“自然是吃元宵的。”

    只是这元宵也太怪了点,啥味道都有,不能怪他事儿多啊。

    看到碗里还剩下的六个,光头冷汗都冒了出来,手不自觉抖了抖,都不太敢吃了,怕又吃出怪味儿来。

    “屁,他是来捣乱的。”大雁大声嚷嚷。

    光头黑了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