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系统是废柴 第11章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时间:2018-04-10作者:公子瑀

    时光飞逝,一眨眼,已经是司徒易迎娶赢颖的日子了。三天前系统的一番话,让司徒易翻然醒悟,决定遵从本心,迎娶赢颖。

    “那边的那个,赶紧把这个拿过去放好,待会儿要用。”

    一领头的小太监叉着腰站在大厅中用着他那公鸭嗓子对着手下的宫女太监,呼来喝去。

    没多久,时辰已到,该出发迎接赢颖了。司徒易骑着高头大马,头戴爵弁形似无毓之冕,上衣玄色(玄色:先染红一次,在染烟一次,形成烟里带微赤的颜色),象征着天,下裳纁色(浅红)象征着地。有烟色缘边,喻阴阳调和之意。蔽膝随裳,棕红色。大带烟色。鞋履为红色复低鞋。身后带着嬴政派来的使者,侍者,一辆马车。拿着彩礼,前往了咸阳宫。(秦朝结婚,新郎迎娶新娘一般在黄昏时刻,所在在秦朝婚礼也称昏礼。)

    司徒易坐在马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极为的不舒服,倒不是衣服的问题,而是帮他穿衣服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有仇,内衣,外衣绑的太紧了。差点给勒不过气来。

    可能有人要说了,你去迎娶皇帝的女儿,为什么身穿玄色礼服?怎么不是身穿红色?敲锣打鼓的迎娶赢颖?其实,大家所熟知的男女皆着大红色婚服的制度是在明朝才正式成型。并且就算在明朝,也不是每家每户的新娘,新浪都是身穿大红色婚服的。

    而敲锣打鼓,抬花轿,那是在清代才形成的制度。并且清代的婚服是男烟女赤。而清代距离现代很近,所以基本也就流传下来了。结婚,喜庆,要穿大红色的婚服,要抬花轿敲锣打鼓的迎娶新娘。再者说,秦朝是水德,崇尚烟色,所以秦朝人们婚礼时穿着烟色是非常的合理的。

    没多久,便到了目的地。赢颖的寝宫。晨曦阁。

    晨曦阁外,一众公卿大臣还有嬴政正分列两旁等在门口。一见到司徒易到来后纷纷恭敬的行礼喊道:“恭喜国师大人和晨曦公主喜结良缘!”

    司徒易下马拱了拱手,并没有理会公卿大臣,虽然看上去有些不礼貌,但是谁让司徒易现在地位高!又是国师,又是帝婿的。看着嬴政笑着说出了令大臣们颤抖不已的话:“政哥,我来迎娶小颖了,可是以后我们的辈分如何算啊?跟着小颖叫你父皇?不行不行。我觉得还是叫政哥怎么样?”

    嬴政还没说话,边上的一众公卿大臣则抖了几抖。妈呀,这国师大人还真的如传说中的......恩,不拘小节啊。偷偷瞄了眼最前方的陛下。见其丝毫怒气没有,反而露出了微笑。

    之后就听到了嬴政的话语:“随你意。小颖就在里面。去吧。”

    司徒易收起了嬉皮笑脸,正经严肃的朝着嬴政行了晚辈礼,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嬴政会懂的。之后就站在了嬴政的身边。

    没多久,一身烟色婚服的赢颖被两个陪嫁丫鬟带到了嬴政身边。赢颖庄重的对着嬴政行了一礼,红着眼眶语气哽咽的说道:“晨曦日后不能常伴父皇左右了。父皇要要保重,不要把身体累垮了。”赢颖不知道嬴政已经吃了长生不老药,这事情知道的一只手的数的过来。基本上都是亲信中的亲信。比如......武安君白起!

    嬴政内心感慨着,自己这个最小,最宠爱的女儿要嫁出去了。想想还是有一点不舍。伸出手把赢颖快要掉落的泪珠抹去。拍了拍她的小手,说道:“又不是生离死别的,以后想父皇了,就回来看父皇不就好了。”

    说着嬴政瞥了眼司徒易,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你性子柔弱,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回来告诉父皇,父皇命人平了他的国师府。记住了吗?”

