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794章 你可以捡粪去2

时间:2018-05-18作者:舒长歌

    八爷:……

    你问我,我问谁?

    你自己兽,你自己不知道召唤,到底你是猪,还是你的兽是猪?

    气死小八了。

    不行,得吃一头猪安慰一下。

    八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从树上‘哧溜’滑了下去,倒没有直接冲进猪窝里面,而是在野猪窝外头巡视着。

    外头有不少野猪猪,不止有二纹的,连三纹的都有。

    只要是猪肉,八爷都不挑。

    八爷现在的个头很小,再加上气息与这巨兽不同,野猪兽一时间并没有感觉出八爷危险,所以没有多在意。不过也有猪很是疑惑地看了八爷一眼,总觉得八爷很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有好奇的,直接下蹄子踩住八爷。

    八爷现在个头很小,只比碗口大一点,猪蹄子比它壳还要大。

    八爷:……

    伸脑袋看了下,这头猪是二纹的,最重要是它比较干净。

    就它了。

    八爷壳一下子变大,抬爪就给野猪兽来了一下。

    杀猪的叫声。

    很惨,很渗人。

    光头下了树,本来是看到八爷被野猪兽踩,想要过去救一下的,结果发现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人家压根就不用他帮忙。

    不但杀了一头猪,还很嚣张地原地吃了起来。

    起先有野猪兽看到自己的同伙被杀,就朝八爷冲过去,想要咬死八爷,但牙齿咬到王八壳上,非但没有把壳咬烂,还把自己的牙也硌掉。

    光头看着,都替野猪兽牙疼。

    野猪兽不会就这么放弃,咬不烂王八壳,就用獠牙去挑去拱。

    力气不小,差点把八爷给拱翻。

    八爷不开心,抬爪就给了拱它的野猪一下。

    光头眼皮一跳,觉得八爷对他已经是爪子留情了,二纹野猪兽,脑袋不是一般的硬,却被八爷一爪子给拍死,脑门那里凹下去一大块。

    很是凶残。

    只是一头两头的,野猪兽自然不会害怕,但随着被杀的数量增多,野猪兽们惊悚了,不敢再靠近八爷。

    光头伸长脖子看了看,又朝四周看了下。

    倒不是想跟八爷抢肉吃,只是觉得那兽血就那么流到地上,也太浪费了一些。

    装了拿回去卖,能值不少钱。

    要问他胆子,自然是小的。

    可为了钱,他还是咬了牙,四脚并用爬了过去。

    没敢站着走的,觉得自己个头太高了点,目标也很大,容易招仇恨。野猪兽群正紧张着,他这样爬着过去,应该不会被注意到。

    倒是运气好,钻野猪肚皮底下过,没让野猪兽发现了。

    就算是发现了,他也已经钻进了别的野猪兽肚皮底下,只要小心不让猪踩给踩到,比走野猪兽边上过,要安全许多。

    这法子还是大烟教的。

    大烟给他们说,耗子狗群追着的时候,若是一直往前跑,绝对会被追上。

    但若钻群狗肚皮底下过,绝对能让狗群乱起来。

    他仔细观察过,别看猫抓耗子,但耗子要是从它肚皮底下钻过,也会把猫吓一跳。

    法子正不正且不说,好使就行。

    左躲右闪地,在野猪兽反应过来前,光头总算是冲出了野猪兽群,躲到了八爷的身旁。

    野猪兽不自觉冲了上去,但被八爷‘啪啪’几爪子,吓得又退了回去。

    它们胆子再大,也没有蜜獾那种无所畏惧的精神,看到同类被一下拍死,它们也会害怕。

    光头嘿嘿笑了下,不想被王八看了一眼,笑容立马就僵在了脸上。

    看什么看,死王八。

    别以为你厉害,就能鄙视人。

    光头心头腹诽着,手里的动作却不慢,拿出来一个葫芦,割了野猪兽脖子放血。

    心里头想着,一会收了兽血,再处理一两头野猪,弄点好肉装上,不能太浪费。

    葫芦少了点,有点可惜。

    光头摸着葫芦,惦记上大烟的腰带,心头有些不满,有那么好的腰带不给老子用,偏生便宜卖给周维,这妮子也忒那啥了点。

    不给腰带,也不多给几个葫芦。

    才五个葫芦,够干啥?

    光头想着想着,又惦记上大雁种的葫芦,据说那葫芦能长到很大,说不准能有十个立方,一个就顶得上这种葫芦十个,口子还很大,能装不少东西。

    等回去了,他得要一个,不,得两个……

    两个还是太少。

    来十个吧。

    阿嗤!

    大雁正盯着她种的葫芦看,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连口水都喷了出来。

    一旁的鲍翊遭了殃。

    鲍翊:……

    “打喷嚏不是你的错,但打喷嚏对着人,就是你的错了。还喷口水,更是错上加错,你个粗鲁丫头!”鲍翊抹了把脸,很是嫌弃。

    大雁喷嚏打出去以后,立马就感觉自己不对,就想开口道歉来着。

    听到鲍翊的话,就不想道歉了。

    “活该,谁让你跑我前面去。”四面八方都是路,哪哪不去,偏待在她的面前,不喷你喷谁?

    “我告诉你,这块地儿是我的,以后不许你坐在这里。”

    鲍翊正想说她没道理,明明他先到这里的,已经在这石头上坐了好久。

    听到大雁这么一说,顿了顿。

    小姑娘好没道理。

    大雁都不等他说话,直接指着葫芦瓜,一脸认真地说道:“看到没有,这葫芦瓜是我种的,葫芦瓜所到之处,皆是我的地盘。”

    鲍翊:……

    “你怎么就说这里全是你的地盘,整个溶洞口都让这瓜人占住了,你干脆就霸着这里,不让人出入得了。”鲍翊翻了个白眼。

    大雁摸着下巴:“说得有道理。”

    鲍翊:……

    “我的地盘我做主,谁都能走这里进去,就是你不能,人贩头子,你觉得怎么样?”大雁一本正经地问。

    鲍翊:……

    去你大爷的人贩头子。

    比起被喊成人贩头子,他宁愿被人喊鲍鱼仔,小姑娘不止彪悍,还很野蛮,一点都不招人喜欢。

    “算了,看在你这么穷的份上,就先不收你过路费了。”大雁看他一脸便秘样,心情立马就变得很好,走过去也坐在石头上,并且挤了挤他。

    鲍翊耳根红了下,赶紧坐石头上下来。

    “你这小姑娘,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没事不要挨那么近。”鲍翊红着脸说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