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仙门纪元 第90章 破空蛊

时间:2018-04-11作者:李二胖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聂晨的突然回归,在天司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尤其是那几个曾去新洞天探查过的长老,更是带着惊疑的目光,不断询问洞天之内的变故。通过他们的话语,聂晨也对后来之事,有了一些了解。

    在聂晨一行进入洞天不久,其他门派也发现了这个存在。于是多方门派联手,强行冲开了天司门的封锁,进入了洞天之内。

    但随后变故突生,洞天之门被从里面封死,再也无法打开。后来有大能修士查看,发现那根本不是新洞天,而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洞天。而对方设计引诱修士进入,其目的可想而知,进入之人恐怕凶多吉少。

    可是现在,相隔这么长时间,聂晨又突然出现,这怎么让他们不感到惊奇。

    “你说是与古凤一起出来的,那他现在去了哪里?”掌门涂哄问道。

    聂晨摇头:“他说要调查其他弟子的去向,过段时间应该就会会来了吧。”

    “既然这样,那你先下去休息,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涂哄笑道。

    聂晨点头,她和这些老家伙也没什么话题好说,告辞出来,就要返回凌云阁。

    哪知刚走到半路,远远就看到梅嫣摇带着一个弟子匆匆走来。见到聂晨,梅嫣摇脸色一沉,转身就要躲闪。

    聂晨既然看到了,岂会让她轻易逃离,嘴角一翘,高声喊了一句:“梅徒孙,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梅嫣摇本想躲闪,但既然聂晨已经开口招呼,她也就不好在装看不见。只好挤出一丝笑容,向前行礼。

    “回禀师祖,我们有事想要想掌门禀报。”

    “哦,什么事情?”聂晨一脸好奇。

    “这个,我们需要见到掌门才可禀报。”梅嫣摇面带为难。

    聂晨哼了一声,从储物袋内取出自己那块令牌,在手中轻轻的晃了晃。斜着眼,紧盯着梅嫣摇,威胁意味十足。

    梅嫣摇见此,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只好把自己的事情,向着聂晨讲了一遍。她怕自己在不说,聂晨会直接利用其师祖的身份,对自己进行惩罚。

    聂晨听完,确实是一些宗门琐事,心中甚感无趣。随即摆摆手,施施然离开,嘴角带着一丝得意。

    聂晨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看着聂晨远离,梅嫣摇一脸阴沉,牙齿咬的咯咯响。若非这聂晨身份特殊,手里又有公孙衍的令牌,她早就上去一巴掌怕死她了。哪里还轮到她在自己面前嘚瑟,甚至还屡次的欺侮自己。

    梅嫣摇身后,那个男弟子看到这一幕,上前一步,小声说道:“梅师姐,你可是在想如何整治与她?”

    “想有什么用,她的身份在哪里,不是咱们能够轻易碰触。别说你我,就算是我师父刑罚长老,也不愿与她正面冲突。”梅嫣摇叹了口气,这男修是她的心腹,倒是不用担心话语外传。

    男修目光一闪,轻笑这说道:“梅师姐若是想出气,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梅嫣摇心中一喜。

    “这个师祖是怎么来的,梅师姐没有忘记吧?”

    “还能怎么来,不就是她拿出了老祖的令牌,然后说自己是老祖的弟子。”说道这里,梅嫣摇话语一顿,看向男修的目光,多了几分灼热。

    “你的意思是,这里面的关键,是那枚令牌?”

    男修点头:“不错,令牌或许是真的,但老祖是不是收其为弟子,还不都是她自己说的。只要咱们把令牌弄走,她还有什么依仗!”

    “可令牌一般都是随身携带,或者是收在储物袋之内,咱们怎么才能拿到?”梅嫣摇一脸为难。

    “这个我有办法。我曾经去过异域,在哪里得到了一种蛊虫,名字叫破空蛊。这种蛊虫,有一种天生的本能,可以破开一般的介子空间。那储物袋,自然也不再话下。”

    “此话当真?”梅嫣摇双目一亮,心中一阵兴奋。只要能把聂晨的令牌弄走,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她完全有能力给聂晨扣上一个假冒的帽子,把她直接赶出天司门。

    “梅师姐放心,此事包在我的身上,保证三天之内就可成功!”男修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他们这番算计,若是听在聂晨的耳中,她肯定会笑掉大牙。那令牌如此要紧,她怎么会傻傻的放在储物袋之内,早已经被她收进了金色莲子的内部空间。那就等于在自己的体内,任凭你本领逆天,也是没有办法盗出的。

    回到凌云阁,聂晨感到一阵无聊。修炼她已经遇到瓶颈,迟迟无法突破到筑基圆满,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聂晨索性放弃修炼,从储物袋之内取出各式物品,开始整理归类。

    重要的东西,自然是存放莲子空间,其他的常用之物,则是寄存储物袋之内。就像那些灵石低阶法宝之类,实在没有必要占用莲子空间。不过有两样东西,却让聂晨心生纠结,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其中之一,自然是从洞天之内得到的寸玉剑。

    这剑不过是把灵器,威力无法与凤鸣相比,锋利也比不上自己的白锋。再加上其上的禁制,根本无法认主使用,简直就成了鸡肋。

    聂晨曾问过黑狐,他对此也知之不多,只说是当年的洞天之主留下。剩下的两把寸玉剑,聂晨在认主洞天之后,也找到了他们的下落。只是与这把一般无二,也是不能轻易认主。

    拿着短剑端详一番,聂晨随手一挥,直接送入了紫云洞天。留在身边也没法用,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第二件物品,则是邱云子交给自己的那个血色木盒。这木盒怪异,其上透着一股异样的气息,聂晨有种立刻打开的冲动。但想想邱云子的正中警告,聂晨心里又有些犹豫。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聂晨啊,你又不是猫,干嘛这么好奇!”一边数落自己,聂晨把木盒收起,再次送入储物袋之内。

    她原本的打算,是把这东西放入莲子空间的,毕竟那里面才是最安全之处。只是这东西血红血红,其上有带着那种诡异的气息,让他出现在自己体内,聂晨总感觉有些瘆的慌。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