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第27章 趁有空,处理下叛徒

时间:2018-03-29作者:骷髅喵

    “才三百万?”木槿琪有些诧异了,不是一千万违约金么。

    “槿琪,你老实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刘鸿听到木槿琪很是惊讶的声音,下意识的一挑眉,自己之前倒是有听说过这个木槿琪的性子,只是刚才她的话让自己有些不安。

    “不是的,虹姐,之前和父亲闹翻了,我想身为姐姐的她可能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你看要不这件事情就不要上报了,我帮她还了吧!”木槿琪惊觉到了刘虹语气里面的试探,脑海里面灵光一闪,顿时提出了自己替安谨言还违约金的事情。

    “不用了,她的违约金已经还了,就在刚才。”刘虹看着电脑里面传出来的消息,眉梢一拧,公司是怎么看人的,安谨言是一个香饽饽,之前一直雪藏也就罢了,现在她开始崭露头角了,为什么不续约捧她,反而放她走?

    “还了,不是吧!我姐没那么多钱,不行,我的去问问她是不是被逼的做了什么事情,虹姐,谢谢你,你先忙你的,我先挂了。”木槿琪眼底闪过一抹狠毒,挂断电话之后,将自己桌子前的茶杯摔得粉碎。

    怎么可能,安谨言哪里来的那么多钱,难道她真的比包养了?可是没有证据自己跟本无法让她身败名裂,更何况她现在还要告自己。

    目前自己要做的就是让安谨言撤销起诉,不然自己非要被毁掉不可,想到这里,木槿琪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而此时此刻,安谨言将自己身上伤疤的痕迹让慕司年拍了照片之后,便被灵老的一句话带走了。

    慕司年将照片发给季景,同时将事先就录制好的视频发了过去,自己则是悠闲不已的穿上衣服,因为还有一张仗要打,林月口中的邱少爷,敢打我女人的主意,那么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慕司年留了一个便条之后,便自己一个人开着车离去,安谨言接到了k的电话,整个人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抓到了么?”安谨言轻声询问道,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背叛,而且还带着人去了。

    “是玖月,她背叛了我们,不过还好没事,我们已经转移了,你小心玖月,她逃走了,要针对的可能是你。”k低声说道,昨天晚上如果我们还慢一步,全都会炸成碎片。

    要不是小七推着师傅出去散步,那么我们全都不能幸免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师傅的一本手札被偷走了。

    “玖月?我知道了,你们先隐藏好,等我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在通知你们过去,对了,昨夜和玖月一起的还有其他人么。”安谨言双手环抱着,多事之秋啊!玖月竟然是背叛的那个人,不过我想,我可能知道为什么苏子阳想要靠近我,知道我是鬼医了。

    不过目前来看,苏子阳并不知道我是鬼医,只是认为我和鬼医有关系,而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那是因为自己回家的第二年,林月摔了一跤,有点严重,是自己医治好的。

    “有,一个叫做苏子阳的医生被玖月救了,可是在我们撤出的时候,他不见了,而师傅有一本手札丢了。”k捏紧眉梢低声说道,据我所知,那个苏子阳似乎是来拜师的,可是却在晚上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耐人寻味。

    “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我有事情,先挂了,改日联系。”安谨言眯起双眼,苏子阳和玖月一起去了那里,却晚上消失不见了,而师傅的手札丢了,看样子,这里面的猫腻还不是一般的大。

    “你小心点,虽然玖月没有见过你的样子,但是对你的医术极其的熟悉,手札如果你找不到,我来找就好了。”k叮嘱了一番之后挂断了电话。

    安谨言放下座机,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看了看墙上的钟,微微眯眼。

    “灵爷爷,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有些蚂蚱跳的太欢了。”安谨言说完转过身走上楼,走近书房,按下了书柜一个不起眼的凹凸巢,眼底闪过一抹锋芒。

    一个通道缓慢的书柜一米远的空地板上出现,安谨言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是一个灯光通亮的地下室,在安谨言走下去之后关上。

    而安谨言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沧海市地下黑市的东流区,属于龙头帮的地盘,当安谨言停下机车的那一刻,龙头帮门口的人立马往里面不要命地跑。

    安谨言红唇一扬,缓慢的走了过去,看着龙头帮里面的人不断地往里面涌,甚至要关门,眉梢一挑,停下步伐双手环抱着。

    “你们就这么的害怕我?如果你们能交出玖月,或许我还能放你们一马,你们是知道的,我这么多年救了那么多的危险人物,你们能抵挡得住么。”安谨言伸出手摸着下巴喃喃自语,可是却已经告诉了他们,玖月在这里,她很清楚。

    而在里面养伤的玖月没有想到安谨言会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在这里,顿时有些慌乱了,想到自己昨夜做的事情,就觉得自己要尽快离开这里。

    “你先走吧!从这里逃走,不过我想你该去换一张脸。”推开门走进来的公子哥看着玖月低声说道,真没想到鬼医的人脉如此的广阔不说,仅凭她救下来的人,就足以灭掉自己不知道多少次了。

    而这一次看起来她是单枪匹马,其实不是,只要她有一根汗毛掉落,那么这里就会被炸成渣渣,谁愿意跟一个炸弹成为敌人。

    “谢谢你,我先走了,手札我已经交给了苏子阳,你只要保护好他,想要取代鬼医轻而易举,告辞。”玖月点点头,钻进地下通道快速的离去,鬼医,这是自己那个师姐的代名词,从来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她姓什么,唯一知道的便是她和安家三年前接回来的那个女人有关系,是师徒的关系。

    只要取代了鬼医,那么接下来要办得好事情就好办多了,根本不用去顾忌什么。

    “带我转告你们少帮主一声,人呀!可不能算得太精了。”安谨言抬起手的那一瞬间,甩出一把飞到,牢牢地插在门上,转过身骑着机车快速的离去,眼底却泛过一抹杀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