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仙门纪元 第89章 看你能躲到几时

时间:2018-04-11作者:李二胖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他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以后就是你的本命之宝了。~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古凤笑言道。

    聂晨挠头:“凤鸣给了我,你怎么和宗门解释?”

    “没关系,你是门中宗老,给你一把仙剑也不算什么的。”古凤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聂晨点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红着脸说道:“古凤,你还记得我之前提过的话吗?”

    “什么话?”古凤错愕。

    “就是说,若是你我能够不死,就……就结成道侣的事情。”聂晨感觉脸颊法发热,有种火烧之感。但她向来秉承有话就说的原则,却是不想扭扭捏捏的猜来猜去。

    古凤苦笑:“这个,你是师祖,咱们可不能成为道侣。”

    “你这是搪塞!”聂晨瞪眼。

    古凤叹口气:“聂晨,你以后会遇到那个有缘人的。至于我,只要能看到你平平安安就好,其他的却是不敢奢望的。”

    “你!”聂晨气急,狠狠的剜了古凤一眼,去呼呼的当先而行,再也不肯搭理与他。

    古凤跟在身后,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无声一叹。目光之中,带着柔和,带着愧疚,还带着丝丝的感伤。

    就像古凤所说,锁门大阵已经消失,两人很轻轻松的走了出去。外面早已空无一人,之前封锁入口的天司门弟子,更是不知去向。

    被困这么久,再次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聂晨感到一阵的舒爽惬意。心情舒畅之后,之前的一点不快随之烟消云散,白了古凤一眼询问道。

    “咱们去那,直接回宗门?”

    “你先回去,我要调查一下那些弟子的去向。”古凤回到。

    “或许他们早就回到宗门了。”聂晨猜测道。

    古凤一笑:“查看一下,总没有什么坏处,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给你一起走!”

    “不行,我一个人方便。”说道这里,古凤不等聂晨多说,施展开身形,眨眼消失不见。

    聂晨站在原地,目送古凤远去,心中一阵烦躁。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古凤是在有意的躲避自己,这让她感到好一阵郁闷。

    “难道姐就这么差?”聂晨摸摸自己的脸,口中喃喃。

    好一会,她才从这压抑之中走出,轻轻甩了甩头:“姐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看中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你跑了。古凤,我看你能躲到几时!”

    嘀咕声中,聂晨手一挥,紫云洞天大门打开,把麒麟犬放了出来。麒麟犬不愧为异兽,这段时间的进阶飞速,上次还是筑基之境,这次出来已然成了金丹中期。

    聂晨看了一眼,心中竟然也生出妒忌之感,暗道自己要有这个本事,那岂不是爽歪歪了。

    “你找我干啥?”麒麟犬斜了聂晨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

    聂晨眉眼弯弯:“狗狗啊,我要回宗门,你驼我回去呗!”

    “不干!”麒麟犬直接拒绝。

    “为啥不干,之前你不是做的挺好的吗?”聂晨白了他一眼。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之前的我,只是一个筑基之境,勉强可以载着你玩玩。可现在我已经是金丹中期,已经比你超出太多,在被你骑在身上太丢人了。”

    我去,竟然被一只狗鄙视了!聂晨一阵无语,目光一转,脸上再次换上笑容:“狗狗,就是因为你修为高了,才让你载我前行。这样别人看见,也只会以为我是后辈,不会向其他方面多想的。

    你想啊!你个筑基期的小修,怎么可能是金丹期大妖的主人呢?

    可你要是不载我,日后突然出现,人家更会怀疑的。你若是不是我的守护兽,为什么要听命与我,总是保护在我的身边呢!”

    “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麒麟犬目光一转,接着说道,“载你也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你说!”聂晨很是痛快。

    “我要灵石,很多很多的灵石。”

    “没问题!”聂晨手中,灵石还真不少,单单在藏宝阁内取得的原灵石,就够她使用一段时间了。当下也不犹豫,挥手取出几十块,扔到了麒麟犬的面前。

    麒麟犬双目一亮,张嘴一吸,把这些灵石直接吞食。随后打了一个饱嗝,略略躬身,让聂晨做到了自己背上。

    这一刻,这一人一犬,同时在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麒麟犬进阶金丹之后,速度更是提升数倍,虽然还是贴地化形,但那个速度比起一般的金丹御剑,还要快上很多。在他的全力奔驰之下,聂晨很快就看到了天司门的山门。

    麒麟犬不方便露面,聂晨让他在天司门外停下,随后把他收进紫云洞天。聂晨则是变化相貌,再次化身吴悠悠,步行走入了天司门。

    一步迈入天司门,聂晨差点与人撞了一个满怀。急忙扯回两步,这才发现还是一个熟人。

    梅嫣摇!

    看到聂晨,梅嫣摇面色大变,身体一晃,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伸手一指聂晨,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还活着!”

    “你很希望我死是不是?”聂晨了冷笑,向着她逼近了两步。

    洞天之事,她早就怀疑是有人设计陷害,现在看来自己所料没错。就算此事不是梅嫣摇主使,她也一定是参与之人。

    梅嫣摇也非一般之人,从最初的震惊之中恢复,也迅速想好了应变之语。向着聂晨行了一礼,恭敬说道:“弟子哪敢盼望师祖陨落,实在是之前多有传言,说师祖已经身死在那新洞天之内。弟子此时猛然见到师祖,难免有些反应激烈。”

    “是吗?”聂晨撇嘴。

    “千真万确!师祖若是不信,可以去掌门哪里问问。这段时间,因为师祖的事情,掌门也没少着急上火啊!”

    “我会问的。”聂晨意有所指。

    梅嫣摇点头:“那就好,弟子还有事情在身,就不打扰师祖了。”

    说着,梅嫣摇转身就走,根本不给聂晨多问的机会。现在的她,对聂晨真的有些打怵,毕竟聂晨身份在哪里,万一要刁难自己也是简单之事。

    看着梅嫣摇的背影消失,聂晨抿了抿嘴。她不喜欢被人惦记的感觉,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解决这个后患才行。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