    正在落泪伤心不舍得父皇的赢颖闻言不禁扑哧一笑,伤感的气氛也消了不少,头一昂,瞥了眼苦笑的司徒易嘴角勾起一道弧线,娇憨道:“记住了,父皇。”

    “去吧。”

    赢颖一恩,一步三回头的走上了马车。

    司徒易再次恭敬的行礼一礼,毕竟是娶了人家最宠爱的女儿,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转身上了马,带着马车前往了国师府。期间也没有拜堂,敬酒之类的事情。一切都非常的简单。(要加快剧情了,所以没写那些婚礼制度,秦朝是有一套完善的婚礼制度的,即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

    很快,司徒易带着赢颖回到了国师府,路上的行人,看到司徒易,纷纷献上了自己的祝福。

    到了国师府,司徒易挥了挥手,示意其余人退下。自己亲自把赢颖抱回了房中。看着怀中眼波流转,面色绯红的赢颖,司徒易恨不得狠狠的亲上一口。

    把赢颖放在了床边,司徒易对着跟来的两个陪嫁丫鬟说道:“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

    若梦拱手说道:“奴婢叫若梦。请国师大人完成最后一步。结发礼。”

    司徒易疑惑的看着这个说话的丫鬟,“怎么做?”

    “请国师大人和公主各自剪下对方的一缕头发,装入此袋。”若梦说着拿出了一个红色锦袋。“象征着从此结发为夫妻。”

    司徒易挠了挠头说道:“我这头发也不长啊。”

    噗嗤!

    房中的三女看着司徒易这一副困扰的样子。都是掩嘴一笑。最后没得办法,司徒易只好拿过剪刀为赢颖剪下了一缕头发,而赢颖则从司徒易的头顶找了一缕最长的剪了下来。并交给若梦。若梦则把两缕头发打了一个司徒易看不懂却觉得好看的结。放入了红色锦袋,并说了几句祝福语。

    做完这一切后两个陪嫁丫鬟也退下去了。临走前若梦朝着赢颖挤眉弄眼了一下,羞的赢颖脸色更红了。之后若梦就和另一个陪嫁丫鬟一起下去了。

    等司徒易关上门,回头看了眼赢颖,却发现她面色平静的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害羞模样。

    司徒易看乐了,合着你压根不紧张吗?之前不是在脸红害羞吗?咱家昨晚可是紧张的一宿没睡。现在也还紧张着呢。好吧,其实是司徒易第一次结婚,也还是c男。遇到这种非人生大事难免有点紧张,失眠的。

    这厮仔细的瞧了瞧赢颖,就发现她双手紧握着衣角,显示着女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反而不紧张了,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原来都是假装的啊!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赢颖,伸出食指勾起了赢颖的下巴。接着俯下身子把脸凑近赢颖,轻佻的说道:“以后你就是本大爷的了。”

    赢颖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之前被司徒易抱回了房中,已经让她羞得不行了,再加上之前若梦的挤眉弄眼的。其实她还是很紧张害羞的。

    之前的平静只不过是鼓起勇气的伪装罢了,现在被司徒易这么一“调戏”什么伪装,什么平静,全部如潮水般的褪去了。露出了少女在心上人面前最羞涩的一面。

    看到这一幕的司徒易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吻了上去。

    ......此处省略一万字。......

    次日清晨。

    司徒易从芙蓉软帐中起床,坐在床边怜惜的看了看还在海棠春水的赢颖。低头看了眼弟弟一柱擎天,回想起昨夜自己只是抱着她睡觉,除了最后一步,该做的都做了,该看的也看了。也不禁苦笑不已。

    还是不忍心就这样吃掉她,严格算起来还是未成年呐,发育还未成熟呐。抱着睡觉也是挺爽的。恩,就是这样。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是第一次,所以没什么经验。怕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造成那啥恐惧。绝对不是!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自己的jty·指功果然已经如火纯情。想到昨晚某人的求饶,司徒易得意洋洋。

    喊来昨天的两个陪嫁丫鬟,在享受了一把地主老财的起床模式。吩咐了若梦不要吵醒赢颖,前往前厅,吃了早饭,也就去练剑了。

    “夫君。”

