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超维机战 1003 重逢时刻(6000字)

时间:2018-05-30作者:五对轮

    在幻痛部队遭遇克鲁泽阻击的同时,在另外一边,由阿斯兰所带领的队伍也遭遇了雏凤小队的阻击。

    “这里是密涅瓦号所属ms小队。现在正前往尤尼乌斯残骸执行任务。”为了避免被对方捉到把柄,阿斯兰第一时间便通过国际公共频道向着雏凤小队发出了信息。

    虽然这一套流程阿斯兰做得很标准,但结果却是如同他之前与塔丽亚商议时那般一样。明显在收到了阿斯兰的通知后,拦在前方的雏凤小队丝毫不动,依然牢牢地挡在了阿斯兰等人前方,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进的姿态。

    “阿斯兰队长。怎么做?”真·飞鸟对雏凤小队那副沉默的模样极为地不爽。在他看来,己方已经摆明了态度,给不给通过至少要有一个答复。现在这幅一声不吭的模样到底算什么回事!

    “真,冷静!”阿斯兰呵斥了一声,随即看向另外一边,在那里,被阿斯兰所忌惮的神谕高达正在与幻痛部队的ms交战中。见此,阿斯兰心中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尽管现在他们所面对的是东亚联邦的新型机之一的雏凤系列,但在这段时间中,密涅瓦号早已经通过了雏凤小队与宇宙海盗的众多交战中,大致地掌握了对方的性能。

    “真,露娜玛利亚。要退却吗?对方可不是让我们就这样通过。”阿斯兰看了一眼屏幕,在雷达上,密涅瓦号和东亚联邦的那艘母舰正悄然地调整航向,逐渐地向着对方投去了凝视,甚至是锁定的气息。

    “不,任务还没有开始,就这样撤退。怎么能行!”真·飞鸟摇了摇头,极力地否定了阿斯兰的话。

    “对啊!任务还没有开始。更何况,我们未必比对方差。既然那架神谕高达被那些小偷缠住了,那么我们这边就有机会了。”露娜玛利亚也是认为就此退却并不好。

    “是吗?”阿斯兰微微吸了一口气。“等我信号。”

    “是!”

    阿斯兰三人伺机发起进攻,而雏凤小队也是严阵以待。

    “史黛拉,那架红色扎古交给你没有问题吧?”作为雏凤小队的队长,艾薇儿开始了任务布置。

    “队长!比起扎古,我更应该对付那架变形机吧?扎古的机动性应该躲不过队长你的狙击的!”史黛拉提出了质疑。

    “放心好了。我的直觉没有错。我能看到那架变形机的动作。”艾薇儿自信地笑了笑。

    “那么,那架好像是堆积木堆到一块的机体就交给我好了!”这时,玛尤主动地将对阵脉冲高达的任务揽在身上。

    “嗯,就这样决定了。”艾薇儿敲定了主意,随后艾薇儿眼中精光一闪。“菲尼克斯高达的力量快要消退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把所有靠近这边的敌人驱离!史黛拉,玛尤。攻击开始!”

    “了解!”

    在史黛拉和玛尤那清脆的答应声中,雏凤三机顿时发起了攻击。

    先手攻击的是雷雀。

    早已蓄势待发的雷雀抬手便是一发雷霆一击。

    刹那间,

    足以将常规宇宙战舰的外装甲烧穿的炽热光束在眨眼间的功夫中便跨越了虚空,笔直地击向了处于队型长机位的救世主高达。

    炽热,

    毁灭,

    耀眼,

    在这短短一瞬间的功夫,早已被战场的生死厮杀磨炼得十分强大的直觉在这一刻中向阿斯兰发出警告的同时,更通过潜意识控制着阿斯兰的手脚,操纵着救世主高达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来自雷雀的狙击。

    “危险!散开!那架机体的目标是我!”在潜意识中回过神的阿斯兰立刻在通讯频道当中大声地让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散开。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被雷雀死死地锁定了,但他依然无法保证在下一秒雷雀的锁定会不会落在了真·飞鸟以及露娜玛利亚的身上。

    为此,阿斯兰只有一个选择。

    那便是,应战!

    救世主高达将ma姿态的最大速度全数爆发出来,不断地用迂回,横滚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躲过了雷雀的狙击。虽然在这短短的时间中,阿斯兰拼尽全力让雷雀的狙击全数落空了。但,阿斯兰却震惊地发现,雷雀的射击似乎越来越准了。

    因为,在这短暂的交手当中,时刻处于全神贯注状态的艾薇儿在逐渐激发出nt能力的最大潜力的同时,更受到了下方的神秘力场的影响。

    “看得到,看得到,我看到了敌人的动作!”瞳孔不断地随着那游走在瞄准镜当中的十字光标移动,艾薇儿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看得到!敌人的移动我看得很清楚!艾薇儿,雷雀,狙击目标!!”

