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超维机战 第768章 尾声(二)

时间:2018-04-10作者:五对轮

    ,!

    晴天霹雳。

    对于刚刚从重伤状态下苏醒的少年来说,好友带来的消息无疑就是一道能够将少年再次击倒的霹雳。

    父亲帕特利克·萨拉在创世纪被毁灭后自杀了。在同时,与他许下承诺的女子也死了。不,与其说死了,倒不如说消失了。

    阿斯兰手上拿着是尼科尔从辉耀盖茨的驾驶舱中回收到的项链。一条有着红色蔷薇形状的花型项链。阿斯兰记得,这是在那次爱丽可被父亲调去参与正义高达研发计划时候,少女缠着他买下的。

    少年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看着凳子上的好友尼科尔问道:“父亲真的是自杀的?发现这条项链的情况能不能再说一遍?还有,尼科尔你,你是怎么回来的?”

    “你问题真多啊!阿斯兰!病人就该好好休息!想那么多干嘛!”背靠墙壁的伊扎克一看到阿斯兰的眉头皱起,连珠炮般地向着尼科尔问出一个个问题后,便马上不耐地喊道。

    “伊扎克!”尼科尔喊了一声,阻止了伊扎克的举动。打从从苦难中逃脱后,尼科尔的性格便已经开始发生一些改变。换作以前,尼科尔是不会那么大胆果断地打断伊扎克的。

    只见尼科尔点了点头,重新看着阿斯兰说道:“议长阁下确实是自杀的。这条项链是我根据辉耀盖茨的最后信号坐标一路寻过去的发现的。很遗憾。阿斯兰。在辉耀盖茨的驾驶舱中,我除了这条项链之外,就没有发现其他东西了。更何况,当时辉耀盖茨的驾驶舱已经融化了过半了。这条项链能够幸存下来,实属不易。”

    “融化过半?”阿斯兰当即想起了辉耀盖茨被自由高达刺穿的那个瞬间,紧接着一阵剧烈的疼痛疯狂地席卷了阿斯兰的脑海。

    “啊啊啊啊啊!!!”

    无法忍受的剧痛让阿斯兰失去了继续思考的可能性,此时的他面容极度扭曲,双手死死地抱着脑袋撕心裂肺地惨嚎着。

    “槽了!医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是伊扎克,只见他直接跨出几步,便冲到了门口,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大吼着。

    在伊扎克那个吼声之下,医生和护士匆匆赶来。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诊治后,最终阿斯兰在护士注射了镇静剂之后,再一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两位,病人需要静养。我们出去再谈吧!”医生看了一眼阿斯兰后,摇了摇头说道。

    伊扎克和尼科尔对视了一眼,便跟在医生的背后走出了病房。在接下来的病情交流中,伊扎克和尼科尔收到了医生的叮嘱。

    “在病人还没有完全康复之前,最好尽量不要提及过多不好的事情。”

    多番感谢医生后,伊扎克和尼科尔只能无奈地离开了医院。两人站在医院门口边上,看着那遍布草坪的才,伤员,齐齐地叹息了一声。太惨了。这场战场zaft付出了那么多代价,最终还是与胜利擦肩而过。

    原来伊扎克还有些气愤,但得知了创世纪的第三发将会射向地球的真相后,这位少年心中却隐隐地浮现出一丝庆幸。曾经到过地球的伊扎克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沙漠中,但这丝毫不能妨碍伊扎克这个生在宇宙,长在宇宙的少年对地球抱有一丝向往。

    就在伊扎克思索间,尼科尔突然开口问道:“伊扎克,你不去议和会谈吗?你的母亲没有出席吗?”

    不提也罢,一提这茬,伊扎克便马上来气了。“有什么好去的!一群乘机搞事的混蛋。虽然拜他们所赐,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结束了。但也不想想一举定居的到底是谁。”

    “是吗?”尼科尔张了张嘴,最终只能干巴巴地应了一声。看到伊扎克那副气愤的样子便知道,不仅是伊扎克,就连当时身为指挥阶层之一的伊扎克的母亲也因为战争罪而被看管了起来。虽然最终还是会被无罪释放,但这种背叛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然而,更不好受的人却是尼科尔的父亲。不仅要背上临阵逃脱以及纵容部下逃离战场的罪名,更要承担签署议和文件的耻辱。这份罪名,这份耻辱本来就不应该由他的父亲,尤利·阿玛菲来承担。可,面对着趁机抢夺兵权的克莱茵派,身为技术主管的十二议员之一的尤利·阿玛菲被当成了弃子。

    “唉~”尼科尔在经历了磨难后,能够看到的事情也多了起来。他现在担心的只是父亲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份重担。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就算父亲不被革除出最高评议会,其名声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尼科尔。走吧!”同样心里想着事情的伊扎克一把拉上尼科尔后,便快速离开了医院。

    ——分割线——

    尤尼乌斯7号残骸。

    两支数量众多的舰队正悬停在这片残破的大地之上。

    藉由plant方提议,和谈地点被决定在了这片曾经遭受了核弹灾难的大地上,让死于核弹攻击的众多冤魂见证签署和平文件的这一刻。

    对于这一点,何莫名表示可有可无。在取得了最终胜利,并完成了任务之后的何莫名已经放松了一些,不再如同在决战那般精神紧绷着。更何况,和谈并不需要他的出面。作为舰队司令,何莫名没有必要去参与这些明显是外交部门专业方向的事情。如果有需要的话,何莫名倒不介意驾驶着菲尼克斯高达出去,在尤尼乌斯7号上转悠几圈。

    不过,话说回来,随着何莫名的力量增长,越是靠近尤尼乌斯7号,何莫名感受到的东西就越发地清晰。

    “亡灵的怨念吗?”何莫名的视线穿过舷窗,落下了远方的那片残破大地之上。

    “咯咯!”

