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802章 养尸池2

时间:2018-05-19作者:舒长歌

    夏大夫嘿了一声:“你小子还嫌弃上了,也不知道那时候谁用看爹一样的眼神看着老夫,做梦还喊着着要给老夫当儿子的。”

    光头:→_→

    多少年前的糗事了,咋还拿出来说哩。

    “说得好像老子很稀罕你似的,老子现在也是有爹的人了。”光头嘚瑟道。

    夏大夫一药棍子敲了过去:“臭小子,你是谁老子呢?”

    光头摸着脑袋:“反正不是你老子。”

    夏大夫顿了下,一脸讽刺:“说得你好像找到亲爹之前没有爹似的。老夫可是记得,那爹你可是相当孝顺的,孝顺到连妻儿都不管的。”

    光头一噎,面色沉了下来。

    说起老许头,那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很是沉重。

    光头觉得自己冤死了,鬼知道孝顺了那么多年的爹不是他亲爹,还在不知不觉中害了他好多次。有些事情根本经不起琢磨,简直就细思极恐。

    正沉默着,一头猪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夏大夫一看,瞪了眼:“家里头买猪还买整头的?咋没好好关猪栏里头,让它给跑了出来。还挺肥实的,油水不少,一般人家可养不了这么大这么肥的猪,宰了能吃老久。”

    光头:……

    噗!

    众人连忙忍笑,毕竟对方是亲家的猪,不能这么笑话对方。夏大夫刚从老院子出来不知道,他们可是清楚得很,这头猪是亲家的宠物座骑。

    “你老仔细瞅瞅,这可不是一般的……”光头踢了自家的肥黑一脚。

    不料这猪反应过快,差点一口咬到他的脚。

    “死猪!”光头满脑门子黑线。

    夏大夫嘿了一声,说道:“这猪还挺机灵,的确不太一般,肉应该不赖。”

    光头木着脸,又踢了肥黑一脚。

    肥黑呲了呲牙,犹豫了一会儿,到底是没下这个口,好歹是它主人,真下口去咬的话,说不准会被打屎。

    “我说的不一般,是说这猪不是寻常的猪,而是巨兽大陆那边的猪。别看它肥成这样,它还只是头幼崽,长大以后能有一万斤。”光头抽搐着嘴角解释。

    夏大夫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一万多斤啊,那还真挺多肉的,够吃好几年了。”

    光头:……

    静静呢,他想静静。

    肥黑拱了拱光头,冲着光头嗷嗷直叫,讨要吃的,它已经饿得受不了了。

    光头又黑了脸:“你一个时辰前才吃!”

    肥黑继续拱,鬼知道一个时辰前是多久,这里的食物根本就没有什么能量,又才那一点点,它压根就吃不饱。

    要吃的,就要吃的。

    拱,使劲拱!

    差点被拱翻的光头:……

    其实这猪挺肥的,的确是可以宰了是吧?要不要趁着现在没有饿瘦,赶紧宰掉。

    光头在沉思,默默沉思。

    有了准备,任凭肥黑怎么拱他,他下盘就是稳稳不动。

    夏安康咳咳了两声,问道:“项兄弟,你这猪……是咋回事?”

    光头有点难为情,“它好像饿了。”

    一个时辰前,才跟人家要了一大盆的猪食,现在又朝人家要,显然不太好。

    夏安康嘴角一抽,原来是这么个回事,就欲张口让人去准备猪食。

    娇爷这时开口,说道:“大烟估计你会把猪领回来,所以来这边的时候,就带了不少灵米糠来,就放在杂物间里,你可以拿那个给它吃。”

    光头眼睛一亮,一拍肥黑脑袋,说道:“对啊,猪吃这玩意。溶洞那里多得是,老子来的时候,咋也没想过带点来哩?”

    娇他耸了耸肩,家里的牲口他都不喂,哪里会想到给猪带。也就是大烟看到大雁拿米糠喂牛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么一茬,要不然他这猪得饿着。

    毕竟这边的猪食,满足不了巨兽猪所需的能量。

    搞不好会越喂越小。

    光头也不管别的了,赶紧询问娇爷灵米糠放在哪里。娇爷让仆人带他去拿,自己还留在这里没动。

    肥黑见到光头走,也急了,赶紧追了出去。

    要饿死猪了。

    “说实话,现在的时局,太孙殿下根本不适合留在皇城。”等到光头离开,夏安康看着项阳,皱起了眉头。

    娇爷也皱了眉,只是想了想,还是摇头:“虽说鱼尾村会安全不少,但项阳毕竟是要继承皇位的人,不能一直躲在村子里,什么也不懂。要学的东西太多,他必须跟在项皇身边,才能更好地继承这个位置。”

    夏大夫朝项阳招了招手。

    项阳眨着眼睛,规规矩矩地走了过去。

    少了几分调皮,多了几分稳重。

    然而他不过才五岁。

    “跟你爷爷学习,累不累?”夏大夫一脸慈祥地问道。

    项阳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累的,不过我觉得这样挺好。大姐跟二姐都很厉害,我也想变得很厉害,可以保护大姐跟二姐。爷爷说只要我学好本事,就能够做到。”

    夏大夫慈爱地点头:“对,你爷爷说得对。”

    “好好学习,以后整个大项皇朝都是你的,只要不是遇到你大哥那样的人,这大项皇朝可以随便你两个姐姐横着走。”夏大夫摸着项阳的脑袋说道。

    项阳这几个月学了很多,已经不是那个懵懂,还会问为什么要横着走的小孩。

    不过他也好茫然,“大哥?谁是我大哥?”

    夏大夫顿了下,说道:“你应该认得,就是那个爱穿红衣服,老爱在下雨天冒出来的,还撑着把花里胡哨的红伞的家伙。”

    项阳立马一个激灵,赶紧朝四周看了看。

    “夏爷爷,你别乱说话,那个人脾气不好,连大姐都怕他的。”确定没有看到红衣,项阳才小声说话。

    夏大夫爪子一挥:“怕啥,老夫不怕。”

    反正人又没在这里。

    人要在这,他立马缝上自己的嘴。

    娇爷一脸鄙夷地看着他,跟他一块生活了好几个月,哪里不知道这个爷爷是什么性子。嘴里头叫得厉害,却只敢在人背后磨叨,压根就不敢跟人叫板。

    也就大烟让着他,要不然他敢嘚瑟?

    啪!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那是你爷爷。”夏安康一巴掌抽了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