    压力在这一刻,如同泰山般朝着阿斯兰笼罩而下。

    “阿斯兰队长。”速度稍慢,但刚好避开了雷雀的扰乱射击的露娜玛利亚在发现了救世主高达陷入了被雷雀的精准射击所压制的情况,便马上决定要上前支援。

    然而,露娜玛利亚的举动并没有得到实现。

    一阵短促而密集的光束射击在露娜玛利亚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从红色扎古的右上角爆(河蟹)射而下,如暴雨般地击中了红色扎古左肩盾牌处。

    “轰!”

    在爆炸的剧震中,露娜玛利亚似乎看到了一架有着如同紫罗兰般美丽色彩的影子从红色扎古右侧一掠而过。急速的飞行状态下,那两道推进器所拖曳而出的火光在露娜玛利亚眼中悄然地形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

    下一刻,

    心中警兆狂响的露娜玛利亚忍着刚刚因爆炸所引发的剧震带来的些许虚眩晕,死死地咬着牙关,控制着红色扎古举起手中的高能量远程光束炮稍稍对准那道再度向着红色扎古发起攻击的紫罗兰影子便是一击光束攻击。

    “嗡。”

    随着轻微的震动,以及那在一瞬间照亮了监控屏幕的光芒爆发的同时,高能量远程光束炮所发射而出的光束攻击眨眼间便没入虚空当中,笔直地向着目标发起了强大的能量冲击。

    一秒,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露娜玛利亚很快便在监控屏幕上看到了一颗火球正悄然地在光束攻击的射击路劲上绽放。

    “击中了吗?”

    这个疑问在露娜玛利亚心中升起的同时,那有着与紫罗兰相同色彩的机体忽然从下而上地出现在了红色扎古的面前。

    “什么??”露娜玛利亚的惊叫声刚刚响起,便被差点被那股突如其来的冲击力从驾驶座上抛飞出去,撞在了那些仪表上。

    此时,在那疯狂肆虐的冲击力当中,几欲昏厥的露娜玛利亚从监控屏幕上看到了那架紫色机体正缓缓地收起了那平举而出的右腿,以及从国际公共频道上首次听到了雏凤小队成员的声音。

    “红色扎古。让人感到意外地弱呢!”

    “阿斯兰队长,露娜玛利亚!!”

    在另外一边,真·飞鸟完全没有想到作为亚金·杜维一战的英雄人物阿斯兰竟然会出现被人压制的一幕,也没有想到露娜玛利亚在乍一交手的情况下,竟然被人三两下给击倒了。如果在刚才,雏凤小队要下杀手的话,露娜玛利亚或许就会阵亡了。

    想到这里,真·飞鸟一咬牙,猛地驾驶着脉冲高达转身,全速向着红色扎古所在的方向疾飞了过去,丝毫不顾将背部留给敌人的危险。

    “跑了?!”玛尤惊讶地看着还没有交手,便转身飞走的脉冲高达。可就在玛尤刚想追上去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这片虚空当中,让玛尤精神为之一振。

    “大哥哥!!”

    光,

    又是光。

    包裹了尤尼乌斯残骸的神秘力场突然爆发了。

    沉寂了一个月之久的神秘力场犹如火山爆发那般,疯狂地向着周围喷射出一股股暗含了神秘力量的光之奔流。

    速度之快,

    让依然呆留在尤尼乌斯残骸周边的机体,宇宙战舰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机体,自己的宇宙战舰在这宛如奔腾不息,滔滔不绝的大河般的光流中无力地随波逐流。

    “怎,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侥幸地从克鲁泽手里逃脱的尼奥在驾驶着艾格萨斯拖曳着盖亚高达的躯干部位回到母舰时,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剧变搞懵了。

    “上校!我,尤尼乌斯残骸再次爆发冲击!本,本舰被波及!”舰长死死地趴在了座椅上,大声地向着尼奥汇报。

    “混蛋!撤退!快撤退!我们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尤尼乌斯冲击绝对不是我们凡人能够妄想的!快!撤退!”尼奥用力地喊出了这道命令后,便踉跄地来到了舷窗前,死死地看向虚空深处,看向神谕高达所在的方向。

    光,

    依然在肆虐。

    真-飞鸟用尽全力地稳住脉冲高达在这股光之奔流当中的姿态,同时更试图依靠通讯设备与阿斯兰和露娜玛利亚取得联系。

    但,结果却是让真-飞鸟失望。

    无论他怎么尝试都好,通讯设备仿佛是不存在一般,丝毫没有对真-飞鸟的操作产生一丝反应。

    “混蛋!”真-飞鸟骂额一声后,下意识地抬头看着那将脉冲高达劈头劈脸地笼罩在其中的光河。

    “这就是教官口中所说的神秘现象?首次出现好像是亚金-杜维一战中。”

    突然间,在真-飞鸟对眼前异像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了。

    一个他每日都能听到,

    一个他自数年前便在奥布一战中失去得声音,

    一个让他在这个孤零零的世界中咬着牙关,挣扎生存得声音,

    在这个战场上,

    以一种让他措手不及的方式再一次出现了。

    这一次,

    这个声音并不是出现在那冰冷的手机中,并不是按下播放键,死板地复读着主人留下的语音信息得声音。

    “大哥哥,你回来了吗?”