    正在专心练剑的司徒易蓦然听到背后喊自己,微微一笑。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看着含羞带怯的赢颖。柔声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了嘛,看见夫君不在身边,就知道夫君正在练剑,就过来看看。”赢颖温柔的看着司徒易,眼眸中的柔情蜜意浓的几乎化不开。手上端着一壶茶水,一块毛巾。说着,她也不嫌地上脏乱与否,直接坐在台阶上,小手捧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司徒易。

    司徒易咧嘴一笑,默然不语,继续着刚才练习的剑术。

    就这样,一个看着。一个练着。

    看到司徒易专心练剑后,赢颖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两人一个内心复杂的想着什么,一个专心致志的练着剑的时候,一小厮慌忙的闯了进来。跪地大声道:“禀报国师大人,宫里传来消息,说是......说......”

    司徒易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说道:“吞吞吐吐的,说!”

    “说是丽妃......丽妃去世了!”

    玉漱去世了?是了,系统说过,药效三天后发作,算算时间,是差不多药效发作了。现在是时候执行当初自己许下的承诺了。

    咣当!

    却是赢颖手上的茶杯掉落在地。俏脸苍白,声音颤抖仍有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哪个丽妃?”

    “陛下最宠爱的妃子,玉漱,丽妃娘娘!”

    赢颖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几欲昏倒,还好司徒易见势不妙急忙扶住了赢颖,不然玉漱的事情还没办完,自家给添一病号就不妙了。

    扶住后对着小厮大喝:“叫人扶小颖回去休息。”顿了顿,“小颖,你且在家等候,我去宫中一趟,可能只是别人乱传!”

    赢颖眼眶通红,呜咽道:“不!我要去看丽妃姨娘!在宫中,只有丽妃姨娘是真正对我好的。如果真的......我要见她最后一面!”

    司徒易看着赢颖坚决的眼神,点了点头,吩咐下人立即备马车,谁知赢颖一刻也等不及,否决了司徒易的决定,让人牵两匹快马过来。

    “还不快去,没听见小颖说的?”

    下人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两匹快马被牵到国师府门口。司徒易和赢颖翻身上马,大喝一声,朝着咸阳宫飞奔而去。

    赢颖虽然为女子,但是在秦朝时期,尚武之风浓烈。即使只是三岁儿童,也懂得耍上几招。嬴政虽然宠爱赢颖,但是在习武方面,却是一刻都不增落下。

    由于两人一个是国师大人,一个是最宠爱的公主大人。门口侍卫清楚的知道现在这个时刻两人为何急急忙忙的往宫内赶去,再加上上面的命令,所以侍卫并未多加阻拦。

    两人没多久就到了咸阳宫内的丽妃寝宫。就看见太监宫女一个个跪了一地。门口太医也跪了一地。瑟瑟发抖。

    屋内,嬴政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玉漱。默然不语。在听到两道急促的脚步声后,心下了然,自己已经明确的下令了,不准任何人靠近,那么在这个关卡,也只有那个有趣的“仙人”,还有自己的女儿了。当下轻声开口。

    “易先生,你说人的生命为什么这儿脆弱。说走就走了。”

    司徒易看着嬴政,不答反问:“政哥准备如何?”

    “朕要那贱人生不如死!”

    嬴政的脸上甚为平静,手上轻轻的拍着正趴在床前痛哭不已的赢颖的后背,希望她的痛苦能减轻一些。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颤栗不已。

    司徒易也不讶异,只是觉得理所当然。如果这都查不到,那么政哥这个千古一帝的身份也就白瞎了。虽然紫苑下毒的时候非常的隐秘。

    司徒易看着脸色惨白的玉漱,轻声道:“政哥打算如何,是在那贱人死后在厚葬丽妃,还是现在就......”

    “朕要派人在丽妃的墓前日日折磨那贱人!以告丽妃在天之灵!”

    司徒易暗地里轻舒了一口气,立马“下葬”就好,不然可就要穿帮了,虽然药剂能让丽妃假死,但是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一段时间之内不把人给救过来,那么假死,也就变作真死了!

