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超维机战 1016 交响曲·螺旋

时间:2018-06-13作者:五对轮

    “那天出现在婚礼现场的自由高达是你驾驶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阿斯兰心中早有定论。只是在看到了那个人之后,便下意识地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是我。”

    果然,对方坦然地承认了这一点。

    阿斯兰手中拿着对方递过来的果汁摇了摇,冷哼了一声。“按照你的性格,就算在那一击之后幸存,也应该不会再次登上ms的驾驶舱才对。为什么?基拉·大和。”

    紫色的眼眸闪烁着一丝忧郁,被阿斯兰点破身份的基拉微微低下头,不去看阿斯兰那双清澈的眼睛。“嗯。在战后,我确实在医院中躺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在那时,我想到过就此离开城市,前往不为人知的角落,静静地渡过余生。但是,在看到她,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姐姐时,我发现在世界上我还是有着需要守护的人。”

    “姐姐?”阿斯兰平静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惊讶。聪明的他不难想象到基拉口中所提及的姐姐到底是谁。这一切的答案在自由高达强行突破奥布防御网,闯入婚礼现场的时候,就已经呼之欲出。

    阿斯兰微微惊讶地说道:“奥布代表竟然是你的姐姐?这个答案真是让人惊讶。”

    随后,阿斯兰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也随之变得锐利。

    “基拉·大和。你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真的没关系吗?就算我现在不对你发起攻击,但也无法抹消你在战场上,在那次大战把我的爱人杀死的事实。”

    “爱人?”基拉的眼睛微微睁大。脑海中随之响起了当初在亚金杜维一战中,突然闯入他和阿斯兰厮杀的战斗中,后被他击毁的那架机体。

    “那,那架机体的机师是你的爱人?”

    “是。”阿斯兰随手将手中的果汁放在了阳台的栏杆上,轻轻地抚摸着那绑在左腕腕间的那条玫瑰项链。

    “怎么会?”基拉惊讶了。

    在他印象中,阿斯兰的爱人,未婚妻应该是拉克丝·克莱因才对。怎么会突然跑出了另外一个爱人来呢?可是,仔细想想,基拉似乎记得在他们厮杀最激烈的时候,同样陷入疯狂的阿斯兰曾经提到了那个爱人的名字。

    基拉沉默了一会,又说道:“拉克丝小姐呢?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吗?”

    “呵呵。”阿斯兰的眼睛突然被戏谑的光芒所占据。此时的阿斯兰如同看小丑一般地看着基拉说道:“这个问题,或许你比我更清楚。基拉·大和。在你夺取自由高达的时候,拉克丝·克莱因到底是以什么立场为你提供帮助?”

    阿斯兰顿了顿,嘴角渐渐地浮现出一丝冷笑。

    “从那时开始,我和拉克丝·克莱因之间,便已经结束了。这不仅仅只是我和她之间的问题,还是萨拉家以及克莱因家的问题。在她作出的那个选择的一刻,一切将无法挽回。”

    基拉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放弃了争辩。因为他知道,导致两人决裂的原因便是自己。就算他作出再多的争辩,也是无法挽回阿斯兰和拉克丝之间的关系。

    阿斯兰看了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的基拉,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想道歉的话,那就免了。人类的生命是无法用一声道歉来弥补的,也无法通过道歉来复活。卡嘉莉·尤拉·阿斯哈,这位奥布代表应该便是那时候的强袭机师吧!真是幸运呢!”

    说罢,阿斯兰冷笑了几声。

    “现在我能够和你谈话,并不代表着我已经原谅了你。只是,我觉得人类不能长久地被仇恨蒙蔽了的眼睛。基拉·大和,想恳求我的原谅的话,那么就尽管祈祷神明将我的爱人复活吧r许,这样我便会原谅你。比起你现在所守护的公主,我的身边早已一无所有!”

    “阿斯兰!我···”

    突然间,还没有等基拉把话完整地说出口,一声高昂的尖叫声便撕开了宴会上空所盘绕的欢快气息。

    “不好!大使!”阿斯兰脸色一沉,二话不说地一个箭步冲进了宴会现场,站在二楼上俯视着下方的舞池。

    只见本应该纷纷攘攘,一对对男女伴随着音乐节奏的起伏翩翩起舞的舞池此时却突然露出了一大片空地。在这大片的空地中央竟然正有着一名穿着华贵,打扮细致的中年男子昏倒了在地上,不省人事。周围的社会名流纷纷退开了一段距离,对着那昏迷的男子指指点点,却没有人上前查看。

