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系统是废柴 第7章 玉漱

时间:2018-04-10作者:公子瑀

    司徒易也不搭话,直接伸手勾了勾。示意其攻击。

    蒙毅也不恼怒,上前一步,故技重施的抓向司徒易的肩膀。司徒易眉头一挑,同样的招式?陷阱?不管如何不能被抓到。当下使出咏春的日子冲拳,打向蒙毅。蒙毅见司徒易有意硬拼,也不怯场,变抓为拳,直直的轰了过去。

    两人各退一小步后,直接同时扑向对方。犹如镜像。互相贴近了对方后,蒙毅一招一式之间全部往司徒易的要害之处招呼,这是战场磨练出来的招数。简单而致命。

    司徒易也不慌,一招一式皆尽挡了下来。但也仅限于此,没有反击之力。只能苦苦支撑着防御。在蒙毅使出大成的战场攻杀之术后,司徒易凭借在叶问位面学到的咏春,尽管已经大成,但还是挡不住蒙毅的进攻。首先司徒易的身体素质就比不上蒙毅。蒙毅使出七成力道,司徒易就要用自身的九成力道来挡。

    不要小看这之间相差的两成。九成的力道,相当于全力进攻了,而司徒易全力爆发,蒙毅却只是用出了自身七成的体力,力量。两相对比,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蒙毅面带欣赏和快意的看着司徒易苦苦支撑着。叫你来我这里躲避小公主,害得我这几天被小公主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然。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探查的也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砰!

    蒙毅寻了个破绽,一拳击退了司徒易。笑道:“易先生身体素质还行,我可以教你战场攻杀之术!首先,战场上是没有用拳脚的,易先生会使兵器吗?”

    司徒易摇了摇头!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拿把剑砍砍不会动的丧尸或者砍人还是可以的,要说使用或者什么剑法,那是不可能的。哼!”

    所以说,你在这里傲娇个什么劲?

    蒙毅笑着说道:“没有学过也无所谓。这样比学过好。”司徒易知道蒙毅的意思。这好比在一张白纸上写字总好过一张已经涂涂画画过的纸。同理,司徒易没学过兵器用法,蒙毅教起来也比较轻松。

    蒙毅走到武器架边,转头对司徒易道:“易先生喜欢何种兵器?”

    司徒易思考了会儿,“剑把,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仗剑走天涯,平不平之事。”

    自从看过金古黄的武侠小说后,司徒易就一直幻想着自己也能像剧中的那些个大侠一样,仗剑走天涯!以吾手中三尺青锋,平天下不平之事。

    蒙毅赞叹道:“好志气!剑,我也略有所得。”说着蒙毅就拿出武器架上的一把青铜剑。丢给了司徒易,说道:“基础入门:拿着剑,平刺两千下。或者剑尖处吊以重物平举两个时辰!”

    青铜剑一般在十公斤左右,而平刺两千下,或者平举两个时辰,锻炼的是肌肉增长。或者说力气、耐力的增长。在战场上面,敌人可不会管你是否是力竭了。只有自身力量才能保住性命。

    而两个时辰,古代一天十二个时辰,换算成现代计时,就是四个小时。两个时辰下来的吊有重物平举,或者平刺两千下,饶是司徒易已经堪比特种兵的体质,也是酸痛不已。

    就这样,司徒易每天锻炼。在辅以蒙毅赠送的促进恢复的药材。司徒易感觉到了实力的飞速增长。而赢颖则看司徒易这么辛苦,自发的做饭给司徒易吃,从皇宫中拿相应的药材给司徒易。每天守着司徒易,一旦司徒易累的吃不消了,赢颖则送上毛巾,水等物。完全把自己当做是司徒易的小媳妇儿了。

    而司徒易,面对赢颖的每天关心,爱护。心里也是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妹妹,这是妹妹。还未成年。三年血赚,死刑......呸!给了自己一巴掌。想的什么玩意儿!这是妹妹!

    赢颖疑惑的看着司徒易,眨巴着眼睛可爱的问道:“司徒大哥,你干嘛自己打自己?”

    司徒易眼皮一跳,心道:干嘛打自己?难道要说自己在想三年血赚,死刑不亏?我还没那么厚脸皮。当下只能摇摇头,随意的敷衍几句。

    也不是什么大事,赢颖也没有在意,随意说起了宫中之事。

    “司徒大哥,之前入宫的媛妃你还记得吗?”

    司徒易眉头一挑,“记得。怎么了?”怎么会不记得,这家伙以后可是会背叛你父皇的。还给你父皇带了顶帽子。颜色那叫一个鲜艳!

    “媛妃这几日和之前父皇最宠爱的丽妃走得很近呢!”