    敲门声响起了。

    “进来。”何莫名抛开了那些萦绕在他耳边的细微低语后,转身说道。

    随着大门的打开,一名身材魁梧的士兵先行走了进来,在朝着何莫名敬礼后,便让开一边,露出了站在他身后的那名男人。

    “招待不周。请坐。”何莫名看到来人后,便笑了笑,抬手指向旁边的沙发说道。

    来人有着一头金色长发,面容俊俏,但在眼角间,额头处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皱纹,甚至是老化痕迹。只见他把房间里的摆设看了一圈后,便冷着脸走到沙发边上,沉默地抬起双手。一副枷锁正牢牢地将他的双手给锁住了。

    见状,何莫名抬起右手,指了指那副枷锁。

    得到命令的士兵很快便把枷锁给解开了。

    屏退士兵后,何莫名抬手拿起桌面上的茶壶,便在摆放在一边的茶杯上倒上了一杯红茶。“介意吗?”

    金发男子垂下目光,默默地看了一阵子那被红茶后,就毫不迟疑地拿起来喝了口。

    茶毕,金发男子抬起目光,看向何莫名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何将军。你已经胜利了。我也看见你所谓的可能性了。为什么还要把我捉到这里来?难道我身上还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金发男子那连珠炮般的询问并没有难孜莫名。只见他竖一根手指,缓声说道:“一,我并没有想干什么。只是想见见你这位大名人。劳·鲁·克鲁泽而已。二,我只所以会把你从战场上带回来,只不过是想让你看看另外一种可能性而已。三,这一点我保密。在你答应我之前。”

    没错。金发男子便是劳·鲁·克鲁泽。在战争停止之后,何莫名依靠着覆盖整个战场的精神感应,很快便把意图向着zaft舰队靠拢的克鲁泽给扣下了。不得不说,在失去了ms之后,缺乏在虚空中移动手段的情况下,这位劳·鲁·克鲁泽居然仅凭肉身做出了横渡虚空的如此惊人之举。要知道,这并不是玄幻仙侠小说啊!

    失去了面具的遮掩,面容显得有些苍老的克鲁泽直直地盯了何莫名一阵子后,便换了坐姿。他说道:“是吗?那么,请问何将军这一次要展示的可能性是什么?难道又是驾驶着那架黄金机体出去,把尤尼乌斯7号给砍了?”

    克鲁泽的针锋相对并没有出乎何莫名的意料。一个盒子被何莫名从桌底拿了出来,并将其推到了克鲁泽面前。“可能性有很多种。这一次的可能性是关于你自己,也是关于雷,雷·扎·巴雷尔。”

    原本还算冷静的克鲁泽在听到雷的名字后,浑身上下立刻蹦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气。“何莫名!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从哪里知道雷,雷·扎·巴雷尔的存在。”

    “冷静。你打开这个盒子便知道了。”何莫名抬手在半空中往下压了压,示意克鲁泽把桌面上的盒子打开。

    对于何莫名这幅卖关子的模样极其不满的克鲁泽,疯狂地在脑海中寻觅着任何能够让他脱身的办法。然而,就算脑海中浮现众多方案,都在最后被克鲁泽自己给一一否决了。

    思索良久,克鲁泽还是抬起双手,将桌面上的那个行子打开。

    “这是?”当克鲁泽看到盒子里面竟然静静地躺着一支装有闪烁着紫色光芒的不明液体的针剂后,他的眉头便深深地皱了起来。

    “修复液。”何莫名说了一个简称。毕竟克鲁泽并不是超维要塞的成员,所以有些事情必须经过处理。“虽然不能够根治,但应该能够良好地缓解你身体的异变。”

    “什么?”克鲁泽愣了一下,随即微笑道:“何将军。你这样做,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要知道我可是zaft的队长。你这是在资敌。”

    “哦?是吗?”何莫名哈哈一笑,随即面上一垮,露出了一副冰冷神色。“资敌吗?要知道从现在开始,劳·鲁·克鲁泽这个人便已经不存在了。不管是zaft,还是地球联合那边,劳·鲁·克鲁泽已经在战场英勇殉国了!”

    沉默良久,克鲁泽叹了一口气。“手段高明!那么,何将军。你意图何为?”

    “把这修复液打了,你便知道了。”

    克鲁泽闻言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何莫名后,最终拿起那官针剂,猛地刺向了自己的脖子上。伴随着那闪烁着紫色光芒的药剂的注入,一股来自肉体深处的骚动突然向着克鲁泽身体各处席卷而去。

    “这,这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在基因链崩溃速度越发加快的现在,克鲁泽无时无刻地都在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剧痛。然而,就在此时,这刻骨铭心,让克鲁泽陷入疯狂的剧痛竟然消失了。

    一股畅快的舒适感将久违的温暖传遍了整个身体,克鲁泽顿时感觉到生命也是有着美好的一面。

    感受良久,克鲁泽竟然有些不舍地放下手中已然空掉的针管。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后,克鲁泽再次盯着何莫名问道:“何将军,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随我。那么,你就能拥有和正常人一般的身体,不,比正常人更为优秀的身体。”何莫名抬手指着那支空荡荡的针管说道:“这便是证明。”

    “原来是盯上我了。”克鲁泽苦笑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算计了整个世界的他,竟然会被人盯上了。然而,摆在桌面的那支针管却不是他所能抵御的诱惑。活下去的诱惑太美好了。美好到哪怕是谎言,他都想去试试。这与之前的那个图书馆组织不一样。他们所展示给克鲁泽看的依然是克隆技术带来的所谓“永恒”,并非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存在。

    “毫无疑问,何将军。你摆出来的诱惑打动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