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第177章 不愿相信两张面孔

时间:2018-04-16作者:骷髅喵

    就在慕司年沉默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男子急匆匆的推开门大步的走进来道:“bss,事情有点大条了,我估摸着我们要背水一战了。”

    “小景,怎么说话的。”季钿看着季景呵斥道,莽莽撞撞的,是不是最近让你太闲了,不知道bss心情不好,还这么莽撞。

    “这不是太着急了么,我也是无心的,主要是事情太严重了。”季景摸着脑袋说道,我也不想啊,可是,这实在是太严重了。

    “季钿,你就别怪季景了,说说你查到的吧!”慕司年岂会不懂季钿的意思,打断季钿低声说道,看季景的样子,事情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根据我查到的消息,紫荆小姐五年前被送去国外,刚下飞机就遭人追杀,被人追杀了两年,直到第三年,才没有被追杀,而很奇怪的事,第三年,道上的人都收到了鬼令。”季景一本正经的将自己查到的资料和消息大概的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慕司年和季钿都被这消息给吓到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季景。

    “根据我们最深的消息网传来的消息,五年前紫荆小姐下飞机后找到劫杀,被法国警察所搭救,但是也只是过了一个月,就被找到了,紫荆小姐为了避开追杀,自毁容貌,逃到夏威夷被抓到之后,被囚禁起来,期间被毒哑,各种折磨,四个月获救之后,救助她的那一家都受到死神的邀请。

    藏匿两个月前往挪威,飞机爆炸,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了,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鬼门出手搭救了紫荆小姐,而追杀的人,是慕家。”季景说到最后,一脸生无可恋,很是无奈和震惊之后的无措。

    而慕司年两人已经被这答案给吓到了,之前就已经被紫荆被人追杀感到震惊和错愕,可是接下来的话却是炸弹,深水炸弹,炸的两人一脸懵逼和错愕。

    “会不会弄错了,是别人的陷害?”慕司年揉着额头,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我们家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顶多也只是生气。

    “如我也希望是别人陷害,可是我再三确认过了,的确是慕家。”季景双手一摊,很无奈的说道,所以说,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慕家有人暗地里面要杀死书紫荆。

    “而且,我仔细的筛选过了,旁支没机会,你的堂兄弟姐妹们更没机会,私生子也没机会,五年前也是你撤销的,白涟漪就更加不可能,所以,现在只有四个人选。”季景伸出手指头低声说道,而这四个人里面,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哪四个人?”慕司年捏紧拳头,如果书紫荆没有被救,是不是,自己就要背上一条无辜的性命,还要成为罪人。

    “您的母亲、父亲以及老爷子,另外一个人,我们谁都没有算进来过,那就是林潇潇。”季景将所有的资料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其实说实话,要不是有一个关键人,我也不会怀疑到林潇潇的身上去,可问题是,我们怀疑了,不代表bss会怀疑,会认同。

    果然,慕司年在听到林潇潇的名字之后,变了脸色,开口直接否决了。

    两兄弟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让季钿出面。

    “bss,你忘记之前我跟你说的了,明明五年前受到欺负和侮辱的人是紫荆小姐,为什么最后变成了潇潇小姐,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明明最应该受到保护和安慰的人是紫荆小姐,怎么到最后却成为了罪人?而追杀却又发生的刚刚好,这一切是巧合啊!”季钿知道,比起季景说的,自己说的更具有说服力,不过自己说的也是事实,林潇潇给自己的感觉狠作。

    慕司年沉默着,没有回复季钿的话,而是静静的靠着沙发。

    季景着急了,在自己的印象里面,林潇潇不是什么好货色,看起来柔弱无比,其实心机深的很,奈何,bss对她深信不疑。

    “其实bss想要验证,有两个办法,第一,去问您的父母以及老爷子,第二,问紫荆小姐。”季钿看着眉头紧皱的慕司年,低声说道,绝口不提去问林潇潇。

    “为什么不让我去问潇潇?”慕司年看着季钿,手放在额头,低声问道,你让我去问当事人和我的家人,却唯独没有让我去问林潇潇。

    “打草惊蛇,如果你询问了潇潇小姐在先,那么你觉得夫人会不知道?相反,如果问了夫人他们,夫人他们不知道,也就说明了两点,一,确定人,二减去疑惑,我们方便从头查到底。

    更何况,老爷子以及您爸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认为他们犯得着跟一个刚出事的女孩子去计较这些,不会,也不屑,因为他们清楚脆弱受到伤害的人很畏惧,很惶恐,根本无法去袭击别人,相反,看是柔弱天真的人,挑拨的手段才是最高明的。

    这些年来,潇潇小姐一直被养在小洋楼里面,看起来与世无争,是因为受到了病毒的侵袭,之前的遭遇对她造成了伤害,可是bss,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潇潇小姐拒绝心理医生的开导?即便是在天真,在无邪,都会有阴暗的一面。而我们之所以没有发现,只能说她不曾在我们面前展示过。”季钿很认真的说道,直到季景说出来,我那有些不灵光的脑袋突然变得灵光了,瞬间想明白了很多。

    心理学上有这么一句话: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有两副面孔,而且会选择最适合的面孔出现在不同人的面前。

    慕司年无法反驳,只能沉默。

    “bss,我说话很直白,这些年在小洋楼里面,我们不知道潇潇小姐怎么过得,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没有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你以及你家人都不了解她,最亲近她的人是春桃,可是bss,你忘记了春桃是谁的人?”季钿看着慕司年那沉默,无言反驳的样子,在下一剂,这才是最关键的点。

    慕司年听到这里,猛的抬起头看着季钿,季景则是竖起来大拇指,原来,坑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