    阿斯兰眉头一皱,四处打量一番后,发现在舞池的另外一边,被雷和真·飞鸟所保护着的大使正在和宴会现场负责人沟通。在雷的目光看过来后,阿斯兰在朝着那边比了一个手势的同时,并从二楼一跃而下,快步地走到了那名昏迷的中年男子身边查看。

    “情况如何?”随后来到的是基拉。作为奥布代表的亲卫,基拉在这个宴会现场有着一些直接指挥的权力。因此,在他让人将一些必要的措施下达给现场负责人之后,便如同阿斯兰那般从二楼一跃而下,来到了昏迷的中年男子身边。

    阿斯兰通过对那男子的瞳孔溃散情况,脉搏等等情况一番查看后,微微点了点头。“只是昏睡了过去而已。”

    “是吗?”基拉点了点头,但也不敢过于松懈。

    毕竟现在在这个现场当中,可谓是集中了奥布的八成以上的领导层以及社会名流。如果这些人都出事了的话···

    然而,

    好的不来,坏的来!

    就在基拉将要吩咐他人将这名中年男子转移到客户进一步检查的时候,一声声刺耳的尖叫声再一次撕开了宴会现场的气氛。

    人们骚乱了。

    在你推我拉之间,面色越发凝重的阿斯兰从人群的缝隙间看到了一名名莫名其妙地昏倒在地上的男男女女,甚至在人群的推搡之间,更出现了前一刻还尖叫着推开人群,夺路而逃的女人,在下一刻竟两眼一翻,毫无知觉地昏倒在地。

    “袭击!”此时此刻,阿斯兰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让他无法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的现实。

    “基拉·大和!现在并不是谈论我们的事情了!你的公主,我的大使都会受到威胁!现在这幅状况,你明白吗?”阿斯兰冷声说道。

    “我知道!”基拉点了点头,坚定地应道。

    两人不再废话,各自分开,分别朝着自己所要保护的人冲了过去。

    “队长!怎么回事?”将阿斯兰从人群拉出的真·飞鸟连忙问道。

    阿斯兰并没有回答真·飞鸟的问题,只是一个箭步来到大使面前,与他交谈几句后,便带着所有人转移到了宴会的最深处,较为偏僻的角落中。

    方才还在音乐中,保持着优雅姿态的社会名流在目击了许多身边人突然莫名其妙地昏迷过去的情况后,对于危险的惶恐很快将他们的理智给击碎了。

    通往大门的过道,

    通往花园的过道,

    在这一刻,都挤满了人。

    阿斯兰的眉头紧紧地锁着。

    他知道,如果袭击真的发生了的话,那么挤在大门,过道当中的人群将会是第一批受害者。

    “雷,真,向密涅瓦号发出求救信号。虽然不知道目标是不是我们,但毫无疑问这便是袭击。”在对雷和真·飞鸟下达命令后,阿斯兰看向大使。“大使,现在的情况紧急。我们必须转移到稍微安全的地方。现在留在这里只会成为活靶子。”

    大使点了点头,坦然地说道:“一切都拜托你了!萨拉队长。”

    于是,在阿斯兰的带领下,大使一行人悄悄地向着这栋别墅的深处转移了过去。

    但阿斯兰却不知道,同样位于这栋别墅的主人房的卡嘉莉一行人遭遇了一场大危机。

    主人房的大门被数名全副武装,面目被黑色面罩遮掩的黑衣人蛮横地撞开了。同时,他们手中所把持着的冲锋枪也随之指向了坐在房间当中的那两名女子。

    “什么人!”卡嘉莉没想到在奥布境内,在阿斯哈家族麾下的别墅当中,还有人胆敢闯进来。哪怕是这不请自来的不善者举着那森冷的枪口对着她,卡嘉莉也毫不胆怯地呵斥着对方。

    “你们到底是谁?这里是奥布!是谁让你们随意地举起枪械,对着奥布国民,肆意地威胁着他人的人生安全!!”

    面对着卡嘉莉的呵斥,黑衣人不为所动。

    在确认了这处房间只有卡嘉莉和那名瑟瑟发抖的侍女之外,黑衣人便逐渐地移动到房间深处,将所有攻击位占据,牢牢地将卡嘉莉控制住。

    见此,卡嘉莉眉头深锁。

    对方对她的呵斥不理不睬,哪怕她动用了奥布代表的身份去试图镇压黑衣人,都没有一丝效果。

    就在卡嘉莉思索着对策的时候,伴随着一阵脚步声的响动,一个令卡嘉莉意想不到,震撼不已的声音响起了。

    “这个晚上真是美好啊!卡嘉莉。你举办的宴会很棒呢!宴会上的音乐仿佛就像是为我们之间的重逢而作出的欢庆节奏那般美妙。”

    一道身影,

    在更多涌进房间的黑衣人当中,踏进了这处房间。

    带着那戏谑,愉悦,甚至是疯狂的笑容,站在了卡嘉莉面前,用那一如既往的装腔作势的姿态高声地宣示着:

    “我的新娘啊!!就算你是对着我射出了那颗致命的子弹,我都会从地狱中归来,再一次将你迎娶,再次让你成为我们,不,站在世界之巅的赛兰家族当中!!”