    到时候司徒易可就要哭了。欲成全别人,却害的别人生死两隔。他会愧疚一辈子的。

    西域边疆吐蕃寺庙。紫苑和郭明如剧情中一般到了这里。

    两人来到庙前,郭明拿出令牌和一道帛书对着门口闻讯赶来的支持说道:“陛下有旨,着你开放寺庙所有地方。供媛妃娘娘寻找物品。”

    主持行了一个佛礼,口呼佛号,道:“阿弥陀佛,既然陛下有旨,老衲岂有不尊之理,将军请。”

    藏书阁内,紫苑从书架中拿出一卷一卷的竹简,递给边上候着的郭明。对于郭明,紫苑非常有好感,俊(猥)朗(琐)的面容。挺拔的身躯。刚(贪)正(生)不(怕)阿(死)的性格。真是人生必选的伴侣。可惜,我现在是嬴政的媛妃。

    在紫苑拿出一卷竹简,看完过后,递给郭明,郭明却笑(色)咪咪的看着紫苑,手上越界的摸到了紫苑的手指,紫苑内心一颤,盯着郭明眼光复杂。随后咬着下嘴唇目光游移,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不敢看郭明。

    “咦?”

    紫苑目光无意间的游移,却发现在竹简的后面藏着一个圆柱体的东西。看到紫苑有所发现,郭明也就顺势的凑到紫苑身边,狠狠的嗅了紫苑身上的香味,飘飘欲仙的问道:“媛妃可有发现?”

    紫苑并没有回答郭明的话,而是伸出手拿出藏于竹简后的圆柱体。

    郭明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答,目光有些怨恨,随即想道:“哼,迟早你回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

    在拿出木桩似的东西后,紫苑低头观察着木桩,并没有看到郭明眼中的**。敲了敲木桩,是空心的!接着她发现木桩中间有一条缝隙,连接着上下两头,若有所思,双手沿着缝隙微微一用力,就打开了木桩,露出了一个有着四个方块连在一起的正方形,延伸出去一根细小的木锥。

    紫苑伸手拿出了物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原以为藏得这儿好,会是个重要的东西,哪想到如此的怪异。随手丢给了一边的郭明,她继续寻找着。

    郭明上下抛动着,看了看一端的形状,再看了看圆桌上的图案。若有所思。

    应该不会错了!

    郭明转头对着紫苑道:“此物乃开锁之物!”

    说着他就拿着钥匙在桌子上敲敲打打起来。紫苑也笑盈盈的看着郭明,并未阻拦。没多久就戳破了一个地方。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喜之意。

    郭明把钥匙插入孔洞,顺时针一转,面前的圆桌面上顿时往边缘收缩,从里面冒出来一本厚厚的,充满历史气息的古朴书籍。

    书籍用了不知名的绳索?兽筋?穿透链接,书页非金非木,一股莫名的气息缭绕在上。

    紫苑眼中掩饰不住的惊喜看着这本书籍,连忙双手捧起,如获至宝。

    她随手翻了几页,上面所写之字旁人完全看不懂是什么,只会认为是不知名的人涂鸦所著。

    紫苑却知道,这是上古甲骨文。上面有着太多的秘法,咒语,修炼之法。

    果然,如果我要获得此书,非得强闯不可,哪像如今这般轻松。秦皇的名声真好用。呵呵……

    “将军,就是这本书了,此书的获得,将军居首功!”紫苑巧笑嫣然的看着郭明。

    “媛妃过奖了,首功应是娘娘的,臣不敢居之。”郭明拱手,谦虚的说道。谦虚归谦虚,郭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紫苑,眼中的意味好似要把紫苑生吞活剥。

    看懂了郭明暗示的紫苑,脸色绯红。甩了甩长袖,娇哼一声,走了出去。

    郭明哈哈大笑。他知道离自己征服紫苑的目标,不远了!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暗中监视的白起全部看了去。

    白起神色阴沉,虽然紫苑回咸阳之后,依然会被陛下杀掉,但是现在仍是妃子,一个妃子,一个将军,在这里眉来眼去,把陛下放在哪里?真是……

    白起虽未气的发抖,但也怒火中烧。

    待两人都离去后,白起走进屋子,手指轻轻划过桌子上的纹路,喃喃道:“就是这里找到的那本书吗?如果媛妃想要谋害陛下,那么无人可解。可恨那人不是真的仙人!!!”

