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第40章 夜场戏2

时间:2018-03-29作者:骷髅喵

    “师姐,你要做什么?”无音一脸惊恐的问道,手却不断地在做着动作。

    “只是进来特别思念师妹,所以过来打下招呼,不然怎么对得起我伤害了师妹呢!师妹,你是不是呀!”百衣歆瞳完之后,收回软剑的那一瞬间,一张击打在无音的后背心。

    无音跌坐在地上,手捂着脖子,扭过头愤怒的看着百衣歆瞳,眼底的狠毒逐渐浮现。

    “用一个假的人替你受伤,现在就不需要了,不是么,这一剑是我换给你的。”百衣歆瞳看着无音,快速的出手,直接一剑刺进了无音的心口之后,轻巧的一拔,转过身潇洒的离去。

    无音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心口,鲜血从指间缝缓缓的流下来,无音有些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嘴角微微一扬,冷笑一声。

    “你,终究是奇差一步啊!”无音丢下一句话之后,若无其事的离开了,走的时候,从衣服内丢出了一个血袋。

    却不知,自己才是那个棋差一招的人······

    “卡!”随着黎导的声音落下,第一场夜戏落下了帷幕,安谨言将手中的道具交还给道具师后,走向了化妆室。

    紧接着便是第二场戏,第二场戏是一处关于温池交手的戏码,所以,安谨言的换上特定的衣服,而封子澈也换了衣服,正在位置上休息,不过实话,这第一场戏倒是让自己有些期待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佰欣了,是的,佰欣来第二场戏分,也是一场关于剧情走向的重头戏。

    安谨言化好妆准备出去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门似乎被锁了,眉头一拧。

    奇怪了,怎么会锁上门了,而且自己的手机还在桃月的手上,自己要怎么出去才行。

    就在安谨言想办法的时候,突然,房间内冒起了烟雾,安谨言脸色一变,不好,起火了。

    而且这烟雾里面还带着迷药,是自己疏忽了,但是现在自己要怎么出去,唯一的出口已经被锁上了。

    而桃月此时此刻正再跟慕司年报备关于安谨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起火的声音响起之后,来不及什么,直接跑了过去,在人群中寻找安谨言。

    “有谁看到安姐了?”桃月发现周围没有安谨言,脸色一变,大声问道。

    可是没人搭理桃月,纷纷往外跑报警,也只有少数人就地取材,提了水朝着燃烧的地方泼去。

    而烟雾越来越浓,火势却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桃月找到浪圈,着急的问道:“浪圈,看到安姐了没有?”

    “谨言,没有看到,要拍第二场戏了,却突然起火了,起火的地方是化妆室,不会····”浪圈一脸错愕的看向化妆室,安谨言在里面。

    “糟了。”桃月将手机交给浪圈之后,直接奔向了化妆室,看着化妆室已经燃烧的很厉害了,眼色一冷,这不是意外,是人为的。

    “该死,最好不要让我查到是谁干的。”桃月低咒一声,看着被锁上的门,两边的火势正往这边蔓延,顾不得其他,直接一脚将门给踹开,却发现里面烟雾滚滚。

    “安姐,你在哪里?”桃月捂住嘴叫唤道,该死的,谁的心这么狠毒。

    “黎导,快叫人往里面泼水,谨言还在里面。”浪圈找到黎导有些着急的道,该死的,谨言怎么还在里面,不是要拍第二场戏么。

    “什么?安谨言还在里面?”黎导和周浩明惊呼道,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原本在一旁看着的封子澈脸一变,立马冲了出去。

    “封少,不要过去,很危险啊!”助理看到封子澈朝着化妆室跑去,脸色一变,追了上去。

    “还不快拦着,报警了没有。”黎导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好端端的怎么就起火了,而且里面还有人。

    而此时此刻,在里面的安谨言用矿泉水将自己的丝帕弄湿之后捂在口鼻上,在烟雾滚滚中心地摸索着,可是随着烟雾的浓郁,这让安谨言有些吃力。

    恰好听到桃月的声音,安谨言顺手扯过一旁另一块湿了的丝帕,笑声回应着。

    “安姐。”桃月在里面摸索着,最后看到了不远处的安谨言,立即跑了过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房顶上被烧断的横梁直接掉落了下来,将两人分开,中间是燃烧着的横梁。

    “桃月,你先出去。”安谨言低声道,自己似乎踩到了什么,想到这里,安谨言低声回应着,顺势低下腰将拿东西拿起。

    “不行,你不能出事情。”桃月看着安谨言低下了腰,脸色一变,顾不得其他,直接冲了过去之后,扶起安谨言,看着前面不断掉落下来的火种和房梁块。

    “傻姑娘,你知不知道出不去你也就跟着我玩完了。”安谨言拿过另一块丝帕给桃月捂上,两人相扶相持躲开不断掉落下来的火焰。

    然,就在两人躲开燃烧的房梁的时候,安谨言和桃月的脸色一变,下一刻,桃月直接推开了有些软麻的安谨言,随后就是一声爆炸声响起。

    顿时站在不远处的人都吓得脸色苍白,封子澈也瞪大了双眼,看着突然爆炸的化妆室,怎么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消防到了,那一声爆炸他们也听到了,直接让他们让开,快速的扑火。

    “桃月。”安谨言吃力的支撑起上半身,眼睛有些迷茫,看着四周的火,寻找着推开自己的桃月。

    “安姐,快出去,这里面还有爆炸物。”桃月在安谨言不远处的地方,身上被压着一根横梁,脸上慢慢的刮伤。

    “瞎什么,你等着,我过去救你。”安谨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待到完全站起来,下一刻直接被倒下来的半截房梁木给重重的个咋倒在地上。

    安谨言吃痛的摔倒在地上,清晰地听到了自己手骨折的声音响起。

    “安姐。”桃月脸色大变,看着倒在地上的安谨言,隐约看到了鲜血。

    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耳麦响了起来,桃月脸上一喜,费力的伸出手打开了耳麦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