    卡嘉莉的双眼大大地睁开着,浑身上下在这一瞬间被震撼所占据着,脑海中更是被那无法理解,无法想象,也无法解释的念头所占据着。

    最终,卡嘉莉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道出来人的名字。

    “尤纳·罗马·赛兰!!这幅情况是你搞得鬼吗?”

    紫色的短发,白色的西装,还有那故作姿态的“优雅”。没错!这些因素集合到一起,便是在不久前被卡嘉莉亲手射杀的尤纳·罗马·赛兰!

    就算卡嘉莉无法理解本应该被她亲手射杀,更在随后经过重重验证后,确认死去便是是尤纳·罗马·赛兰的本人竟然会在此时出现的事实,也无法阻碍卡嘉莉猜到背后的含义。

    “是的!我的可爱新娘!”尤纳肆意地笑着。他非常欣赏卡嘉莉此刻所露出的震撼,以及那强行掩饰下去的慌张。

    尤纳站在卡嘉莉面前,微微地弯下腰,抬手摸向卡嘉莉的脸,但在卡嘉莉偏开脸之后,尤纳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疯狂的笑容。

    “呯!”

    一缕轻烟悄然地从枪口中升起。

    那刺耳的枪声如同攻城锤般破开了卡嘉莉的心防,但却没有击中卡嘉莉的身体。

    “噗!”

    一声物体倒地的闷响响起了。

    卡嘉莉连忙回头望去,竟发现侍候在一旁的侍女被尤纳用手枪击中,倒在了地上。

    “不要太嚣张了o子!”尤纳慢条斯理地将手枪的保险关上,并收起来后,一边拿着手帕擦着双手,一边蹲下来看着卡嘉莉说道:“我记得之前在婚礼上,我说过这样的话对吧?比起以前,我更喜欢你这幅如同小猫咪的现在。毕竟以前的你只不过是只猴子。”

    尤纳说着说着,笑声渐起。

    “呵呵。这句话我说错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你终究只是一个猴子。”

    这一次,尤纳的右手终于摸到了卡嘉莉的脸。

    他对此非常满意。

    “看!东方有个成语是这样说。杀鸡儆猴。现在,卡嘉莉,你这只猴子不就乖乖地投降了吗?”

    卡嘉莉咬紧牙关,呵斥道:“快让人给她止血医治!!不要把无辜人牵连进来!!尤纳·罗马·赛兰。”

    看着强忍怒火的卡嘉莉,尤纳摇了摇头,摇着手指说道:“啧啧。不。你不应该叫我的全名。你应该叫我的名字,或许说应该叫我亲爱的。卡嘉莉。”

    “你!!”卡嘉莉双目怒瞪。

    “呵呵。好可怕呢!”尤纳边说,边用手指划过了卡嘉莉的面孔,划过了卡嘉莉的脖子,划过了卡嘉莉的锁骨,停在了卡嘉莉的心口处。

    “来!叫我一声亲爱的。卡嘉莉。或许,我会让人救救这可怜的侍女也说不定哦。”

    “你!!尤纳!!不要欺人太甚!!”被尤纳那副扭曲,不惜以人命逼迫自己就范的模样彻底激怒的卡嘉莉猛然地挣扎了起来,但下半身瘫痪的卡嘉莉就算在怎么挣扎也不过如同在水缸里翻腾的金鱼那般无力。

    “哦,冷静!冷静!我的可爱猫咪!”尤纳并没有被激怒,反而怜悯地看着挣扎未果的卡嘉莉。

    “可怜!可怜!”尤纳摇着头,怜悯地捉起卡嘉莉的双手。“我的可爱小猫咪\快,很快!在我们完成了最后的誓约之后,你便会重获新生了!”

    尤纳的话语十分地轻柔,如同情人之间的温馨细语那般,但在下一句,尤纳的声音却变得犹如深寒地狱般让人寒栗。

    “卡嘉莉!你将会以全新的姿态,全新的身躯重获新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