    “咦?”

    白起突然看见了被郭明打开的孔洞内边缘放着一本竹简。

    伸手拿出,竹简的材料竟似刚才紫苑拿走的那本一样,非金非木,竹简上书用秦小篆刻着四个大字:《五行仙决》

    白起粗略一看,只觉得玄奥异常,晦涩难懂。

    “只怕这才是真正的修炼之法!”

    小心翼翼的收了竹简,白起走出了藏书阁,继续着监视大业。

    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后,紫苑下令休息几日,在返回咸阳。

    看着秦军将士们对自己恭敬拱手,紫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灭秦的决心更大了!

    不得不说。有些人喜欢用道德的制高点来标榜自己,再以谴责别人,这也不对,那也是错!我都是对的!

    在下令休息的第二天,紫苑就和郭明以谈论国家大事为由,谈论到了床上……接下去的几日,两人白天为防将士察觉,只是平常的上下级关系,一到了晚上,这个关系就变了!

    而这一切,白起看的清清楚楚!气的那个暴跳如雷!如果不是赢政只命令他只监视,不干扰,白起只怕他们两人刚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冲进去,结果了他们。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一点在秦朝可以说是在封建时期发展到了顶峰!

    换做其他朝代,王国,可没有秦朝这般。

    三天后,紫苑下令,大军开拔,返回咸阳。经过几日的相处,郭明床上的功夫,紫苑现在已经彻底的沦陷在郭明的怀中!

    内心满满的都是幸福:现在我给秦皇找到了修炼之法,我不想再灭秦朝了,我只想和郭郎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为他生一个孩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他立了这么大的功劳,秦皇作为皇帝,肯定会同意的。

    然而紫苑忘记了,她是赢政的妃子,赢政也不会容忍自己妃子,将军的背叛!谁都不行

    否则司徒易完全能在治好赢政的时候提出要玉漱,然后把玉漱交给蒙毅。正因为他知道,这只会让赢政下令处死两人,所以提都没提这件事情。

    而另一边,郭明心中满满的得意。

    哼哼,什么媛妃,还不是臣服在我胯下,今后只要她在陛下耳边吹个风,我就能平步青云!到时候……蒙毅!我迟早能代替你!等着吧!

    两人都有着自己心中或这样,或那样的算计,殊不知两人的女干情早已被白起发现,并提前他们一步返回了咸阳!告知了赢政。

    “陛下,老臣说完了。”

    一间暗室中,白起单膝跪地正在向赢政汇报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所有。

    砰!

    赢政把手中的酒杯砸落在地。脸上甚为平静,只不过地上的酒杯碎片告知了白起,此刻的陛下内心中多么的愤怒。

    遇到这种事情,任谁都无法平静,虽然已经定下了紫苑的未来,但是赢政心中还是怒火滔天!

    良久…

    “朕知道了,此事押后,当务之急先把丽妃厚葬。”

    白起大惊失色:“丽妃?厚葬?”

    “在你们去了后没多久,丽妃就坚持不住……”赢政面无表情,但是眼中的悲伤怎么都掩饰不住。“该死的贱婢!朕要她生不如死!”

    知道丽妃在赢政心中地位的白起,心中后悔不已:“要知道老臣当日就应该冲进去杀了那两个叛徒!”

