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第123章 何必如此大阵仗

时间:2018-03-29作者:骷髅喵

    “那你这么大的阵仗,是想做什么?”安谨言往后座一靠,微微低垂眼帘,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手指把玩着自己的长发,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是来看看你,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过得好不好,不过现在看起来,你过得并不好。”开车的男人最后将车开入了服务区,停下车,看着安谨言低声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非要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才甘心。

    “我好不好不是都一样么,最多跟十几年前一样罢了。”安谨言没心的一笑,是自嘲,也是无奈以及承认。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开心,可以去夏威夷找我,为什么不去找我,非要踏入娱乐圈,让自己过得不开心。”男人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的性子还是老样子,不知道谁能改变你。

    “摩尔斯,我知道你担心我,放心吧!我还没那么脆弱,玩完这一次,我就要离开了,反正孤单了十多年,不在乎多这么些年。”安谨言抬起头看着摩尔斯低声说道,对于自己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我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所以,不需要关心。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这是最新研究出来的药物,根据你提供的方法提炼出来进行进一步研究得来的,拿好了,不要弄丢了。”摩尔斯摇了摇头,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给安谨言,眼底满满的心疼,都说身为鬼医的你能起死回生,可是却不能救自己。

    “谢谢你,摩尔斯,等我拍完末日曙光,我就去夏威夷找你玩。”安谨言微微一笑,将盒子收好,看着摩尔斯轻笑一声,还是真的可爱,可惜,摩尔斯,恐怕我是要食言了。

    “好,我等着你去夏威夷找我,不过说好了,去找我,可是要胖胖的,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太瘦了。”摩尔斯点点头,看着安谨言,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记事本写下了这句话。

    “放心,我会去看你的,你该走了摩尔斯,走水陆。”安谨言笑了笑,推开门走了下去,低声说道,最后关上车门,对着摩尔斯挥了挥手。

    “安,我等你去夏威夷找我,保重。”摩尔斯放下车窗低声说道,看了一眼,开着车缓缓离去。

    安谨言目送着摩尔斯离去之后,走进了服务区的咖啡厅内,给自己点了一杯苦咖啡,一个人依靠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九狸的电话打了进来,安谨言才拿起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九狸着急且又担忧的声音。

    “师姐,你的病是不是又发作了?摩尔斯来找你了,是不是。”九狸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隐隐约约还带着哭腔。

    “瞎担心什么,摩尔斯来找我纯属来看看我,顺道给我带了新研究的药,别担心。”安谨言无奈的一笑,小丫头的消息可真是够灵通的,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的下属在机场看到你被带走了,所以才匆匆忙忙的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吓死我了。”九狸低声说道,当我知道之后,我脑子里面想起来的便是你发作的样子。

    “别想太多,现在你该好好享受一下属于你的时光,将你过去丢失的时光全都找回来。”安谨言红唇微扬,拿起咖啡杯,看着进进出出的车辆。

    “那么你呢!你什么时候享受,找回属于你的时光。”九狸捏紧拳头,红着眼眶,鼻子红彤彤的,泪水凝结在眼眶。

    “我,我没有属于我的时光,所以,九狸,好好珍惜,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而你不同,你有属于你的未来,所以,好好珍惜。”安谨言微微一停顿,随后低笑一声,云风轻淡的说道,以我的出生,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去享受这些难得可贵的时光。

    “不,你有的。”九狸听到安谨言的话,眼泪珠子滚下眼眶,滚烫的泪水滴在手背上,是那么的炙热,那么的让自己伤心、难过。

    “我和你不同,九狸,听我话,好好地去享受,那原本就属于你的时光和温暖,不要哭鼻子,会变丑的,好了,我还有事情,先挂了。”安谨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放下咖啡杯,站起身走了出去。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安谨言轻吐一口浊气,下一刻便听到螺旋机响起的声音,抬起头看去,一架直升机缓缓逼近。

    安谨言静静地看着接近的直升机停在自己不远处的上空中,丢下梯子,一个人从上面麻利的下来,最后缓缓地走向自己。

    安谨言眼皮微微一掀,看着走近的男人,勾起一抹玩味的笑看着。

    慕司年看着不远处的安谨言,心顿时安了,可是在看到那一抹云风轻淡,却又让自己害怕的笑,心又揪到了一起。

    “什么风把我的顶头**ss吹来了。”安谨言不冷不热的看着慕司年,缓缓的开口,成功的让慕司年停住了脚步。

    慕司年望着一脸无所谓的安谨言,最后一大步走上前将人拉入怀中,低声道着歉:“对不起,我不该用那样的方式欺骗你。”

    安谨言任由慕司年抱着自己,不挣扎,也不回抱,只是低笑一声道:“**ss的道歉,我可是承受不起。”

    “瑾儿,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么。”慕司年将人抱紧,语气很是苦涩,为什么你的变化会这么大?

    “瑾儿?我可担当不起,我只不过是**ss的床上玩伴罢了。”安谨言低笑一声,说出来的话却让慕司年整个人犹如当头一棒,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小谎言,竟然让她将自己拒之度外,完全把自己给排斥了。

    慕司年艰难的张开嘴道:“我没有,你不是我的床伴,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我可担当不起,我只不过是戏子,都说戏子无情,所以,**ss还是不要对我太认真比较好,免得受伤了,而不自知。”安谨言挣开慕司年的怀抱,歪着头看着慕司年低声轻笑道,眼底闪过一抹杀意,却完美地遮掩过去。

    慕司年看着眼前陌生的人,心口发痛,却说不出什么。

    “**ss放心好了,我不会毁约的,没必要如此大阵仗来抓我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