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仙门纪元 第61章 我是你师姑

时间:2018-04-11作者:李二胖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铭心早有准备,见此冷哼一声,挥掌相迎。~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轰的一声,双掌硬憾一击,身形齐齐一晃,各自后退两步。

    “铭心,你要相助外人不成!”刑罚长老脸色阴沉。

    铭心哼了一声:“她都已经说过,是我天司门的弟子,又何来外人一说。”

    “天司门的弟子,那就拿出证据来!”刑罚长老毫不放松。

    铭心语塞,看向聂晨。他只是在门外听到聂晨此言,至于是真是假他还真无法确定。聂晨一笑,伸手入怀,取出一枚令牌,向着两人一晃。

    “这个东西,是我师父给我的,你们认识吧!”聂晨开口,略有些中气不足。这是刚才那老者塞到自己怀里的,具体有没有作用,聂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天司门弟子令牌!”铭心点点头,脸上多了一丝喜色,向着刑罚长老扫了一眼。

    刑罚长老一愣,没想到聂晨真能证明自己身份。不过他目光一转,嘴角立刻多了一丝冷笑。

    “令牌没错,可以证明是天司门弟子。既然如此,那你就更应该遵守门规,听从师门调遣。现在,我以刑罚长老的身份命令,你违反门规,判你禁足一年。”

    “额!”聂晨一愣,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一边的铭心更是脸色阴沉,忍不住低声一声。

    “金庭,你也太不要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不怕人说你滥用职权!”

    “是否滥用职权,那不是你说了算的。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去找掌门理论,看他是支持你还是支持我!”金庭哈哈一下,一脸得意。

    梅嫣摇一脸讥笑,其他几个弟子也是露出嘲讽之色,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唯有铭心脸色涨红,有心反驳却是词穷。就像金庭所说,掌门向来是偏袒与他的,就算自己真去找掌门告状,最后吃亏的也只能是自己两人。

    聂晨满心郁闷,没想到拿出令牌,会是这样的结果。越想越气,聂晨转回头,看向那个老者,就要揭露他的存在。自己差点被他害死,说什么也要把他拉下水不成。

    不过还没等聂晨开口,那老者就先一步扶额苦笑,看向聂晨的眼神多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见聂晨发愣,老者指了指令牌,做了一个翻转的手势。

    聂晨一怔,看了看自己这一面,之间上面还有一行字迹。

    “天司门,公孙衍。”

    公孙衍?聂晨挠挠头,看向身侧的铭心:“长老,您认识公孙衍吗?”

    “嘘!老祖名号,不要随意提及。”铭心脸色一变,急忙喝止。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金庭已经听在耳中,哈哈大笑一声:“竟然敢直呼老祖名讳,按照门规,我要再给你加上一年。”

    聂晨斜了他一眼:“这么说来,这个老祖地位要比你们高很多了。”

    “那是当然,就算是我师父,都要称呼他为师祖。”铭心回答道。

    “那你们老祖的关门弟子,你们又要怎么称呼?”聂晨追问道。

    金庭哼了一声:“那当时是师叔了。”

    “女的呢?”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就是师姑!你问这个干什么?”金庭皱眉。

    聂晨撇嘴,把手中令牌一翻:“你看一下,这是什么!”

    “这,老祖令牌!”金庭脸色大变,一边的梅嫣摇更是身体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铭心则是一脸激动,向着令牌跪拜而去:“弟子铭心,拜见老祖。”

    “铭心长老无需多礼,快快请起!”聂晨把铭心扶起,转头看向金庭几人,“你们几个,见到老祖令牌为何不跪,难道要违抗门规!”

    金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牙跪拜了下去。梅嫣摇本就有些脚软,此时也顺势跪倒,其他几个弟子也爬了一地。聂晨扫了一眼,没有让他们起来的意思,却对着铭心说道。

    “铭心长老,对师门长辈不敬,依照门规,这要作何惩罚?”

    “按照门规,不敬长辈者,需受雷鞭之刑。”

    聂晨点头:“很好,刑罚长老,你是掌管刑罚的,就自己去安排吧。”

    “这……。”金庭跪在原地,脸色甚是阴沉。

    雷鞭虽厉,但对他这样的金丹圆满,还起不到太大伤害。金庭所顾忌的,却是自己的颜面。门规规定,雷鞭之罚需要当众执行,若真让自己赤身众弟子之前,拿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怎么,刑罚长老还有意见?”聂晨淡淡开口,顺便向着铭心使了一个眼色。

    铭心一愣,随即明白聂晨的意思,轻咳一声抢先说道:“师姑,念在金庭长老是初犯,就绕过他这一次吧?”

    “初犯可以从从轻处罚吗?”聂晨向着金庭问道。

    “是是,初犯却是可以从轻处置的。”金庭急忙开口。

    聂晨点点头:“记得古凤也是初犯,不知道金庭长老会如何处置?”

    金庭也是聪明之辈,瞬间明白聂晨话语之中的含义,痛快的点点头:“古凤初犯,自然可以从轻处罚,之前我也只是吓唬他罢了。我这就去安排,解除他的禁闭令。”

    “很好,金庭长老可以其忙了。”聂晨挥手。

    金庭松了口气,急忙起身道谢,匆匆离去。至于梅嫣摇等人,他现在是自顾不暇,却是没有能力相助了。

    梅嫣摇跪在地上,额头冷汗直流。金庭都要称呼聂晨师姑,那自己就得叫师祖。师祖想要惩罚一个弟子,哪怕自己是核心弟子,那也是挥手即可。就算是把自己杀了,掌门都不敢多说一声,要知道掌门见到聂晨,那也是要叫师姑的。

    “梅嫣摇,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聂晨盯着她说道。

    梅嫣摇身子一颤:“弟子之前无知,请师祖赎罪。”

    这是灭杀这个敌人的最好机会,聂晨目光一寒,就要直接宣判她的死刑。反正有铭心在此,也不怕梅嫣摇敢反抗。但还没等聂晨开口,铭心却是摇摇头,示意不可。

    聂晨一怔,慢慢开口道:“看在都是同门,今天就饶你这一次。若是再有冒犯,那就休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转身,聂晨走出了听雨阁,铭心随后跟出,很快不见了身影。梅嫣摇这才你松了口气,看向聂晨离去的放心,眼中带着怨毒与愤恨。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