    听闻此话,赢政摆了摆手道:“无妨,白叔,你做的是对的,朕要郭明死在那贱人的眼前。让她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

    “那……国师大人……”白起有些迟疑的说道,毕竟之前两人可以肯定,司徒易对着丽妃有着自己的图谋。

    可是现在……丽妃死了……

    “是了……白叔,命令整个咸阳宫晚上宵禁,违令者,斩!”赢政心中灵光划过……好似想起了什么。对着白起下令道。

    另一边,司徒易把哭昏过去的赢颖抱回了国师府,安顿好以后,去了药店买了几味药材,就回到了国师府,安心照顾赢颖了。

    看着面带泪痕我见犹怜的赢颖,司徒易怜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轻的把赢颖皱着的眉头给舒展开来。

    许是知道了自己的夫君守护在身边,赢颖轻轻顶了顶自己头上的温柔大手。像极了一只受伤需要安慰的小猫咪。

    ……

    当司徒易乔装打扮飞到咸阳宫上方。却发现整个咸阳宫静悄悄的,好似……亡灵之城。

    “有点不对劲啊,怎么静悄悄的,难道政哥因为玉漱死了,杀光了宫女,太监?”司徒易看了看天空,月烟风高,整个天空像是被人盖上了一层烟布,漆烟不见五指,正是杀人放火,偷东西的好时候啊。

    可偏偏咸阳宫完全不似以往的热闹样子。

    “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照政哥那个性子,完全可能啊。

    自以为想通了的司徒易,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向着玉漱寝宫飞去。

    没多久,司徒易飞到玉漱寝宫,寻了个角落降下身形。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四周。

    快速的潜进了寝宫内。从系统空间内拿出一个小手电。

    自从开启系统空间后,司徒易就准备了各种物资在系统空间内,里面除了在华夏严禁的枪支弹药外真是什么都有,一百立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放很多东西了。

    顺着手电的光亮,司徒易并没有像电视剧内一样,碰到什么,引来侍卫。顺利的到达床前。

    叹息的看了眼玉漱,司徒易掀开被子,把玉漱抱在怀里。正准备离开咸阳宫,前往蒙毅府衙,外面突然火光冲天,人声鼎沸。

    “快,不要让贼人跑了。围起来!”

    显然玉漱寝宫已经被包围了。

    司徒易一惊!我可没有告诉别人我今晚要开“偷尸体”啊。怎么突然有人保卫玉漱寝宫了。卧槽!!!

    他哪里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赢政看穿了。

    确实,司徒易的行动太明显了!

    之前就已经被赢政发现他不是仙人。虽然司徒易并不知道,或者说司徒易对于发不发现自己是仙人处于一个无所谓的态度。

    “反正我没明确的说我是仙人,你们自己这么认为,我能怎么办。”

    而他和玉漱根本不认识,或者说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说到了如此的地步。却关心的太过了。

    瞒瞒别人还行,但是想瞒住赢政?那是不可能的。

    在司徒易思考自己如何暴露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句话。

    “里面的人,你自己被包围了,放下武器赶紧出来。陛下可以从轻发落!”

    司徒易在听到后傻眼了!难道这个喊话的人也是穿越人士?怎么喊的和警察一样。然后这厮情不自禁的回了一句:“外面的警察听着,给我准备一辆车子,否则我就撕票!”

    “警察?车子?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撕票?里面就一个丽妃娘娘的尸体,他撕谁的票?哎哟……谁打我!啊…统领…你打我干嘛?”

    “你找死?丽妃娘娘不是你能编排的。也不容有失,否则你我全给娘娘陪绑吧!”

    别人听不见,站在副统领边上的李玉还听不见吗?赶紧一巴掌打断了副统领的话。以免召来杀身之祸!

    屋内的司徒易在喊完就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这他娘的说的什么哟,我在秦朝啊!!!果然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环顾了一圈发现周围已经被彻底的包围住了,除了……他抬头看了眼屋顶,除了天上!

    可是自己刚刚娶了赢颖,现在又来盗取丽妃玉漱的身体,肯定会被当成恋尸癖的变态的吧!

    “真是的,当初怎么会想出这么烂的想法的!”

    司徒易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到声音:“陛下驾到!”

    司徒易脸色顿时变了!

    “卧槽!政哥怎么来了!!!完了完了!这可真是……老丈人啊,你不来我还可以直接冲出去……可……”

    司徒易还没想到怎么处理的时候,赢政已经走到了寝宫门口,虽然声音轻,但充满了威严,并说出了令司徒易大惊失色的话:“易先生……你到底还是来了!”

    “什么?是国师大人?”

    “这怎么可能!!!”