    虽然声音在细微上有了变化,但真-飞鸟敢肯定自己并没有听错。

    浑身一震的真-飞鸟带着震惊不能自己的神情,在驾驶舱当中的监控屏幕上四处寻找着。

    甚至,

    在还没有再次听到那个声音的情况下,真-飞鸟难以自控,声音颤抖着地喊道:

    “你,还在哪里吗?……”

    尽管真-飞鸟早已在心中确定了声音的主人,但在那个名字自心中浮现,上浮到喉咙,即将呼唤而出的瞬间,真-飞鸟却退缩了。

    “还在哪里吗?……你,还在哪里吗?”

    真-飞鸟不断地大喊着,不断地在脉冲高达的驾驶舱大喊着。

    光之奔流依然照旧,无声地将脉冲高达笼罩在其中,但那个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来回呼唤乐数遍,数十遍之后,真-飞鸟心中隐隐有乐一丝焦急,甚至还产生了向着光之奔流的内部,尤尼乌斯残骸所在冲去。

    但越是向前,光之奔流的冲击力就越是厉害,脉冲高达单是稳住姿态就已经用尽了全力,更别说在光之奔流当中前进。

    可是,离开光之奔流前进,真-飞鸟却又不敢。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在那之后,再也听不到那个声音。

    尽管他不明白那个在他看来早死去的声音为什么还会出去,但在潜意识中,他觉得是眼前这异像所导致的。

    这样一来,真-飞鸟就更不敢离开了。

    死死地咬紧牙关,真-飞鸟脸上一阵挣扎,努力地呼吸了一大口气后,真-飞鸟竭尽全力地喊出了那个被其深深铭刻在心中的名字。

    “玛尤!!!!你在哪里???”

    蓦然间,

    一道闪电突然出现在真-飞鸟的脑海当中,如同破开亘古的混沌般带领着真-飞鸟控制脉冲高达转身,转向了背后。

    在那里,

    一架在这一个月当中,被真-飞鸟在各种影像资料当中看到很多遍,甚至研究过的机体静静地悬停在那边。

    这一瞬间,一丝明悟升上心头,但这也让真-飞鸟感到害怕。

    这,还是自奥布逃难以来,一度心死如灰的真-飞鸟首次感到害怕。

    “玛尤,是你吗?”

    真-飞鸟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着的。

    “哥哥?”

    熟悉的声音响起,直接响起在了真-飞鸟的脑海中。

    “真-飞鸟。回答我!你是真-飞鸟吗?”

    是了。

    是了。

    绝对是了。

    双眼渐渐泛红,真-飞鸟用力地点头。

    “是。我是真-飞鸟!玛尤,真的是玛尤!”

    “真的是笨蛋哥哥啊!真是太好了!”玛尤的声音听上去也很高兴。

    此时此刻,战场之上,戏剧性,而又感人的一幕仿佛即将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了。

    但……

    激动的真-飞鸟数次想要说话,都无法顺利地讲出自己所想要说的话,最终,一句话让他在事后追悔莫及的话突然夺口而出。

    “玛尤。你快跟我回去!这里是战场,不是你所能待的。”

    “战场?战场怎么呢?哥哥,你不也是站在这战场上,参加战斗,还朝着敌人开枪吗?”

    玛尤的声音很是平静,丝毫没有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激动。

    “开枪……”真-飞鸟愣了一下,随即试图转移话题。“我可是zaft的机师,任务……不,不对!玛尤,你听我说!”

    “听你说,像是跟杀死了爸爸妈妈那些机师那般向我开枪吗?真-飞鸟!”玛尤的声音突然开始变冷了。

    “不……不是的!啊!”真-飞鸟要抓狂了,他大喊道:“跟我回去!到时候好好跟你解释!现在,这里不适合你继续待着!”

    “不!我要留在这里保护大哥哥!”玛尤倔强地拒绝了。

    “大哥哥?”真-飞鸟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跟我回去!然后我找人让你那个大哥哥一起来plant居住!”

