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仙门纪元 第60章 舌战刑罚长老

时间:2018-04-11作者:李二胖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见聂晨发呆,那金丹修士脸色一沉:“跟你说话呢!”

    “额,没有。~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聂晨随意的摇摇头。

    “没有?”修士眼中满是怀疑,“这里只有你自己,你敢跟我说没有!”

    聂晨白了他一眼:“没有就是没有,你难道让我编造一个不成!”

    “你是那派弟子,为何出现在这里?”金丹修士目中寒光闪烁。

    “我,天司门的弟子。”

    金丹修身一愣:“胡说八道,天司门的弟子,我怎么不认识你!”

    “天司门的修士,就都要你认识吗?”聂晨撇嘴。

    两人正说话之间,那些筑基弟子已经到了近前,把聂晨直接围在了正中。金丹弟子轻哼一声,向着众人一挥手,吩咐道:“这个女子来历不明,把她给我带回天司门,交由梅师姐处置。”

    “又是梅嫣摇,她的势力还真不一般,到处都有她的身影。”聂晨皱眉,心中暗自嘀咕。抬头看向那个老者,目光之中带着询问之意。

    老者无声一笑,冲着聂晨点了点头。聂晨会意,当下并不反抗,任由那几个弟子押解会到天司门之内。

    天司门内,有一座听雨阁,乃是梅嫣摇独有之地,聂晨就被直接带到了这里。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女子,梅嫣摇略有皱眉,开口询问道。

    “你是谁?”

    聂晨使用的是化形决,原本是瞒不过梅嫣摇这个金丹后期的。只是她刚刚进阶,修为提升数倍还多,再加上之前那身外化影之力影响,却已不是梅嫣摇能够轻易看透的了。

    “我是吴悠悠,天司门弟子。”

    “胡说八道,这天司门内外门加起来,也有数百弟子。每一个,我都能够认出,并且叫出他们的名字。你一个外来小修,竟然敢冒充我天司门弟子,你可知道这是何罪!”

    聂晨摇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有一点,我并没有说谎,我现在就是天司门的弟子。你不信,可以问我师父去!”

    梅嫣摇脸色一沉:“你放肆!”

    “你才放肆!”聂晨反唇相讥。

    在聂晨的身后,那老者正一脸惬意,斜靠在门扇之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的存在,同样没有人能够发现,就连梅嫣摇这个金丹后期,都没有丝毫察觉。在这老者的身周,仿佛有一道无形之墙,把他与世界完全隔离。

    唯一能够看到他存在的,也只有聂晨一人。也就是他的存在,才让聂晨有了底气,丝毫不把梅嫣摇放在心上。这老者什么身份,聂晨不会知道,但肯定是一个高手。

    有这么一个高手罩着自己,聂晨的小尾巴岂能不上天。

    “你的胆子不小,在我的面前,你也敢如此说话。既然你说你是天司门的弟子,那我问问你,你的师父是谁?”梅嫣摇冷哼。

    “我师父?那个……。”聂晨有些傻眼,偷偷斜了那老者一眼。自己虽然答应加入天司门,但还没来的及询问老者的身份。

    梅嫣摇见此,脸上寒意更胜:“你这是在戏弄我吗?连自己的师父都不知道,竟然还敢说加入了天司门!”

    “我师父的名号,岂能轻易告诉你!”聂晨无奈,只好嘴硬。

    梅嫣摇阴阴一笑:“既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不说,那就不要怪我了。来人,把她押解到地牢,关她三年五年再来询问。”

    “你敢!”一听这话,聂晨急了。

    “在天司门,还没有我梅嫣摇不敢的事情!”梅嫣摇一挥手,就要命人把聂晨押下。

    “喂!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动手了!”聂晨转头,冲着那老者喊了一句。

    老者摇头不语,身上向着外面一指,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聂晨一愣,转头看了门外一眼,却见刑罚长老迈步而入。看到聂晨,刑罚长老微微一愣,面露疑惑之色。

    “你是谁,为何我感觉有种熟悉之感?”

    聂晨撇嘴:“今天见过我的男修,都是这样说的。你们男人想要认识女人,能不能换个新的理由,这些都太俗套了。”

    “放肆!在老夫的面前,你也敢胡言乱语!”刑罚长老脸色一沉。

    “是啊!刑罚长老,果然是好威风啊!”刑罚长老话音刚落,外面就响起一个沙哑之声。接着人影一闪,走进来一个干瘦老者。

    “今天好热闹!”聂晨扶额,后来之人她没见过,但能够与刑罚长老这么说话,身份应该相差不多。

    刑罚长老看了一眼来人,发出一声轻哼:“铭心长老,不知你来何事?”

    “来找你讨还一个公道!”干瘦老者开口。

    “什么公道!”

    “我的弟子,就是被你处罚禁闭一年,你说我该不该找你!”

    刑罚长老哈哈一笑,面带讥讽:“那是我的职责,你凭什么干涉。你若有本事,尽管去找掌门理论,看他会不会帮你说话!若是没有那个胆子,就老老实实的窝在自己的铭心阁,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你!”铭心长老似乎不善言辞,憋得老脸通红,却一时想不到反驳之语。

    禁闭一年,那不是古凤师兄。聂晨心里一动,看向那干瘦老者。听他们的对话,这个干瘦老者就是古凤的师父。看他的架势挺护短的,还是要先打好关系,日后也好相处。

    想到这里,聂晨再次看了自己那便宜师父一眼。见他仍是一脸淡定,心里就有了底气。

    轻咳一声,看向刑罚长老,慢悠悠开口:“刑罚长老好威风,竟然对这同门师兄弟如此跋扈。难道说天司门给你的权利,就是让你欺压同门,滥用职权!”

    “你胡说什么,我何时欺压同门滥用职权。”刑罚长老脸色一沉,这个帽子不小,他可不想扣在自己的头上。

    “难道不是?古凤何罪,就被你禁闭一年,他不过是去天云门外转了一圈,甚至连天云门的山门都没有踏入。难道在刑罚长老的眼中,这也是罪责。若是这么说,那刑罚长老之前也在天云门,为什么不把自己也关禁闭。

    还有这位前辈,不过是来问个缘由,这又有何罪。你就严辞呵斥,仿佛自己就是天司门之主,任何人都要向你臣服一般。

    你这样做,把天司门的门规放在何处,把天司门的掌门摆在何地,又把天司门的弟子当成什么!”

    “好,说的好!”铭心拍手叫好,刚刚的一点压抑,被瞬间驱散。看到刑罚长老吃瘪,他心中的那种畅快之感,简直就如春风拂面一般惬意。

    “你找死!”刑罚长老大怒,咆哮声中一掌拍出。威势惊人,势要把聂晨毙与掌下。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