    “国师大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这回司徒易可是真的被惊到了!

    “这是……已经发现我了吗?唉……”叹了口气,司徒易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后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赢政。

    “政哥,你来啦。进来吧。”

    司徒易面色复杂的看了眼赢政,邀请他入内。

    而边上的侍卫在看见里面的人真的是国师大人的时候,一个个全部大惊失色!

    “真的是国师大人!”

    “……”

    赢政转头对边上的王喜说了一句在外等我,也不管别人如何劝阻,径直走了进去。

    看到赢政没有让别人进入的打算,司徒易也无所谓,反正都已经暴露了。

    随手关上了门,看到赢政已经坐在了玉漱的床边。目光柔和的看着床上的这个可人儿。

    好似不敢打扰玉漱的沉睡,轻声说道:“易先生,朕自问待你不薄,更是把小颖赐婚与你。为何你要如此?”

    司徒易闻言不禁舒了口气,没有认为自己是恋尸癖的变态就好。

    略一沉吟,开口道:“政哥待我确实不薄,除了有限的几人,政哥可以算得上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那你为何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你喜欢玉漱,朕赏赐给你又何妨?”

    “哈?我?喜欢玉漱?”司徒易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赢政。

    “难道不是吗?你和玉漱根本不熟悉,却在她生病后那般的悉心照料。难道不是喜欢玉漱吗?

    朕知道,自从玉漱成为丽妃后,朕就没有见过她笑,可是你在照顾她的时候,她却笑的那么开心。”赢政说着怜惜的抚摸着玉漱的秀发。

    “可恨!”赢政的目光中闪烁着怒火:“可恨那贱人害死了玉漱。朕要她生不如死!”

    司徒易沉默不语。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玉漱对着我会笑,完全是我答应了玉漱会把她带去给蒙毅。

    叹了口气,司徒易看着赢政,暗道:“真是……哪个魂淡想出来的办法?自己现在是赢政的女婿,现在又要偷他老婆送给他属下?卧槽!!!好像是自己想出来的!!!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啊!!!”

    摇摇头,甩出杂念。司徒易说道:“政哥,不管你信不信,我并没有喜欢玉漱,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政哥,对不住了。”

    司徒易说完,抬手对准玉漱,五指收缩。玉漱整个人就飞到了司徒易的怀中。

    抱着玉漱,他带着歉意对着赢政说道:“抱歉了,政哥,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至于小颖……你如实告诉她吧。我先走了。”

    言罢,司徒易抱着玉漱走到空旷之处,一甩手,念力喷涌而出,对准屋顶轰击而去。顿时破开整个屋顶。

    “发生什么事情了?”

    “陛下还在里面,快!护驾!”

    在司徒易破开屋顶的刹那。外面的咸阳宫侍卫一个个心急如焚。毕竟赢政还在寝宫内!

    当破开屋顶后,带着玉漱离开咸阳宫后。司徒易看着自己怀中的玉漱,苦笑不已。

    “你呀!!!你和蒙毅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呢!嘛……现在和你说你也听不见。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摇头甩出杂念,虚空中两人的身形。径直往外飞去。

    玉漱寝宫中。

    赢政面无表情的站在破洞下。抬手望天。

    下面跪了一地的侍卫,太监。

    “属下救驾来吃,请陛下责罚。”侍卫统领李玉跪地一脸惶恐不安的说道。

    良久,想象中的话并没有出现。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站在那里的赢政。迟疑道:“陛下?”

    赢政面无表情的下令道:“传旨,撤去司徒易的国师之职。并通缉天下。生死无论!活捉或杀死者,接替国师一职。接回赢颖……打入冷宫。”

    王喜大惊失色!这……这这……难道国师和陛下闹翻了吗?

    “嗯?”

    “诺!下臣王喜即刻去办!”

    还在前往蒙毅府的司徒易,丝毫不知,自己失去了国师一职,赢颖也要被打入冷宫。

    失去国师职位还好说,司徒易并不稀罕那个职位。主要是赢颖!

    这丫头这些年来被赢政保护得很好,这回要是被打入了冷宫,那可就不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