    “不!”玛尤再一次拒绝,同时炎雀在光之奔流中渐渐地后退,开始远离脉冲高达。

    “不!”眼看玛尤所驾驶的炎雀即将没入光之奔流当中时,真-飞鸟爆发了,从那妹妹不听话而引发的愤怒中爆发了。

    “一次两次都不听!非要留在地球联合的话,那么我就把你的机体打废,带你回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真-飞鸟将脉冲高达的魅影装备所拥有的最大速度全数爆发出来,一口气地冲到了炎雀面前,意图伸手控制住炎雀。

    “放开我!”玛尤的尖叫在真-飞鸟的脑海中响起的一刹那,炎雀得双手也随之竖起,死死地卡在了脉冲高达的双手手肘处,让其无法再进一步。

    “跟我回去!”真-飞鸟再一次重复。

    “不,不回!”玛尤依然坚决地拒绝道。

    金属在咆哮,

    金属在哀鸣,

    两架钢铁巨人在经历了生死两别,而又幸运重逢的兄妹的操作下,竟以近身角力的姿态来决一胜负。

    真-飞鸟用力地按紧操纵杆,两眼冒火地看着炎雀,看着那莫名地让其火大的独角。

    “玛尤!跟我回去!难道你还要待在地球联合吗?到底是谁害死爸爸妈妈的!”

    “不!我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听我话!我们都分别了那么多年!我曾经以为你死了!”在两具钢铁巨人火花四溅地角力间,真-飞鸟大喊着,用力地大喊。

    可,下一刻,脉冲高达突然被一股大力击飞。

    原来是玛尤趁着真-飞鸟大喊的时候,突然控制炎雀抬起右腿,悍然地朝着脉冲高达的裆部装甲就是一记鞭腿。

    “你不明白!你完全不明白在这数年间,只要我有空就会回奥布,回到我们曾经的家,回到爸爸妈妈死去的地方,等你,找你。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始终没有出现!”

    光芒绽放,

    一柄光束剑被炎雀握在了手中。

    “哥哥。待会,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谈谈!”

    话音落下,炎雀手中动作一变,猛地朝着脉冲高达的四肢砍去。

    可是,在即将砍中的一瞬间,脉冲高达手中光芒爆发。

    是光束剑。

    炎雀的动作不难判断,真-飞鸟在察觉到炎雀得动作得瞬间,便马上控制脉冲高达拔出光束剑,挡住了那砍下的一击。

    “要向我开枪吗?哥哥。”炎雀手持光束剑,微微退后,玛尤平静地问道。

    “不。”真-飞鸟摇了摇头。“跟我回去!”

    “呵呵。少自作主张了!哥哥。”玛尤笑了笑后,淡淡地说道。

    真-飞鸟没有说话了。

    他知道此时此刻,兄妹之间是不可能平静地交流了。他身负任务,玛尤也有着保护某人的任务。从现场来说,两者是对立的。

    能够让两人平静对话的契机,便是……

    真-飞鸟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驾驶脉冲高达举盾持剑,向着炎雀发动进攻。

    正如他之前所说得那般,将炎雀打废,然后带回去。

    玛尤见此,脸上不悲不喜。在这数年间,她所经历的,所见识的并不比真-飞鸟少,甚至还依靠着何莫名以及那位收养她们的首长的关系,研读了不少关于当年那场大战的资料。

    因此,玛尤比真-飞鸟更果断,也更凌厉。她知道,只有将脉冲高达打废,并带回大天使号的话,兄妹之间才不会再在战场厮杀。

    光芒绽放,

    随着炎雀背后的四翼展开,有着绚丽流光的光翼迎着光之奔流的波动肆意地舒展着。

    同时,炎雀的身影突地从脉冲高达眼前消失,只留下了那数道若有若无的残影。

    “好快!”

    真-飞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讶之时,炎雀出现了。

    两道炽热的光芒从脉冲高达的左右上方斜砍而下,

    双手,

    双脚,

    顿时在这猛烈的砍击之下,在闪烁着无数电火花之间,无力地被从脉冲高达的躯干砍落。

    远远望去,炎雀挥舞光束剑所砍下的轨迹竟然是一个大大的“v”字,正好将脉冲高达的双手双脚砍下。

    “一,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我被打败了?我被玛尤打败了吗?”面对现实,真-飞鸟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如此现实。

    “稍稍冷静下来了吗?哥哥。”光翼肆意地在炎雀背后肆意地舒展着,玛尤看了一眼失去了四肢得脉冲高达后,便将炎雀手中得光束剑收回,准备将脉冲高达带回大天使号。

    但,

    就在此时,

    警钟大响。

    炎雀猛地加速,拖曳着残影横移数十米后,躲过了一击从左侧下方射来的光束炮。

    “那是?”

    一架红色的变形机在眨眼间便从炎雀的视角中一掠而过,带着脉冲高达笔直地冲出了光之奔流,扬长而去。

    而玛尤刚想去追,却被艾薇儿叫住了。

    “玛尤,快来帮忙!菲尼克斯高达的情况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