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系统是废柴 第7章 聂小倩!

时间:2018-04-10作者:公子瑀

    夜晚,明明并没有乌云,但却如同泼了墨一般的漆烟!但是在东方却有着一颗明亮的启明星正闪闪发光!

    兰若寺外,司徒易正在看着燕赤霞舞剑。

    燕赤霞一脸的疯狂,一手舞剑,一手喝酒:“人间道

    道道道道道道

    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

    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地道人道剑道

    烟道白道黄道赤道

    乜道物道道道都道

    自己嗰道系非常道

    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

    nonononono胡说八道

    呢度嗰度边度系路哈哈

    花道茶道哈**阳道哈

    零度密度咸度淡度光度热度雷射角度

    鬼哭神号旁门左道狗上瓦坑必然有路

    你度佢度豺狼当道唏我自求我道

    我自求我道

    海底隧道天后庙道皇后大道罗便臣道

    马头围道牛头角道金马伦道铜锣湾道

    条条大道条条系路

    哈我自求我道

    我自求我道

    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地道人道剑道

    一道二道三道四道

    东道南道西道北道

    左道右道前路后路

    都都都都都系胡说八道

    呢度嗰度

    边度系路(笑)哈哈

    花道茶道哈**阳道哈

    零度密度咸度淡度光度热度雷射角度

    鬼哭神号旁门左道狗上瓦坑必然有路

    你度佢度豺狼当道唏

    各自求各道

    各自求各道!”

    司徒易手边也拿着酒,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燕赤霞在哪里吼着歌喉。

    俗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司徒易刚刚经历了友人的死,正是想要醉一场的时候。

    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司徒易听着燕赤霞疯狂的歌声,笑嘻嘻的说道:“大胡子,你唱的可真难听!哈哈哈……”

    燕赤霞停下歌声,拄着剑脸上也是笑嘻嘻的说道:“小子,你居然说我的歌唱的难听,那你唱一首来听听啊!”

    “唱就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一个时辰过后,司徒易晃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踢了躺在地上的燕赤霞一脚。发觉他只是动弹了一下身体就继续睡觉了。

    司徒易看着漆烟的夜晚,摇了摇头,来到河边打算洗个脸清醒一下。

    却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河边这时候却有了两座石像,一座木板桥一直联通到河中央。

    河中央不知何时竖立起了一座亭子,白色丝帐中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曼妙女子正坐在其中弹奏着不知名的悦耳曲子。

    伴随着口中的呢喃,莫名的有了一种悲伤的感觉。

    “聂小倩!”

    司徒易摇了摇头随手甩干手上的水渍,来到亭子间,看着这个实为鬼望则仙的聂小倩。

    在司徒易刚到的时候,曲子则恰到好处的戛然而止,却是弦断了。

    聂小倩这才发现司徒易,抬起头来看着他,暗道:“他就是姥姥叫我观察的人吗?看上去也不厉害啊。就是长得俊了些。可是长得俊又有什么用呢?也许又是一个登徒子!”

    想到此处,聂小倩若无其事的拉起刚才断掉的弦,继续抚着琴,司徒易叫聂小倩不说话,也乐的不说话,就这么看着聂小倩抚琴。

    不得不说,聂小倩生前不愧大家闺秀,这一手琴抚的,堪称大家!

    聂小倩有些着恼的偷偷瞄了眼司徒易,暗自骂娘:“这人怎么这么不知情趣,难道他不会搭讪的吗?”

    脑中一转,趁着换手之际,小手一转,顿时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股阴风吹向两人所在,披在肩头的轻纱顿时被吹向了河中。

    “哎呀,我的纱!”聂小倩娇声惊呼!

    司徒易一看,摇头笑了笑,朝着轻纱一招手,即将落去河中沾湿的轻纱顿时止住了势头,违反物理定律的返回了亭子中。

    或者说返回了司徒易的手中。他手上拿着轻纱,轻轻的抚摸着,像是在抚摸情人。

    但就是不开口。

    聂小倩看的脸上一红,同时心中气恼,“这人难道是一个哑巴吗?为什么就是不开口说话!”

    司徒易:诶,我就是不先开口说话,我气死你!

    无奈,聂小倩停下手中抚琴的动作,红着脸不敢看司徒易,目光紧紧的盯住他手中的轻纱,开口说道:“公子,能否把小女子的纱还给我?”

    聂小倩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在耳中像是情人在抚慰着你的心灵。

    司徒易摇了摇头,还是照样不说话,依旧看着聂小倩。

    聂小倩被司徒易看的有些脸红,这回是真.脸红!她虽然被树妖姥姥逼迫着做了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但是本性善良,且保持着大家闺秀的害羞。

    倩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脸颊,疑惑道:“小女子的脸上是否有什么东西?为何公子一直盯着小女子看个不停?”

    这回司徒易倒是开口了,只听他用平生最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因为你太漂亮了。”

    “多谢公子夸奖,请问公子,能否把轻纱还给小女子?小女子还要回家,这么晚了,家中人只怕会担心小女子的安全。”

    司徒易摇了摇头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我们……嘿嘿嘿!”

    聂小倩只觉得眼前这人忒不绅士了,哪有人这样说的!虽然她不知道何为绅士。

    “公子……”

    “嘘!”司徒易竖起食指放在嘴边,一脸的“我很认真,请别打扰我”的样子说道:“请小姐继续弹奏,刚才我已经有了灵感,想要做一首诗。”

    聂小倩一听,看着司徒易认真的表情,忍不住有些责怪自己,原来他刚才在想着作诗,看来倒是我错怪他了。

    “那请问公子……?”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好……”聂小倩话还没说完,司徒易就接着说道:“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若得雨盖能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公子真是好文采!”说着聂小倩就起身抱起琴就离开了。没有再给司徒易说话的机会。

    她可没有忘记,姥姥交给她的任务是什么。现在她观察的差不多自然要走。不然姥姥的责罚可是很严重的!

    看着离开的聂小倩,司徒易有些呆滞,“为什么?为什么宁采臣那个能把话说死的人和我的待遇怎么这么差?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宁采臣:怪我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