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 第185章 苏雨芙出事

时间:2018-04-16作者:骷髅喵

    夜晚来得很快,折腾的天气让很多人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就为了冲个凉,舒服舒服,然后抱着西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玩电脑。

    而在红枫别墅内,慕司年带着费尔曼去了爱颐园用餐,而苏雨芙此时此刻心力交瘁的从林萧然的房间里面走出来,揉着额头,怎么也没想到林萧然折腾起人来会如此折腾人。

    揉着自己的肩膀朝着楼下走去,刚到二楼的楼梯口,脚下一打滑,一声尖叫之后,从二楼楼梯口直接滚下了楼梯,头破血流,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眼神模糊,眼中的影子旋转着。

    然后,看到一个人从楼上喊着一抹歹毒的笑容走了下来,蹲在自己的面前。

    “妈咪,为了我的幸福,你就委屈点,吃点苦头,最好,一觉就不要醒来了,这样,我才可以恢复正常,所以,这一刀子,妈咪就忍着点。”说着,锋利的匕首直接刺进了苏雨芙的腹中,鲜血直流。

    “你你竟然是装的”苏雨芙伸出手指着对着自己下狠手的人,一脸的震惊和错愕。

    “不装,我如何得到你们的支持呢!所以,妈咪你就听我的话,永远都不要醒来,因为那样只会给我添麻烦。”

    苏雨芙耳中荡漾着最后的那句话,下一刻头部传来剧烈的碰撞声,然后倒在地上,鲜血缓缓流出。

    做完这一切的人站起身来,满意的将手套脱下,头一低,拿出丝帕擦着脸上的血迹,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鲜血直流的苏雨芙。

    或许是觉得还不够狠毒,于是伸出脚狠狠地踢着苏雨芙,却被刚好准备去给林萧然做检测的李德一行五个人看的清清楚楚,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快通知大少爷,快,抓住她。”李德大声说道,她怎么敢对夫人下毒手,还一脸的不屑,甚至是觉得夫人就该如此。

    “抓我?你们确定你们有这个胆子,要想抓我,让慕司年来。”站在苏雨芙面前的人,抬起脚,然后一脚踩在苏雨芙的腹部,迫使的匕首更深了一点,鲜血流的更多。

    然后在李德一行人恐惧的眼中,慢慢的走上了楼,最后消失在眼前。

    而原本带着费尔曼用餐的慕司年在接到电话之后,顾不得其他,带着费尔曼快速的朝着红枫别墅而来,脸色苍白。

    费尔曼的心思也很沉,总觉得这似乎太过巧合了,为什么在自己来了之后,就出事了,总觉得这是设计好的。

    而此时此刻,在三楼的抢救室里面,李德正紧急的给苏雨芙实施抢救,而他从未见过这么狠毒的人。

    一楼一大滩的血没有被清理,是被人可以吩咐的,不需清理,要慕司年看看对方有多么的狠毒。

    而得到消息的慕甄天也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当慕甄天抵达三楼的时候,安谨言坐在轮椅上,被冬衣守着。

    慕甄天二话不说,一上来就要打安谨言,却被安谨言握住了手。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害了我妻子,还敢对我动手?”慕甄天怒气冲冲的怒吼道,一脸的愤怒。

    “慕甄天,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害你妻子了?我一个瞎子,是怎么对你妻子下手的?你倒是告诉我,我一直待在四楼,我什么时候下来过。”安谨言甩开慕甄天的手,冷冷的说道,心里面却也是疑惑不已,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对苏雨芙下毒手。

    “哼,你别不承认了,你心里面痛恨我们欺骗了你,所以,你对我妻子下毒手。”慕甄天冷哼一声,除了你,我想不出还会有谁对我妻子下毒手。

    “呵呵,我倒是怀疑你呢!你和秦海梅花好月圆,现在苏雨芙出事了,最得意的人是谁?需要我明说么。”安谨言不屑的一笑,就算是我,也得有证据不是么,再说了,自己跟本不可能下来,苏雨芙是什么时候离开林萧然那里的我都不知道,我如何去伤害她?

    “你哼,你就等着司年来吧!”慕甄天冷哼一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不说话。

    而安谨言此时此刻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有些郁闷的让冬衣推自己回四楼,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自己却想不出什么来,而且,好像从下午开始,自己的思维有点迟钝。

    冬衣推着安谨言朝着四楼而去,恰好林萧然从二楼跑了上来,故意朝着安谨言扑去,被安谨言下意识的一脚给踹了出去,等到林萧然落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声音之后,安谨言猛然头脑一清醒,抬眼看去,就看到了一脸阴沉的慕司年。..

    安谨言皱起眉梢,看着慕司年那阴沉的脸颊和那一抹恨意,再看看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的林萧然,似乎有什么事情在那一刻清晰了。

    “季钿,扶潇潇回去,费尔曼,麻烦你看看潇潇,冬衣,推少夫人回四楼,我一会就来。”慕司年冷冷的说道,目光却是死死地盯着安谨言,双手死死地捏成拳头。

    “慕,不要被情绪蒙蔽了眼睛和头脑。”费尔曼拍拍慕司年的肩膀,跟着季钿去了二楼,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安谨言。

    冬衣推着安谨言回了四楼,慕司年大步的朝着抢救室走了过去,脚步很是沉重,在自己听到母亲被推下楼,甚至还被

    慕司年头一次觉得这条路很难走,很难走,很是沉重,虽然自己不喜欢母亲自作主张,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她怎么敢,怎么敢伤害她?

    明明,我母亲很喜欢你,可是你却如此残忍的伤害她,我都说了,欠你的人是我,跟旁人毫无瓜葛,你为何还要下毒手?

    “司年,你来了。”慕甄天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有些虚晃的说道,有些颓废。

    “我以为,我母亲到死你都不会回来,没想到,你竟然会回来。”慕司年冷冷的看了一眼慕甄天,看着手术室的灯,内心很是纠结复杂。

    “我”

    “bss,已经找到那四个人了,是现在还是等一会?”
小说推荐