    司徒易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和丽妃走的很近?怎么可能?难道是有阴谋?

    “司徒大哥,你又走神了!哼,难道和我聊天就这么不高兴吗?老是走神!”赢颖小嘴鼓起,不满的看着司徒易。

    司徒易揉了揉眉心,显得有些头痛。转移话题的道:“我这不是这几天给累的吗。”

    赢颖脸上因为之前司徒易走神的不满,现在全部化成了心疼。“那要不要喝点水休息一下。”说着,赢颖脸上带着迟疑,道:“司徒大哥,不然你就别练了,你已经很厉害了,而且现在还是国师,日后......日后还是驸马......”赢颖越说脸色越红,头都快低到胸口了。鼓起勇气接着道:“在我大秦朝国内,已经没人能伤害的了你了。”

    司徒易刚喝道口里的水,闻言差点喷出去,呛了几声后,连忙对赢颖说自己去练习剑法了。之后忙不迭的狼狈而逃。只剩下不满司徒易态度的赢颖,嘟着小嘴,看着他远去。之后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又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而在咸阳宫后花园处,一个白衣似雪好似仙女下凡的女子,一个富有成熟韵味脸上却带着一点阴鸠的女子,正坐在厅里面赏着花,聊着天。此二人正是玉漱和紫苑。

    “玉漱妹妹,那位国师大人你认识吗?”

    玉漱一怔,怎么好好的聊到了国师?虽然心下疑惑,但还是说道:“认识啊。这位国师大人可了不得呢。仙法神奇,还会飞。而且陛下当时已经病入膏肓,还是这位国师大人出手相助,才救得陛下。”末了扑了一句:“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现在基本上全天下都知道了。”

    玉漱丝毫没有心机的袒露了她所知道的一切。由于司徒易当时强闯嬴政行宫,把里面的人基本都给扔出行宫了,所以除了司徒易,没人知道嬴政已经服下了长生不老药。公卿大臣们只认为这位国师大人妙手无双,有着起死人肉白骨的能力。使公卿大臣们趋之若鹜。这也让司徒易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出面解释,只是说自己是专门给嬴政医治,从而来打发那些个公卿大臣。

    紫苑一怔,惊讶的说道:“会飞?陛下病入膏肓,被国师救起?”

    “是啊,很神奇把。”玉漱由于嬴政的宠爱,在这深宫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人愿意和她亲近。无他,因为玉漱一个人,其余嫔妃失宠了!现在出现一个主动和她亲近的人,玉漱显得非常的热情,引为知己。

    紫苑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低下头喝了口茶,掩饰了眼中的阴沉。抬起头来,眼中阴沉尽去,疑惑的说道:“那为什么陛下不问这位国师大人,如何.......”紫苑说道一半徒然闭嘴不说了。想必应是想到了什么。

    玉漱没听清楚刚才紫苑说的话。继而问道:“姐姐刚才说了什么?陛下问国师什么?”

    紫苑勉强的笑了笑:“没有什么。”

    玉漱也知道,在这儿深宫中,虽然自己得宠,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可以知道的。也就没有追问。转而聊起了其他琐事。

    紫苑也恢复了之前的笑容,应付着玉漱。心中却阴沉无比!看着眼前这位笑颜如花的美丽女子,心中不忍之色划过。但随即想到自己的目的坚定下来。

    “好妹妹别怪姐姐心狠!姐姐只想要有荣华富贵,可是你当了姐姐的路!不得不除掉你!”

    对着玉漱说道:“妹妹看那里。那朵花是不是很好看?”

    玉漱面带笑容的看着紫苑指的方向,笑道:“哪里?哪朵花?”

    在玉漱转过头之后,紫苑抬起手不着痕迹的拂过玉漱的茶杯,之后若无其事笑道:“可能是姐姐看错了。来,我们继续喝茶。”

    端起茶杯,看着玉漱喝下了那杯茶。嘴角勾起残忍的微笑转瞬即逝。之后起身道:“妹妹,姐姐今天有些乏了,先回宫休息去了。”

    玉漱一愣,怎么才中午就乏了,姐姐身体太差了吧,转而关心的道:“姐姐身体发了就回去休息吧。不必顾忌妹妹。”

    紫苑装作很困的样子,勉强一笑,转身款款而去。

    几日后,司徒易和蒙毅两人拿着木剑正在演武场练习剑法。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好不快活。突然蒙毅一顿,被司徒易找到破绽,从而被司徒易一剑封喉。

    司徒易疑惑的问道:“蒙毅,你怎么了?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

    蒙毅勉强一笑,道:“不知为何,没来由的突然心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